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專訪浙江警方打拐負責人:DNA庫助281名孩子回家

俞雯?

2015年01月29日09:35    來源:浙江在線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溫州瑞安母女失散25年,通過DNA比對團圓

前不久,一個在天津地鐵乞討的小女孩,由於神似兩年前在寧波失蹤的婷婷,牽動著浙江和天津兩地網友的心,也給了苦苦尋親兩年的婷婷一家久違的希望。然而,DNA對比結果出爐,最終是空歡喜一場。

在國內,每年有上萬名兒童失聯,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被拐賣或拐騙。臨近春節,原本是家人團聚的時候,卻有數以萬計的家庭因為孩子走失或被拐陷入困境,對於他們而言,孩子不見了將帶來一輩子的傷痛。

自2000年起,浙江警方就將打拐作為一項常態性工作,不斷通過專項行動加大打擊力度。雖然案件總量少於其余涉拐重點省市,但由於浙江是被拐賣兒童的主要流入地之一,且近年來呈現出親生父母販賣子女等新趨勢,打拐工作依舊任重道遠。

父母販賣子女成新趨勢

浙江703專案解救37名嬰兒

近日,山東警方破獲一起販嬰大案,在山東省濟寧市郊區一個廢棄工廠發現已成規模的地下產房,孕婦在此生產后,竟把親生孩子當成商品賣掉。該案的披露讓整個社會震驚。

無獨有偶,2014年年底,嘉興海鹽警方破獲了一起拐賣兒童案,解救出了4名女嬰。其中1名女嬰經証實是人販子的親生女兒,其余3名同樣是被親生父母賣掉的。

事實上,親生父母販賣兒童已經成了拐賣兒童犯罪的新趨勢,雖然數量不高,但所帶來的社會負面影響很大,也給警方破案增加了難度。

“以前是孩子丟了父母會報案,但這些案子的嬰兒因為當初沒報案,給下一步尋找他們的親生父母帶來了一定的難度。”浙江省公安廳刑偵總隊二支隊隊長章宏慶告訴記者。

除了親生父母販賣嬰兒外,網絡拐賣兒童犯罪也是新趨勢。傳統型的拐賣兒童犯罪主要採用哄騙、偷盜、搶奪等手段,但現在有不少人販子,打著民間收養的幌子,利用互聯網隱蔽的特點,進行拐賣犯罪。

2014年年初,經公安部部署,全國27個省區市公安機關同步開展集中打擊網絡拐賣抓捕解救行動,各地共摧毀4個特大網絡販嬰團伙,抓獲犯罪嫌疑人1094名,解救被拐賣嬰兒382名。章宏慶介紹,此次行動中,浙江警方解救了37名兒童。其中1歲以下21個,1歲以上16個。由於解救的嬰兒中不少是親生父母販賣的,大多數送去了福利院。

黃岩4歲男孩失蹤引發全國關注

沒有買方 就沒有賣方

買方入罪或能破解打拐難題

近年來,警方打拐的力度一年比一年大,先后破獲了不少大要案。可為什麼拐賣兒童的犯罪活動卻屢打不絕?正如演員黃渤在電影《親愛的》裡所說的“沒有買方就沒有賣方,沒有賣方就不會有拐賣。”作為被拐賣小孩的主要流入地之一,浙江也需要直面這一命題。

“全省一年報案的失蹤婦女、兒童有80起左右,其中大部分是兒童。”章宏慶說,失蹤的數據是可以有一個統計的,但買入的兒童卻是難以計算的。2011年,省公安廳曾花了一年時間摸排來歷不明兒童,結果發現數量高達2376名,目前這些孩子的DNA已經全部入庫。

章宏慶透露,兒童拐賣這類案件在偵破過程中面臨很多難題。首先,有些案子時間過去很久,細節少了,線索也就少了。其次,拐賣兒童都是買賣雙方你情我願,且不少是通過中間人進行,取証就很困難。最后,即便是抓了人,真正能嚴懲的不多,就目前的相關法律來說,犯罪成本還是過低。

我國刑法第241條規定:“收買被拐賣的婦女、兒童的,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但同時規定:“收買被拐賣的婦女、兒童,按照被買婦女的意願,不阻礙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對被買兒童沒有虐待行為,不阻礙對其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責任。”這個條款的存在,客觀上導致很難追究買主的刑事責任。

許多人認為,買家隻存在於農村等地,但事實上,城市不少家庭因為礙於繁瑣的收養程序,或不滿足收養的條件,也參與了買賣。“即便在一線城市,也有家庭是通過買被拐的孩子來滿足多子的需求。”

比較欣慰的是,刑法修正案(九)草案,對相關條文作了修改,規定有此前免責情形的可以“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但一律作出犯罪評價。與此同時,2013年出台的“國家反拐行動計劃”也把買方市場作為重點打擊的對象。

