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諾爾康:從好設計走向好產品

2014年12月10日08:46    來源:浙江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一張張設計圖紙從諾爾康神經電子總經理李楚案頭前的打印機接連吐出,它們傳自諾爾康美國設計研發中心。

仔細查看每一個細節之后,李楚在設計圖上圈出了23個需要改動的地方。“有些是因為現有生產技術無法實現,有些是因為設計不適合中國人的需求習慣。”

作為一家研發國產人工耳蝸的科技公司,諾爾康的全部設計功夫都體現在一個不到1元硬幣大小的體內機和一個類似藍牙耳機的體外機。如何讓體內機盡量小,使植入手術創面最小,如何讓體外機又美觀又符合人體工程學,8年來的每一天,諾爾康的設計團隊都在為此努力。就在幾天前,諾爾康的人工耳蝸獲得創意杭州工業設計大賽產品組金獎,“這還只是開始。”李楚說。

向國際最高水平看齊

“從一開始,我們就不想做一個國際產品的山寨貨,我們要做全球最好。”說這些話的時候,李楚的眼睛閃閃發亮。

時間回撥到八年前的某個深夜,李楚和他的同事們蜷縮在美國加州諾爾康研發中心地板上的睡袋裡,徹夜無眠地等待設備的檢測結果。那一刻,他還沒有想到如今從他們手中誕生的中國國產人工耳蝸已經運轉在一千多個聾人體內,為聾人帶去聲音和希望。

植入人工耳蝸是極重度和全聾患者能夠聽到聲音的唯一方法。8年前的中國有聾人2780萬,其中約10%的極重度耳聾患者可以通過人工耳蝸回歸有聲世界。然而,當時的人工耳蝸產品完全依賴國外進口。而在大洋彼岸的美國,在國際頂級聽力研究中心和國際耳蝸廠商中卻有近四成的科學家和工程師是華人。

“我們和這些全球頂尖的科學家一起,決定要做讓全世界驚嘆的產品。”李楚說,對標頂尖的產品,諾爾康的人工耳蝸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成長起來的。

研發的主力人才就瞄准了那些華人科學家們。為了保証更好的科研環境,諾爾康在美國加州建設了最先進的研發中心,從一流研究機構引進設備和人才。有著留學背景和現代管理經驗的CEO李楚也駐扎在這裡,和科研人員們一起奮戰在一線。

2006年開始研發,2008年生產樣機,2011年,諾爾康拿到上市許可証。技術參數與進口耳蝸相當,價格卻隻有進口耳蝸三分之一的諾爾康人工耳蝸猶如一顆重磅炸彈投在市場,成為世界上第四家可以規模化生產銷售人工耳蝸的公司。

此后的諾爾康捷報頻傳:連續承擔“十一五”、“十二五”國家科技支撐計劃項目、和中科院“科技助殘計劃”﹔2012年獲得進入歐洲市場“門票”----CE認証,同年“人工視網膜”項目立項,進入研發階段﹔2013年列入美國紅鯡魚評級機構評選出的世界100強最具創新企業,2014年植入者已近1500人,並走出國門,在哥倫比亞實施了第一例境外手術……

用戶喜歡才是好設計

受用戶歡迎是最直接的衡量好設計的標准。國外品牌的許多經典產品都是樂趣、功能和外形兼顧的。

100萬元,請美國最頂尖的設計團隊重新設計外挂耳機,這是諾爾康的嘗試。“曾經我們以為人工耳蝸的技術核心都在植入部分,隻要做好這個就夠了,后來才發現外挂耳機才是用戶每天都要戴著每天都能看到的,怎麼樣讓佩戴更輕鬆、給用戶帶來更多樂趣,我們開始關注這些細節。”李楚說,為了收集發現用戶需求,諾爾康建立了一個24小時開放的信息平台,及時搜集用戶的反饋。“我們現在已經可以根據每個不同用戶耳朵形狀做更細致的定制設計。”

令人新奇的是,這樣一個“嚴肅”的醫療產品,還設計了一些娛樂功能,如可以接收FM收音機信號、也可以外接mp3等設備。

“說到音樂,我們的產品是目前全球最能讓用戶聽到旋律的。”李楚口中的這個功能,實際上源自諾爾康對辨別漢語四聲音調的研發。

與外語不同,漢語有4個不同的聲調,同樣的聲母韻母組合,用不同的聲調發出來,是完全不同的意思。以往國外的產品對音調識別率在40%左右,為了更好地服務中國本地的用戶,諾爾康從一開始就根據漢語發音特點來設計產品,卻沒想到一努力就努力了8年,每年都有將近10億元投入研發。

每個正常人有大約3萬個聽毛細胞,而聾人的聽毛細胞數為0。人工耳蝸的功能就是通過電極來模擬這些聽毛細胞。市面上的進口產品,電極裡共有16個觸點,通過任意兩個觸點產生虛擬磁場,理論上觸點越多能辨別的聲音也就越多。但受電路限制,觸點又不可能做到很多。目前諾爾康已經在同樣大小甚至更小的電極裡,做到了24個觸點。也正是因為這樣,聾人聽到的音樂比以前更像音樂了,而此前聾人聽到的旋律基本同鼓點無異。

好制造讓好設計活起來

從好設計到好產品、產生市場價值,制造環節至關重要。

“這幾年做產品,深深體會到為什麼國際大公司需要設置專門的DFMA(面向制造和裝配的設計)部門。”李楚很是感慨。在傳統產品開發模式中,產品設計與制造加工過程脫節,這樣會導致產品的可制造性、可裝配性和可維護性較差,從而導致設計改動量大、產品開發周期長、成本高和質量難以保証,甚至有大量的設計無法投入生產。

面向制造和裝配的設計這一設計理念的提出,向傳統的產品開發模式提出了挑戰。應用DFMA的設計思想,設計師可以在設計的每一個階段都獲得有關怎樣選擇材料、選擇工藝以及零部件的成本分析等設計信息。在美國,DFMA的設計理念和相關產品已經廣泛應用於汽車、飛機制造、航空和國防等行業。

“我們現在就常常面臨這個問題,花重金,美國設計團隊做出來的設計稿,總是一改再改。”李楚舉了一例,比如產品的防水等級設計不夠,在國內的使用環境下,用戶多為兒童,經常跑動、衣服穿得更為保暖,出汗的程度遠遠大於外國用戶,參照國外標准做的防水等級就行不通。

更大的問題在制造環節。目前諾爾康外挂耳機殼體制造商是國內頂尖的一家為日本手機品牌做外殼的企業。但美國設計部發來的圖紙,常常有一些太超前的細節,即使這個一流的企業也很難做出來。也有一些情況是設計達不到產品需求。例如耳機上的連接線,美國設計師參考蘋果、三星手機的耳機線等級設計,但實際上這些線在晃動3千次左右后就會產生破損。而被患者每天長時間佩戴的耳機線,卻需要至少能經受3萬次以上的晃動。“我們現在在跟一些國內的同行,比如助聽器企業聯系,不談技術,隻交流生產上的經驗。”李楚說。(李倩)

(責編:吳楠、翁迪凱)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原創推薦
  • 風情小鎮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
  • 圖說浙江
  • 人民電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