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浙江頻道 >> 專題 >> 風情小鎮——蘆茨

    曾有一群鸕?,為一座小村賦名。
    小村便是蘆茨。那裡有富春江,彎彎繞繞結出了小村的眉眼,結出了白雲源重山疊嶺、溪谷縱橫的曼妙身姿﹔那裡有龍門山,劍指青天撐起了小村的脊梁,撐起了方干煉字琢句、十八進士好學知禮與嚴子陵淡泊功名的文人風骨。
    這裡清芬自來,風雅長存﹔這裡湖光山色,落英繽紛。
    時過境遷,今日的小村守住了祖上的財富,守住了山水的綺麗,守住了名士的血脈。小村又開創著新的佳話:一座座新農居拔地而起,將傳統與現代緊緊扣合﹔一家家農家樂張開懷抱,用淳朴與熱情吸引八方來賓。在這裡品清茗、嘗山珍、觀美景、悼古人,在濃濃鄉土情中,流連忘返。
     蘆茨小村,可謂人杰地靈!

(鄒倜然)

春江水碧舞“鸕?”

  •     春江水碧,孤帆遠影。霜天萬裡,飛紅流丹。
        踏著李白等人的詩韻,追尋黃公望的畫境,我們沿著“水碧山清畫不如”的富春江而上,來到桐廬縣蘆茨風情小鎮……【詳細】
家家都在畫屏中

  •     順著他的手指方向望去,村邊那塊地已被白色圍牆圈了起來,幾位手托顏料盤的畫家正在牆上繪著水墨江山,這面牆好似一幅山水長卷畫軸將這農家樂攏在其中。
        我想,這面畫牆不要也罷,村子周圍的山水,不就是畫麼?能生活在這如畫般山水間……【詳細】
@蘆茨
垂直向上間斷循環滾動文字
  • @小吳:在嚴子陵釣台茂密的綠蔭叢中,蘆茨人將歷代文化名人游覽此地時寫下的詩文的鐫刻成碑,打造出頗有古風的上中下三層詩文長廊。沿廊轉彎處還立著符合其性格的雕像,品讀詩文的同時也可一睹他們的風採。
  • @九尾:方干故裡蘆茨村,可謂是人杰地靈。這裡因鸕?鳥而得名,因方干而名揚天下。說話方干其人,詩名在唐宋時不可謂不大。但可惜的是,到了近代反而愈發沒落。蓋隻因其作品未曾入選學校課本,學生不甚了解。不過,蘆茨小村裡的居民對方干的詩句可是非常熟悉,甚至有幾分信手拈來的感覺呢!
  • @燕子:乘快艇去嚴子陵釣台,溯江而上經過富春江上最美麗的一段——七裡瀧。立於船頭,御風而行,大呼快哉。據說這裡以前是險灘地帶,當地船夫間流傳著一句古話:“無風七裡,有風七十裡”。新安江大壩筑起之后,水面上升了幾十尺,江面很是曠闊,多大的船都航行無阻了。
  • @王小貓:去蘆茨的時候,未吃早飯,有些飢腸轆轆。走進茆坪古村的時候,村內大嬸見我有些氣力不足,便很熱情地說,沒吃飯的話,來我家吃點吧~當時把我感動的喲~~可惜時間有限,否則一定嘗嘗茆坪農家菜。
  • @小吳:蘆茨的山水真棒。參差古木如茵,迢迢山道縈紆,青鬆翠柏拂檐,青山接綠水,藍天鑲白雲。無怪乎李太白會沉醉於這裡的山水,醉亭長醉不願醒。
  • @九尾:蘆茨土屋是個蠻有趣的地方。這裡的夫婦是對建筑師,將老房子改成了集工作室、旅社、會所、餐館功能與一體的好去處。裡面充滿現代設計元素與人文情懷,不少細節之處都能間主人的良苦用心。這裡常年招義工,義工可免費住宿哦~
  • @燕子:釣台旁有一處“天下十九泉”遺址,山泉水汩汩涌出,順著一道竹渠匯集到一個八方井內。傳說唐代陸羽曾以此泉煮茶水,品定為天下十九泉。泉水甘甜清洌,掬手可飲。不過,導游說,不能用瓶子灌走的呢!
  • @王小貓:兩次去蘆茨土屋,感覺很不一樣。第一次是自己閑逛,暮色降臨,土屋內華燈初上,色彩非常好。第二次,有土屋米姐的帶路和介紹,走進了那些主題套房,田園風、地中海風、日式風……看得我眼花繚亂,欣羨不已啊~再加上白天視野好,鸕?灣美景盡收眼底,贊。
  • @小皮:蘆茨灣的天然浴場,足有5個足球場那麼大,若是在夏季,真想下去體驗一番啊。蘆茨老街,青磚黛瓦,條石鋪路,這樣一幅絢麗多彩的畫卷不停地沖擊著我的視線,陶淵明筆下的“世外桃源”仿佛重生。
  • @kb:胡氏宗祠與五朝門相連,分五個朝向,代表天地四方與中央,這五朝門可不是一般人家可建。傳說胡氏祖先在南宋時曾官至禮部侍郎,相當於現在的中宣部副部長,是當時的二品大員,才有資格在宗祠旁建起這幾道門。
  • @千江月:記得梭羅說過在湖邊筑房、種菜、過安適自在的日子,“關於風景,我是一個皇帝”。在蘆茨,我也有一種美景的“皇帝”的感覺,青山秀水、旖旎風光仿佛就在目力所及處、一呼一吸之間。
  • @kb:出文安樓,旁有奇樹,樹生奇果,名金鉤吊,又稱拐棗,狀如老豆,悉能解酒、避虫、去嘔。至小暑而結果,過霜降而微甜,初嘗之,既麻且苦,味同嚼蠟。
  • @娃娃:嚴子陵還真是會挑地方,在這麼個風景如畫的地方悠哉自在生活,閑來看看青山綠水,林建散步,日子過得肯定比當官舒坦,換我這大俗人,假如給我個皇帝當,那也得先考慮值不值。
  • @小皮:暫時告別喧囂與浮躁,在蘆茨盡享純淨清涼。對晤自然,品嘗農味,釋放激情,真是一次歡樂的旅程!
  • @娃娃:進蘆茨村,見牌樓上鐫刻一詩句:“鶴盤遠勢投孤嶼,蟬曳殘聲過別枝”,得知此地乃晚唐詩人方干故裡,此詩正是方干名句。又是嚴子陵又是方干,蘆茨村還真是“臥虎藏龍”之地。
  • @千江月:蘆茨,無論走到哪個角落,那一灣翠綠的富春江水仿佛都在身邊環繞,江水主道開闊、支流蜿蜒、小溪潺潺……水,孕育了蘆茨,給蘆茨增添了一分柔美和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