全省已採集近4萬例DNA

6年助281對兒童找到父母

在上周剛結束的浙江兩會上,13位省人大代表聯名提議,借助大數據逐步在全省范圍內建立居民DNA採集數據庫,來應對拐賣兒童婦女、追捕逃犯等刑事案件,以及搜尋失蹤人口等。

事實上,浙江省公安廳早在2009年就已經建立了失蹤兒童DNA數據庫。“2009年,公安部建立DNA數據庫,省公安廳對應建立了二級數據庫,所有採集的數據通過聯網匯總到部裡。”

截至目前,該數據庫已經採集了3.9萬例DNA(包含父母),幫助281名孩子找到了親生父母。最新比對成功的,是一位與父母失散16年的湖南江華籍女子蔣某。

1999年11月19日中午,年僅3歲的小英,在老家湖南江華縣沱江鎮農貿市場附近被拐。2014年6月,湖南警方抓獲了一名人販子易某,該女子交代了15年前通過中間人張某(平湖市黃姑鎮人)將小英賣到了嘉興平湖。

平湖警方接到線索后展開調查,但因為張某已經去世,案件偵破陷入僵局。隨后,警方隻能陸續對1999年至2000年期間獨山港鎮(原來黃姑鎮)所有領養小孩進行了DNA採集。昨天上午,通過比對,終於找到了小英(現在改名為小娟)

DNA數據庫在打拐中發揮了積極的作用,但這其中也少不了民間公益組織“寶貝回家”的功勞。“有些家長丟了孩子以后沒有報案,反而求助於他們,志願者們就會引導他們來做DNA,並在尋孩子的過程中,不斷提供幫助、安撫和重要線索。”

章宏慶認為,打拐現在已經成為了一個全民運動,熱心網友發揮了不少積極作用。比如,村裡多了個來歷不明孩子,公安可能不會那麼快發現,但村民覺查到后發到網上,丟了孩子的家庭也去網上找,最終發現是自己的孩子,案子就這麼破了。

黃岩4歲男童家門口失蹤

省市縣三級公安機關在行動

2014年5月19日中午,深圳新航站樓接機大廳,來自溫州瑞安的母親蔡娟娟抱著失散了25年的女兒翁女士,兩人泣不成聲。這感人的一幕,令全國網友動容。

從事打拐工作7年,章宏慶也見証了不少悲歡離合。像瑞安母女這樣的例子固然讓人動容,但在解救被拐兒童的過程中,常常也面臨尷尬和無奈的局面,十數載的養育之恩、濃於血的骨肉之情,該如何兩全?

章宏慶給記者舉了個例子,此前有一個大姐跑到派出所報案,稱兒子小兵十幾年前被拐賣了,后來調查以后才道出實情,是因為想要改嫁,把孩子托給老鄉帶走了。警方偵查后,終於追蹤到小兵被河南一對夫妻收養,如今已經是個出色的大學生,生活幸福愉快。當得知自己曾被親生父母“拋棄”,小兵痛苦不已,最終拒絕相認。

和小兵不一樣的是,不少真正被拐的孩子即便得知親生父母的消息,也不願相認。“拐賣案最痛苦的莫過於此,即便是很多年以后,傷痛依舊無法抹平。”對此,公安機關能做的,就是盡最大努力阻止案件發生,隻要接到兒童失蹤報警,就會立即開展堵截、查找工作,力求第一時間找到人。

2014年12月3日上午,4歲男孩小樓在台州黃岩區十裡鋪下洋山家門口附近失蹤。父親陳林冬為了找孩子,辭去工作,開著一輛破舊的小面包車找遍了台州、義烏、金華等地,變賣所有財產懸賞20萬征集線索。前不久,他還專程跑去河南、福建尋人。

記者了解到,該案件發生后,市、區公安機關已經組成專案組調查。前不久,省公安廳刑偵總隊也派專家支援。目前,專案組已經調集黃岩全區的監控,希望能找到孩子的蹤跡。

警方提醒:

外來務工人員需加強防范意識

臨近春節,時常會有一些大型活動,浙江省公安廳也想借此機會,提醒廣大家長,尤其是外來務工人員,提高防范意識。

首先,要教育孩子,不吃陌生人東西,要學會撥打110,並熟悉背誦家裡父母電話和家庭住址。

其次,不要讓孩子離開家長視線范圍,不要將孩子單獨留在家中或店鋪裡,也不要讓孩子獨自在門外玩耍。如果是外來務工人員,孩子年齡較小,居住在城郊結合部等人員流動比較密集的地方,孩子沒有固定人員看管,更應對此予以重視。

最后,盡量不要讓孩子離開自己視線范圍,長途出行、外出探親訪友、旅游第一要務不是看好行李而是看好孩子,夫妻之間對管孩子要做好分工。(俞雯、吳亮輝)

(責編:趙倩、翁迪凱)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原創推薦
  • 風情小鎮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
  • 圖說浙江
  • 人民電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