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平安金鑰匙 嘉興市南湖區創新基層社會治理紀事

黃娜、陳培華

2019年03月03日09:09  來源:浙江日報
 
原標題:尋找平安金鑰匙

嘉興南湖,革命紅船起航地。肩扛紅船“護旗手”擔當,嘉興市南湖區創新基層社會治理,全力邁向“全國最具安全感主城區”。

連日來,記者蹲點南湖採訪,訪農家、進車間、走社區,努力尋找破解基層治理難題的一把把“金鑰匙”。

一位網格員的計步器

周曉芳手機上的微信工作群消息提示音一直響個不停。她的手機上還裝了“平安通”和“流管通”兩個移動終端,可登記租房和流動人口信息。

“機不離身,隨時可以服務老百姓。”周曉芳是七星街道湘城社區12名專職網格員之一,愛笑、語速快,辦事利索。

湘城社區內有嘉興市最大的拆遷安置小區——嘉城綠都小區,常住人口兩萬人,其中新居民11000余人。

“將每一間房、每一個人納入網格,進行‘格式化’管理。”南湖區委政法委有關負責人說,哪裡有風吹草動,網格員第一時間掌握。

一名網格長,就是社會治理末梢的一根敏感神經。

2月18日,早上8時30分。周曉芳去湘城警務站簽到后,冒雨巡查。嘉城綠都小區99幢至116幢及20多家沿街店面是她的“責任田”。

巡查不走過場。看到有建筑垃圾沒清理,立馬記下告知社區﹔見到綠化帶裡有共享單車,與保安一起搬回專用位置﹔遇見出租房裡有陌生面孔,第一時間核查登記……淺藍色的工作本上,密密麻麻寫滿問題及處理結果。

每天馬不停蹄,風風火火的周曉芳對小區情況了如指掌。2011年,她就在湘城社區做新居民協管員,3700多戶出租戶,誰家房子出租了,誰家還有空房,她心裡有數。“每天走1萬步很正常,好多人的微信運動封面常被我佔領。”周曉芳打趣說。

時近中午,周曉芳和同事屠智勤走進丁祥林家。“丁老伯,最近身體好麼?平平乖不乖啊?”關切聲與腳步一起進門。

“好,都挺好。”丁祥林回答時,視線沒離開跑動的孫子平平。

丁老伯家曾讓周曉芳勞心。平平的父親是“癮君子”,現正在服刑。平平出生1個多月后,母親離家出走,連出生醫學証明都沒辦。丁老伯老兩口帶大孫子,直到要上幼兒園,才意識到孩子沒上戶口。

周曉芳和屠智勤知道后,馬上聯系社區。社區與派出所、醫院、監獄等多家單位聯系,去監獄DNA檢測採樣,最終給孩子辦好戶口,按時上學。

老百姓再小的事,也當大事來辦。為此,南湖區因地制宜將全區劃分為605個網格,每個網格配備全科網格長,並配有指導員、專職網格員、兼職網格員,同時將警官、法官、檢察官、律師等納入兼職網格員隊伍,結合各自專長,為百姓送去組團式服務。

一座“廠中廠”的變形記

這是觸目驚心的一幕。

牆壁被火焰熏黑,窗框被燒變形,窗內一片廢墟。可以想象,2018年4月7日那場火災的慘烈。

望向嘉興華煜光電科技公司四樓,負責人彭超源不願再細說。盡管無人員傷亡,但痛定思痛,彭超源終於舍得大投入整改。

“以前隻管將廠房出租,想著生產安全是租客的事。”在彭超源看來,“廠中廠”管理中存在的真空,就是安全隱患。

何為“廠中廠”?即同一廠區內,將廠房分割出租或轉租。經排查,南湖區共有出租企業307家,承租企業1194家,平均每家“廠中廠”都有四五家租賃企業。如華煜光電科技公司的廠房,由7家企業承租。

