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改革開放四十周年·人民日報頭版上的“浙”40年

【1981年】浙江龍泉:“森林法庭”守護“綠水青山”

郭揚

2018年12月23日09:07  來源:人民網浙江頻道
 

浙江省龍泉縣森林法庭建立一年來,已辦結山林案件75起,為保護森林資源、促進林業生產和社會安定發揮了積極的作用。根據《森林法》的要求,這個森林法庭,專門負責處理山林案件,調解仲裁山林糾紛。他們判處了一批罪犯,解決了有爭議的山林面積近4萬畝,解凍封存的木材1,200多立米、木材款2萬多元。群眾說:建立森林法庭,是實行以法治林、保護森林資源的有效措施。

——摘自《 人民日報 》( 1981年10月15日 1 版)

“我已深刻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並且向法院繳納了5000元的補植復綠資金,今后將自願做一名義務護林員,希望法庭從輕判處。”近日,在浙江龍泉法院環境資源審判庭上,被告人毛某明在陳述階段,懊悔地說……今天,一套囊括補植復綠、增殖放流基地,督促當事人通過植樹、放養魚苗等途徑履行修復責任的生態補償機制正在龍泉逐步完善。

龍泉是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森林覆蓋率高達84.2%,是名副其實的生態高地。

如何守護好大自然給與的饋贈?龍泉早在上世紀80年代就出台了守護“綠水青山”專門政策。

1980年,為了能“點對點”解決涉及林地的案件,龍泉專門成立了森林法庭。“根據《森林法》的要求,這個森林法庭,專門負責處理山林案件,調解仲裁山林糾紛。”已經退休的季成根就是曾經森林法庭的一位庭長,他告訴記者,因為龍泉林地面積多,涉及林地使用權的糾紛很多,森林法庭的成立讓這些糾紛有了專門的“法庭”。

隨著改革開放后林地確權工作的不斷推進,龍泉地區涉及林地的糾紛越來越少,森林法庭也就被並入了行政法庭,但對於環境資源違法,龍泉從來不曾輕視。

龍泉森林覆蓋率高達84.2%。熊偉 攝

生態破壞了,即使再嚴厲的司法懲戒也無法彌補對環境造成的損害。“從審判角度來看,很多被告人在犯罪之后,都能很快意識到自己錯誤,補植復綠機制更能讓犯罪者感受到,相比於砍伐,復綠一片山林有多麼艱辛。”龍泉市人民法院副院長王慶生告訴記者。

“砍掉一棵樹很容易,種好一棵樹很難,幾個月過去了,這些樹才長那麼一點點,以后再也不亂砍樹木了。”近日,龍泉法院邱法官帶領著兩名當事人,重返位於當地高速路口旁的“思過林”,查看此前種下的小樹苗生長情況時,尚在緩刑期內的葉某感慨地說。

與葉某一樣,吳某、黃某也曾因濫伐林木而補種苗木,並被法院責令看管苗木。去年3月,他們花費了20天時間在蘭巨鄉河川村的荒山上種下了40余畝的小樹苗。而此前,這片林地因山火變得滿目瘡痍,被司法機關確定為補植復綠基地,成為被告人補植復綠的場所。在吳某和黃某的精心看管下,這些小樹苗吐出的新綠,正一點點抹去這片林地原先的荒涼,重現生機。而吳某、黃某兩人也因主動“補植復綠”得到了法院的輕判,並成為了環保志願者。未來,將會有更多的荒山因這個生態補償機制而受益。

不僅是森林,“誰破壞誰恢復”的修復性司法理念也運用到了水生態保護中。因電魚、炸魚、毒魚等被依法追究法律責任的相關單位和責任人,在法院、檢察院等司法機關的督促下被納入到司法環境保護體系中來。據統計,目前本市已在增殖放流基地,投放魚苗數萬余尾,為改善水域生態、恢復水生態資源、保護水生物多樣性發揮了重要作用。

“除了違法后的教育,我們還把普法工作做在前頭。”王慶生說,今年以來,龍泉法院有了“環境資源審判巡回法庭”。

龍泉是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熊偉 攝

一直以來,在法院的審判庭裡,“正兒八經”參加庭審活動的人並不多不多。現在,巡回審判車讓村民足不出戶就能看庭審,學法規。

今年4月20日,當環境資源審判巡回車開進了小黃南村時,村廣場上已經集聚了村民,甚至連鄰村的村民也跑來“看熱鬧”,法院事先准備的旁聽座椅遠遠不夠。

庭審結束后,法官就地“擺攤”,為群眾就法律方面的問題,答疑解惑。“法院今天到村裡審理山林糾紛案件,這種形式很好,讓我們也跟著學到了不少山林資源的相關法律法規。今后一定遵紀守法,好好保護山林。”村民林厚桂感慨地說。

今年,龍泉法院還建立了環境資源人才庫,吸納了13名專家為法官們的專業化辦案獻計獻策。這些專家來自農業局、林業局、環保局、水利局等7個單位,主要是對環境資源損害程度鑒定評估、生態修復方案制定、生態執行記錄及驗收給出專業意見。未來,龍泉法院還將會把更多環境方面的專業人才吸收進來,為環境審判提出專業的意見。

對於龍泉來說,山林、溪流不是城市的點綴,而是市民們致富的“寶藏”。在這裡,一曲呵護“綠水青山”的美麗篇章正在上演。

(責編:郭揚、翁迪凱)

原創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