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警惕微信朋友圈變成坑友圈——

被“出售”的友情

2014年12月04日08:36    來源:浙江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任何一個風頭正猛的網絡產品,都難逃商業捆綁的命運,微信也不例外。因為必須互加好友才能加入朋友圈,微信成為熟人營銷甚至熟人詐騙的溫床。它省卻了建立信任的成本,賺錢幾乎不露痕跡,“殺熟”現象不時出現,讓人不知不覺上當。

網上有個調侃微信朋友圈內容浮夸的段子,說其中35%是抒發人生感悟的心靈雞湯,25%是吃貨們晒的美食和旅行,剩下的就是些養生常識。不過這一年多來,你或許突然發現朋友圈“務實”了很多,一眾“好友”紛紛投身賣包、賣表、賣護膚品……熟人營銷漸漸成為微信朋友圈裡的一種風尚。

然而這種風尚並不美好,熟人經濟的背后,借用“好友”間的信任轉而進行詐騙的事例也層出不窮。有調查發現,部分微信交易已成一種新的“殺熟”騙局,對於朋友圈裡的交易,還真的隻能“微信”,別太當真!

事件:推銷假藥坑好友

近日,紹興市越城區90后女孩小敏(化名),因為在微信朋友圈上出售假冒溶脂針,被法院判處拘役兩個月。

在這個21歲女孩眼裡,賺錢是人生的主要目標,其他可以忽略不計。去年下半年,聽說通過微信朋友圈賣美容產品相當賺錢,小敏馬上決定試試。

小敏網購了一批肉毒杆菌、面部溶脂、美白針等熱銷美容產品,然后到微信朋友圈去賣,發現前來詢問的朋友挺多。她立馬嘗到了這種靠“信任”就能大賣的甜頭,於是又通過微信認識了在深圳售賣美容產品的劉某,並從其手裡買進一批號稱德國進口的溶脂針,進價是每盒400元。

雖然明知自己拿到的“進口藥品”並非正品,但因為銷售價格高達700元至1500元,而且自覺出不了大問題,被高利潤沖昏頭腦的小敏,還是繼續在朋友圈裡向同學和朋友銷售藥品,並晒出減肥效果照片做虛假宣傳,先后共獲利2200元,直到有人使用后感覺不適,向有關部門舉報。

經鑒定,小敏出售的溶脂針純粹是假藥。在未取得《藥品經營許可証》且明知上述藥品是假藥的情況下,她仍然以較高價銷售,已觸犯刑法。近日,越城區法院審理后認為,小敏的行為已構成銷售假藥罪,判處其拘役兩個月,並處罰金4000元。

在朋友圈坑友的人並不止小敏一個。今年上半年,杭州市場監督管理局聯合杭州市公安局,破獲一起案值高達400余萬元的整形假藥案,其中包括各種未經注冊的假冒瘦臉針和美白針。

執法部門在對犯罪嫌疑人徐某的一處經營場所和兩處住所進行突擊檢查后,當場查獲一批外文標識的肉毒素針、溶脂針、玻尿酸針等產品。據初步估算,徐某違法經營的產品有19種、64盒(瓶),貨值金額約10萬元。而根據其提供的線索,執法人員又在杭州市西湖區某住所、下城區兩處出租房及上城區3個非法銷售點,查獲各類假藥貨值金額總計150余萬元,涉案金額高達400余萬元。

這些產品是怎麼賣出去的?據徐某交待,除實地推銷外,他的一大銷售陣地就是在微信朋友圈發布信息,引眾“好友”光顧。

調查:魚龍混雜設騙局

在徐某等“微信商人”眼裡,通過微信做生意低門檻、零成本、高效率,而許多好友都有線下關系的基礎,這樣通過朋友圈發布信息,很容易獲得認可。他們在微信上賣貨,愛打“熟人牌”,比如“親戚從國外代購”、“朋友從香港帶回”、“內部人員從專櫃拿貨”等。這樣的雙重保險,使得手裡的商品非常好賣。

不過,微信上售假的現象也屢見不鮮。今年6月,騰訊曾公開統計數據稱,今年以來已封停3萬個銷售假貨的微信賬號,以打擊網絡黑色產業鏈。

作為“熟人社交”工具的代表產品,微信在受到越來越多網民青睞的同時,也因為其半封閉的特性,被不法分子利用,衍生出各種各樣的詐騙手段。

今年初,玉環的一位李女士就中招了。她在微信朋友圈看到朋友轉發的一個信息,號稱進口卡西歐自拍神器,市面上要賣8000余元,開數碼店的朋友搞清倉,隻要5500元一台。李女士心動了,她呼朋喚友准備團購3台相機,並向賣家卡上打去16200元。誰料,賣家以各種理由推托不發貨,她頓時感到不對勁,馬上向警方報案。

