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海鹽文藝》

蔡東升

2019年09月17日08:16  來源:嘉興日報
 
原標題:聊聊《海鹽文藝》

《海鹽文藝》是一本雜志,它誕生於上世紀七十年代末期,上面有小說、散文、詩歌、報告文學、民間故事等。雖然是一本小刊物,但它卻因有后來的文學大家執掌過,而顯得有些特別。我現在能夠找到的最早一期是一九七九年,因為珍貴,所以這些雜志一直珍藏著。有時不經意間我會再次翻翻這些紙張泛黃的雜志,頃刻間,時間似光的速度飛馳,我仿佛又一次來到了一九七九。那時我十八歲,這本雜志在當時之所以彌足珍貴,就在於它是當時全縣文學愛好者夢想登上的舞台。換句話說,也就像現在的文學愛好者夢想登上《收獲》、《人民文學》、《當代》或者《作家》雜志一樣。《海鹽文藝》的吸引力,受關注度,在全縣是空前的。在當時,你若能夠登上這個平台,便是自己文學創作實力的一種體現。

其實當時海鹽縣文化館還有一本刊物叫《海鹽民間故事》,是油印本,《海鹽文藝》問世在它之后。當人們滿以為《海鹽文藝》是一本正兒八經能夠倚重的鉛印雜志時,它卻在一九八四年印刷完最后一期后悄然停刊了。十多年后復刊這是后話,有關它的話題就在於停刊以前的那麼幾期。《海鹽文藝》是海鹽縣文化館編纂的一本內部刊物,僅供學習交流之用。當時是所謂文學爆炸的時代,一般都是油印刊物,如果能讓鋼筆字變成鉛字,確實很不容易。

我至今記得一個朋友告訴我,他的一個朋友有一天非常自豪又略顯神秘地告訴他,自己在《海鹽文藝》上發表了一首詩歌。我的那位朋友非常羨慕,感慨不已。一九八四年以前的《海鹽文藝》,歷經了幾任編輯,輪到余華接手,已經是第三任編輯了。那是一九八二年底八三年初,他當時剛接手就拿到蕢編輯交給他的一篇我的小說,他一看很好,就囑咐我再修改一下,在一九八三年那期《海鹽文藝》上刊登。定稿前他問我用什麼筆名,我看過余華登在一九八二年《海鹽文藝》上的小說《第一宿舍》,他用的筆名是“花石”。我就隨口說,我的筆名就叫“笛清”吧。他說好,就這樣定了。記得一九八三春夏之交的一天,我去單位上班,走到離傳達室不遠處,遇到一個副廠長,他朝我豎起一根大拇指說,你的小說登出來啦!當時我還不知道,就問,在哪裡?副廠長說,在雜志上。我又問,雜志呢?他說在傳達室,副廠長眼裡那興奮樣仿佛比我更甚。傳達室裡放著一本《海鹽文藝》和三元錢的稿費,這是廠裡一個繪畫的朋友受海鹽縣文化館之托,從海鹽幫我帶回來的。記得兩年前,山東青島一個研究余華的學者,通過我一個在宣傳系統的朋友,打通了我的電話,他聯系我的意思是,讓我給他找一些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發在《海鹽文藝》上的小說,還特別指出一九八三那一期《海鹽文藝》最重要,因為那一期不僅刊登了我的小說《……三八線》,同時也刊登著余華的小說《瘋孩子》。此兄一九八三年去北京改稿,就是這篇《瘋孩子》,后來成功發表在《北京文學》上。青島那位要我把一九八三年那一期的《海鹽文藝》從封面、目錄以及《瘋孩子》、《……三八線》兩篇小說的復印件,全部傳真給他。非常遺憾的是,我當年的那本《海鹽文藝》,早已在相互傳閱中不知所蹤。我決定去找《海鹽文藝》的現任編輯小楊,小楊告訴我,他編輯室裡以往的《海鹽文藝》基本都能找到,獨缺一九八三年那一期。后來,他又去文化館檔案室中尋找,終於找到了一九八三年那一期。當我再次看見那本八三版的《海鹽文藝》時,我的激動猶如看到了一位久違的老朋友。

去年年初,南京一所大學的一個碩士研究生找到我,因為畢業論文的需要,她希望採訪我,採訪的主題是鹽邑文化,她希望挖掘到這塊文學土壤中的特殊因子。我有些為難,覺得做我的功課並不合適。而這位女大學生卻說,她選擇過幾個人,覺得我很適合,因為我知道海鹽的文學圈,以及那些老黃歷,現在仍然在涂鴉。我說試試吧。她的畢業論文很特別,採用的是視頻的方式,所以得跟蹤拍攝採訪。我首先想到的是《海鹽文藝》,我聯系了小楊,他爽快地答復願意接受採訪。小楊告訴她,《海鹽文藝》所有的作品都是本土作者,都是原創性的,而且質量不差,許多作品后來都在外面的雜志上發表。研究生在採訪完了《海鹽文藝》后,我繼續提供線索,她又聯系了海鹽縣作家協會主席吳鬆良先生進行採訪。採訪歷時一個月,我帶著研究生走訪拍攝了多個有關人文、有關地域文化的地方。她的努力首先得到了導師的肯定,據說最后她也成功地通過了論文答辯。

《海鹽文藝》斷斷續續走過了許多年,如果把它比喻成一棵枝繁葉茂的樹,那麼在這棵樹上,曾經棲息過許多鳥兒,一些鳥兒已經高飛,而一些鳥兒卻一直盤旋在它的上空……有許多作者,把自己在《海鹽文藝》這個平台上的作品,看成了他們的終極發表之作。對於文學藝術的認識,我始終認為,用欣賞的角度,用娛樂的角度,比較恰當。如果撇開低俗,文學藝術的高雅就在於不拘一格,不談形式。在什麼地方發表其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文學藝術的標准要以德為上,人品與文品相符,格局越大,走得越遠越久。當我們無法企及某些高度時,那就堅持自己的長度吧,就像一路風風雨雨陪伴我們的《海鹽文藝》。要不然,我們這些一路跌跌撞撞走來的文學朝聖者,就真的一無所有了!

(責編:張帆、吳楠)

原創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