人民網 >> 浙江頻道 >> 專題 >> 風情小鎮——黃公望村

    世間能有幾個小村,在畫中來去自如?
    黃公望村算一個。600年前的那一日,當黃公望行游至此,絕佳的山水便硬生生闖入了老人的眼底心中。他看到山巒林立雲煙浩渺,翠竹似錦長河如緞﹔他聽到虫鳴鳥啼流水溪音,清風匝地木落有聲。沒有磅礡的氣勢,不似沖天的犄角,這裡的水與山寧靜清遠,空靈澄明。
    他就此停留,繪就了《富春山居圖》。
    時光飛逝,昔日的山巒孕育出小村黃公望,傳承著百年前的幽雅和美麗。漫步村中,新舍農居儼然,和靈山秀水融融合一﹔坐在雅致的農家樂裡品佳茗、摘紅柿、吃土菜,悠然而見雲山煙樹、草木華滋﹔探訪隱在叢林裡的黃公望結廬處,傾聽老人的喃喃低語……
    恰可以汲山水之靈氣,吟自然之風歌。

(陶佳蘋)

“三味”農家
  •     走馬觀花繞了一圈,還親身體驗了不少農事活動,我大致品出了自己的“三味”:雅、趣、鄉韻…【詳細】
        “三味”算是村裡“大牌”的農家樂了,老夏說有四五十畝地。他引我們穿過第一重院子后,又是…【詳細】
  • “三味”農庄

視頻
丹青傳情
  • 余澤亞:走向畫家村
        走進他家的庭院,望江亭、白鶴亭,兩座亭台,直追黃老的那份………【詳細】
  • 駱鬆濤:富春聽山人
        駱鬆濤的“名片”疊成A4紙大小,上書三個蒼勁大字“聽山閣”………【詳細】
@黃公望村
垂直向上間斷循環滾動文字
  • @燕子:坐在觀光車上,緩緩向黃公望隱居地駛去。前方,兩隻狗臥躺於村道正中,正在享用“日光浴”。車子繼續靠近,10米,8米,5米,再近些……哥倆卻絲毫不為所動,大有“我的地盤我做主”的意思。到最后,竟是司機從旁邊繞過去了。
  • @九尾:黃公望其人,據傳文武雙全。年輕時曾有一支鐵笛子,不僅用於吹奏,更用於習武。此人少年時瀟洒倜儻,八卦周易、詩詞歌賦俱全。而且他還很有個性。曾穿著道袍去上班。據說被上司訓斥之后,一怒之下辭官而去。突然想到,若是此公與“少仗劍,手刃數人”的李白生在同朝的話,能擦出怎樣的火花呢?
  • @小皮:漫步於黃公望村,沿著路邊可看十余家農家樂。閑了,就到青山懷抱裡體驗農家的生活﹔累了,就坐在綠蔭下休息,品嘗地道的農家菜。山水襯托下的黃公望村果然是一個休閑度假的上佳之地。
  • @小吳:好別致的路燈啊,還深深的藏在草叢中,欲露還羞。走近一看,這哪裡是路燈,分明就是盤子大小的蘑菇,不細看還真的會認錯。這般大小的蘑菇山裡還有很多呢。
  • @九尾:所謂“無用禪師”,黃公望在《山居圖》的題跋中寫明為“無用師”,古語“師”做老師解,因此本無“禪師”一說。其名叫鄭樗。樗,即臭椿,“無用之材”。《庄子?逍遙游》謂之“立之涂,匠不顧。”路邊的樗樹,木匠看都不看,可見它確實無用。鄭樗取字無用,又自號散木,出典均來自道家庄子。
  • @kb:村民何顯榮家今年剛做好裝修,就向富陽市農辦申請了“富春農居”資格証。略偏歐式風格的四層洋房,在綠樹掩映中又顯出一種中式的含蓄味道,遠看就像是從民國時期的老照片上“拷貝”下來一般。
  • @燕子:走在廟塢竹徑上,迷離的負離子盈滿於空氣,用力一嗅,通體舒暢。好動如我,一會兒撫摸路旁的白色野花,採摘一顆鮮紅的桑果,一會兒抬頭仰望藍天白雲,低首細看落葉枯枝,甚是愜意!忽而想起一句話:“江山風月,本無常主,閑者皆為主。”今天,我乃富春山主人!
  • @娃娃:走進黃公望村“三味農庄”的一瞬間,我還以為走進了哪個文人會所:小院裡,竹籬笆圍起的休閑小所、姿態各異的盆景、全木結構的原木色小屋……還有不少人坐在竹亭裡品著香茗欣賞字畫。早聽說村裡文化氛圍濃厚,果不其然。
  • @kb:由於大量書畫愛好者來訪,黃公望村的“富春農居”都特別配有小型書畫工作室,吃、住、書畫一條龍。談起發展旅游的前景,夏啟發說:“以后這裡要打造成一個‘畫家村’,吸引他們到此常駐。”
  • @王小貓:在農家樂裡轉悠的時候,忽然聽見老板娘的叫喚:小姑娘,來吃柿子咯~黃公望村的特產的紅柿子(又叫火柿子),捏起來有些軟軟的,皮超級薄。剝開皮,整體呈鮮艷的橘紅色,一口下去,汁水四溢,甜甜的,好像有股靈氣……這可是百年古樹的果子啊!不知道黃公望老先生當年畫富春山居圖的時候,有沒有吃過這種柿子~
  • @小皮:小時候隻知道《富春山居圖》,卻不知這幅絕世名畫的作者便是黃公望,今日有幸到黃公望結廬處游走一番。竹林幽靜,小泉泠泠作響,鳥鳴悠長……帶走了我所有的思緒。
  • @娃娃:黃公望村的柿子太好吃了。這裡的柿子樹據說有百年以上,一口下去,汁水都流出來了,甜,好吃,真好吃,這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柿子,回城的時候定要帶一箱走。
  • @王小貓:在黃公望的結廬處小洞天的正對面是南樓,是黃公望援筆畫《富春山居圖》的地方,也就是他的畫室。南樓不大卻很別致,兩旁懸挂著古字畫,案頭上則放著香爐。遙想公望當年,焚香品茗,潑墨作畫,門前筲箕泉流淌,遠處群山延綿。說實話,很是羨慕他老人家,工作和生活如此完美結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