公安機關表示,各類微信朋友圈騙局中,代購詐騙、二維碼詐騙、盜號詐騙、假微信公眾號詐騙,以及“點贊”詐騙名列前五。這其中,利用“點贊”詐騙的案件最多。該騙局的一種由頭是“集滿多少個贊就可獲禮品或優惠”,等參與者集滿“贊”去兌換時,發現拿到手的獎勵嚴重縮水。另一種是商家發布“點贊”信息時就留了“后手”,並不透露商家具體位置,而是要求參與者將自己的電話和姓名發到微信平台,一旦所征集的信息數量足夠,這種“皮包”網站就人間蒸發,目的是套取更多的真實個人信息。

在警方看來,這些詐騙手段其實稍加注意就可避免,隻需把握一個基本原則:天上不會掉餡餅,同時也可撥打電話查証,或實地查看驗証。

然而,在朋友圈“出售”的不僅是商品,更多的是信任,於是,類似信息發布和轉發,仍每天在朋友圈裡發生。據了解,2013年以來,騰訊公司已通過一些技術手段對“微商”進行監管,但如今微信已在全球發展到4億用戶,不管如何監管,都很難做到“天衣無縫”。

警示:弄虛作假吞惡果

除了奔著錢財去的“殺熟”或坑友信息,還有不少在朋友圈裡泛濫、混淆真相的謠言。

“我叫某某,來自某地,是第×位為災區祈福的人。”今年以來,記者不止一次發現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中有好友分享這樣的祈福鏈接。這類信息往往還有一條配套的“善意提醒”信息,稱“祈福鏈接會搜集個人信息,稍后將為你訂做一個故事用於詐騙錢財”。

對於這類頁面有收集用戶信息、甚至存在詐騙嫌疑的質疑,今年8月,騰訊公司官方微博稱,經微信技術專家分析,鏈接和頁面並不存在惡意收集用戶信息的行為。不過同時,騰訊公司也認為這種鏈接因存在誘導用戶分享,違反了微信公眾平台運營規則,所以已對之進行了相應處理。

而前段時間,“浙江公安”微信公眾號公布的“10月微博微信圈九大謠言”裡,“95后女網友身體換旅行”、“乞討人員砍掉駱駝四肢”以及“通訊基站塔、高壓線、變電站、高鐵”都是輻射隱形殺手……幾乎都是大家耳熟能詳,並一度被奉為真相的謊言。

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多坑人的事?中國互聯網協會信用評價中心法律顧問趙佔領分析:“因為微信這類軟件屬於熟人社交工具,好友多為線下認識,彼此之間有一定了解或者存在很強的信任關系,這導致通過這類熟人社交平台發布的不良信息具有更大的欺騙性。”他表示,朋友圈非好友之間不能看到其他人發出的信息,即使有人辟謠,效果也會減弱,這就導致網絡空間自動淨化能力受到限制。

而用戶的盲目相信,又推動不良信息廣泛傳播。趙佔領認為,不良信息之所以能得到傳播,是因為它契合了多數人的特定心理,如獵奇、窺視等。而用戶對不良信息的盲目相信,會直接將不良信息轉發到朋友圈、好友群,或通過公眾號推送給訂閱者。同時,發布、轉發不良信息的行為或多或少存在法律風險。

浙江光正大律師事務所律師陳炯然認為,通過微信發布虛假信息,其售假行為仍屬於欺詐。消費者應及時保留相應的交易信息,向消費者協會等部門反映投訴。

有關人士指出,打擊朋友圈內售假和傳銷等違法行為,需要微信服務商建立和完善侵權投訴、違法行為舉報機制,尤其要與工商、公安、版權執法部門合作,建立售假和違法行為監測系統。與此同時,監管部門必須嚴打通過社交網絡進行的各種違法犯罪行為,淨化網絡空間。

■專家觀點

南開大學商學院副教授楊俊:微信朋友圈營銷是社會化營銷的一種,往往是基於朋友間的信任達成交易。這種營銷的基礎,是買賣雙方建立的互信關系。在交易規則還沒完善的當下,消費者必須要學會自我保護。這種自我保護總結起來就一句話——線上線下互動起來。微信朋友圈是現實人際網絡的映射,關系有親疏遠近,圈裡發布信息的可信度應基於對朋友的了解。對一面之緣者或陌生人發來的信息,一定要小心。(呂玥、陳琴琴)

(責編:歸鶴、翁迪凱)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原創推薦
  • 風情小鎮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
  • 圖說浙江
  • 人民電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