整治迫在眉睫。“這些‘廠中廠’隱蔽性強,安全管理混亂,易發群死群傷事故。”南湖區應急管理局局長江軍說,對“廠中廠”進行集中整治提升,將隱患消滅在源頭。

如今,“安全工廠”成了“華煜光電”的新標簽。走進門衛室,記者從電子屏上看到各個視頻監控點的畫面。“廠區內嚴禁吸煙,一旦識別到明火、吸煙動作等安全隱患,設備將立即發出警報,並閃現隱患點畫面。”余新鎮安監中隊中隊長周雲程說。

許多科技支撐看不見。20多個傳感器、30余路視頻監控通過智能物聯網設備,實時掌握企業的安全生產、工廠動態,並及時分級預警危險狀況。自去年9月運行以來,企業員工不安全行為已有效減少,截至目前零事故。

眼下,南湖請第三方社會化服務機構專家,排查企業風險隱患點,並將風險級別評估為紅、橙、黃、藍,四色安全風險空間分布圖上牆。

整治立竿見影。去年,南湖區共關停承租企業207家,規范提升987家,整治提升率100%,“廠中廠”租賃企業工傷申報數比上年下降53%。

一場老小區的議事會

小區能否建一個集中晾晒場?

這是一場很接地氣的居民協商議事會。2月19日,解放街道凌塘社區組織的這個會上,社區品質如何提升,成了大家討論的重點。

“隻有將菜地變花園,小區環境才能美起來。”華美小區網格黨支部書記吳雲清說,以前小區裡隻要有空地,就會種上菜,屢禁不止。

吳雲清還愁一件事,一樓的居民沒陽台,在兩棵樹間拉根繩,就往上晾晒衣物,不僅有礙觀瞻,而且影響樹木生長。為了解決這一問題,他提出,想建一個小區集中晾晒場。

凌塘社區黨委書記徐惠琴與吳雲清不謀而合。“這樣集思廣益的會,我們常開。”徐惠琴說,2012年社區成立“居民自治之家”,居民自己的事自己定,變為民作主為由民作主。

萬事開頭難。華美小區有近700戶居民,房屋都是上世紀80年代末的企業宿舍樓。標牌廠、印刷廠、橋梁廠、航運公司……當年風光的單位,因各種原因,職工生活出現落差,許多居民對社區管理有抵觸情緒,小區管理幾乎成真空狀態。

能不能試著讓居民自己管理?華美小區年久失修,多幢房屋頂樓漏水,但小區既沒物業又沒業委會,無法申領房屋維修金。在社區建議下,由“居民自治之家”申請房屋維修金,經多個部門協調后,僅用3個月就完成了維修。

局面由此打開。樓道燈的維修、監控的安裝、垃圾的清理……都由“居民自治之家”下設的自治小組開會商議決定。昔日老小區蛻變成居民自治管理示范小區,自此未發生一起入室盜竊案件,小區管理費年繳費率從40%升至90%。

“以前我來小區居民都不理睬,現在他們都要和我拉家常。”已在凌塘社區工作15年的徐惠琴說,群眾工作沒什麼捷徑,就是用自己的真心換他們的真情。

讓居民參與自治,也是“三治融合”(自治、法治、德治)的核心之一。鳳橋鎮聯豐村,去年建成嘉興全市首家“三治會堂”。牆上一句話給記者留下深刻印象:“讓老百姓說話,把老百姓的話當話﹔為老百姓做事,辦老百姓身邊的事”。

“百姓議事會、鄉賢參事會、道德評判團、百事服務團、法律服務團……”聯豐村村民委員謝惠康說,這些好做法,在村民間架起連心橋,辦事更通氣。

眼下,“三治融合”花開南湖。全區108個村(社區)的村規民約、百姓議事會、鄉賢參事會和百事服務團、法律服務團、道德評判團建成率達100%。

(責編:張麗瑋、吳楠)

原創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