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雪龍”船插上“翅膀”

——記中國第34次南極科考隊直升機機組

白國龍

2018年04月08日08:50  來源:新華網
 
原標題:通訊:為“雪龍”船插上“翅膀”——記中國第34次南極科考隊直升機機組

4月7日,正搭載中國第34次南極科考隊返航的“雪龍”船順利穿過西風帶和太平洋上的熱帶氣旋,開始在風浪較小的海域平穩航行。船載的“雪鷹12”和“海豚”兩架直升機此時靜靜停在尾部的機庫裡。

過去5個月的南極科考中,兩架直升機共配備了來自海直通用航空有限責任公司的8名機組成員。他們出色完成了南極冰情探察、隊員運輸、吊挂卸貨等任務,為在南極科考的“雪龍”船插上了一對“翅膀”。

據多次參加南極科考的直升機機長梁高升介紹,“海豚”直升機就像小轎車,主要運送人員,而最大起飛重量達12.7噸的“雪鷹12”直升機就像大貨車。不過,直升機在南極科考中的作用並不只是送人運貨這麼簡單。

2017年12月4日,“雪龍”船在羅斯海被大面積的密集浮冰圍困,動彈不得。關鍵時刻,科考隊派出“海豚”直升機從空中探察冰情,找出相對鬆薄的冰區,使“雪龍”船破冰脫困,及時趕到南極恩克斯堡島。

抵達恩克斯堡島后,科考隊發現近岸的陸緣冰很多,無法按原計劃用小艇卸運物資,於是決定通過“雪鷹12”直升機吊挂,將可以空運的建站物資裝備先期部署上島。

“盡管產自俄羅斯的‘雪鷹12’直升機最大可以機外吊挂5噸物資,但全靠直升機吊挂運輸,作業量陡然翻倍。”直升機機長楊佃良說,為了節約時間,他們連續奮戰,將貨物合理搭配,使直升機每一趟吊挂重量都達到飽和。兩天內,就用直升機完成了新建站第一階段340噸物資的運輸。

那兩天,“雪鷹12”直升機在“雪龍”船和恩克斯堡島新建站區之間飛得特別快。直升機側傾著機身,一邊轉體掉頭,一邊加速攀升,旋翼在陽光下劃出炫目的光暈,場面相當壯觀。

2017年12月28日,“雪龍”船穿越中山站外圍浮冰區時,被阻隔在中山站38公裡外厚厚的陸緣冰區無法再前進。這38公裡,創下我國中山站卸貨最遠距離的紀錄。

“雪鷹12”直升機再次出動,吊起貨物飛過大片的海冰和橫亙的冰山,完成了一次次南極空中運輸。

“南極飛行難度比國內要大,茫茫冰雪中,飛行員更容易產生視覺疲勞。”梁高升說,吊挂作業在直升機飛行中屬於高難度科目,尤其在“雪龍”船邊近距離作業,直升機旋翼吹吸的氣流容易引起亂流,因此必須長時間高度集中精力,根據風速、風向,合理判斷從哪個方向進入貨物上空。同時還要對貨物重量和體積進行合理判斷,以考慮飛機的剩余功率是否足夠。

年輕的直升機副駕駛員遲曉杰說,卸貨期間,他們每天早上7點開始准備,最晚一直工作到晚上12點,中間隻有吃飯和加油時可以短暫休息,人和直升機幾乎都達到了極限工作量。

除了技術精湛的4名飛行員,直升機在南極的安全順利飛行,更離不開4名機務人員組成的機務組。每次直升機起飛前,機務組會進行130多項細致的航前檢查。在停機坪總能看到他們忙碌的身影:劉曉平仔細檢查駕駛艙航電設備,李斌爬到直升機上部的發動機艙查看動力系統,孫帥帥一絲不苟地檢查旋翼是否損壞或結冰,姚平博則趴在機身底部檢查吊挂設備。

“直升機飛行受天氣、氣流等多種影響,有時一個小疏漏就可能造成巨大安全隱患,我們的職責就是確保直升機絕對安全,”姚平博說。

“雪龍”船返航途中,機務組仍堅持每天去機庫4次,對直升機的固定情況等進行檢查,排除安全隱患。

據統計,本次南極科考期間,“雪鷹12”直升機共飛行95小時,吊運906噸物資,運輸人員237人次﹔“海豚”直升機共飛行50小時,飛行192架次,運送人員791人次。

第一次來南極的副駕駛員華偉龍時常談起自己駕駛直升機從“雪龍”船緩緩升起時激動的心情,不僅因為能從高處領略極地風光,更因為身為飛行員的自豪——他們為“雪龍”船插上“翅膀”,成為中國南極科考不可或缺的力量。

(責編:金童、翁迪凱)

原創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