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小女兒21年,母女再度相擁

陳蕾、黃偉芬

2019年10月10日14:48  來源:錢江晚報
 
原標題:失去小女兒21年,母女再度相擁

“小丹,我是你媽媽呀,這是奶奶!你不是被爸爸媽媽遺棄的,你是年幼時走丟的,我們找你找得好苦啊……”

10月8日上午,在杭州市第一社會福利院,看到21年日思夜想的小女兒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55歲的楊玉蘭再也止不住淚水。

21年,為尋找走丟的女兒,她在三門縣和寧波小港之間不知往返了多少趟﹔

21年,這個女兒成了她的心結,多少次在夢裡哭醒已經記不清了……

終於團聚了。

“真得太感謝你們,感謝林警官,沒有你的努力,有生之年隻怕都見不到我女兒了……”楊玉蘭抱著女兒幾度哽咽。

一個雷雨天

6歲女兒突然失蹤

21年前,楊玉蘭將大女兒留在三門縣的娘家,帶著二女兒小丹,跟丈夫一起在寧波市小港開發區打工。1998年暑假的一個下午,6歲的小丹在家門口玩耍,楊玉蘭在做飯。突然屋外雷聲大作,孩子們紛紛回家躲雨。

楊玉蘭發現女兒沒回來,沖到外面喊:“小丹!小丹!回家了!”

一開始,楊玉蘭還沒緊張,她以為孩子在誰家躲雨。但過了一陣她慌亂起來,挨家挨戶地找,都沒找到小丹。她越找心越慌:女兒不見了!

丈夫得知女兒失蹤也是差點急瘋了。周邊的湖、港、池塘甚至糞坑都找了,沒有﹔這個小地方的車站碼頭都找了,也沒有。

有人說,看到有個小女孩上了輛三輪車走了,也有人說被陌生人抱走了……夫婦倆去派出所報了案。此后,夫妻倆再沒了上班的心思,走上了尋女之路,“那時候,隻要聽說周邊的小孩子掉糞坑或河裡淹死,我都要去看。為女兒的事,我和丈夫沒少吵架。”

絕望中,吵著吵著,八年過去了。2006年,楊玉蘭選擇了離婚。離婚后,楊玉蘭一邊在寧波、象山打工,一邊繼續尋找女兒。

這樣的日子又過了12年。

2018年8月,楊玉蘭在亭旁鎮看到一群身穿紅馬甲的尋親義工們在大街上發傳單,“大姐,我們是三門尋親團的,你家或親戚家有親人走丟、失散,可以告訴我們,我們團隊一起幫忙尋找。”

“有啊有啊,我女兒走丟了20多年,至今沒有找到!”楊玉蘭接過傳單很是激動,回家后將這事告訴了大女兒丹丹。丹丹加入了三門尋親團后,在尋親團的牽線搭橋下,帶著母親找到三門縣公安局刑偵大隊,請民警林龍進行了DNA採集和信息登記。

民警林龍沒想到,這一家人的DNA比對會那麼難,遲遲沒有線索。今年9月23日,林龍建議楊玉蘭第二次做DNA採集,並將數據輸入杭州市公安局最新版本的打拐數據庫,進行比對。這下,有了新的發現:目前,在杭州市第一社會福利院生活的女孩“林成生”,可能是楊玉蘭的女兒小丹。

如果有孩子父親的DNA就好了,結果會更靠譜。林龍警官在省公安廳幫助下,聯系上了多年在外打工的小丹父親。果然,結果是女孩“林成生”與她的疑似生父相似度較高。經過台州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對小丹的父親、母親以及福利院裡的女孩“林成生”進行DNA比對,結論竟然是:相差一個點位。

事情又懸了。民警林龍不放棄。

9月27日,林龍第三次採集楊玉蘭的DNA,同時委托杭州民警再次採集“林成生”的DNA,經過多次反復比對,認定了女孩“林成生”就是楊玉蘭苦苦尋找了21年的女兒小丹。

久別重逢

小丹會不會回家

與離散21年的女兒相見,楊玉蘭的心中既激動又惆悵。

小丹,現在叫“林成生”,她看上去文靜大方,給親人們還表演了節目。她擊鼓、舞蹈,在老師的指揮下,表演有聲有色——實際上,小丹有輕度的身心障礙,她的智力發育遲滯於同齡人。

這給了母親和姐姐當頭一棒,“小丹小時候發過高燒,”楊玉蘭說,“不知道孩子走失之后吃了多少苦……我的小丹……”

小丹進入福利院時做了體檢,當時發現她小腦有輕度萎縮,導致智力隻有十一二歲的孩子的水平。自打2008年從兒童福利院轉到杭州第一福利院之后,經過康復老師多年培訓和康復,小丹已經成了康復學員中的佼佼者,日常生活基本可以自理。但多年來,小丹輾轉幾家福利院,習慣了有規律的生活和福利院的大家庭模式,突然聽說自己還有一個陌生的家,要離開福利院“回家”生活,她一下子陷入慌亂。

“21年了,我虧欠女兒太多太多,我太想彌補她了……”楊玉蘭看著女兒流著淚,她說一定按照福利院的要求,慢慢來,引導女兒回歸家庭、融入外面的世界。

離開福利院的時候,她萬分不舍。她要感謝很多很多人,感謝杭州市第一福利院這個大家庭對女兒的關愛,使她生活上免於顛沛流離,少受了苦﹔也要感謝民警林龍的鍥而不舍,圓了她找到失散21年的女兒的夢。

短暫的相聚,又匆匆別離。面對突然冒出來又突然離去的親人們,小丹一會兒抱著老師痛哭,一會兒站在窗子前凝望遠方。

她的內心或許有千言萬語,不知道如何表達。

突然出現的親人

讓女孩有點無措

杭州第一社會福利院的老師們和工作人員,對住在這裡11年的姑娘“林成生”印象深刻。

2008年12月,滿16周歲的“林成生”從杭州市兒童福利院轉到了市第一社會福利院。

第一次見到小丹,大家就覺得姑娘反應有些遲滯,交流溝通基本沒問題,對於數學之類的學習會有一些障礙。

“她挺活潑外向的,有人來也會主動打招呼。”工作人員說,小丹可以自己照顧自己。要只是簡單地跟她聊幾句,那是覺察不出異常的。離開家太久,小丹對童年和原生家庭完全失去了記憶。

“有些人對親人有印象,自己會提出來想找親人,可她這麼多年都沒說過。”工作人員說,小丹能夠被找到,真的蠻意外的,“一般都是自己主動想找家人,這樣被家屬找上門來的真不太有。”

在一眾親戚的包圍下,小丹雖然懵懂卻也受到了感情的沖擊。看到這麼多女人一起流淚,她也哭了。

現場的人好多,小丹甚至沒有機會跟媽媽楊玉蘭安靜地待一會兒,說說話。她被姐姐拉著手,跟媽媽、奶奶坐在一起,大家光顧著哭泣了,周圍還有各種人拿著手機和相機拍她們,小丹感到慌張和害怕。

親人離開后,小丹看上去很快就恢復了,依舊是那個無憂無慮的姑娘“林成生”。在小丹的心裡,福利院才是自己的家,老師和工作人員才是自己的親人。她想繼續留在這裡。福利院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院方已經安排了社會工作人員和心理咨詢師對小丹進行心理輔導。“等她自己想回家了,我們再送她回去,這樣比較好。”

(責編:祝舒銘、吳楠)

原創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