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臨安大山深處鬆樹干上結出“果” 村民稱放家裡蚊蠅不侵

鮑亞飛

2019年10月12日08:31  來源:錢江晚報
 
原標題:臨安大山深處鬆樹干上結出“果” 村民稱放家裡蚊蠅不侵

一個早就搬空的無人村,一個個沒人打理的院子。院子裡的青苔被晒得卷起來,焦黃焦黃,露出下面的泥土。這個無人村后的山,高不見頂,爬山大概3小時的地方藏著一片鬆林,據說這裡的樹干會“結果”。

這種“果”被少數知情的村民稱為“鬆漿”,小的碗大,大的猶如水缸——砍一刀下去,露出紅褐色、白色的樹干,奇異的鬆香便會彌漫開來。

村民說,放一兩個“鬆漿”在家裡,夏天能驅蚊防病,冬天能提神醒腦。於是,不時有人慕名而去,不惜路遠山高,不惜冒著墜岩跌崖的風險去採“鬆漿”。

海拔800米上的“鬆漿”,最大的有足球那麼大

離開臨安河橋鎮,汽車拐進一條四米左右寬的山道,沿著山谷蜿蜒十余分鐘可到一個自然村,村名非常特殊,叫“石室寺”。但這是一個無人村,早前,村民就已經外遷了。

在“石室寺”村后是一座巨大的石頭山,沒什麼名字。村民們倒流傳著一個神話傳說——何仙姑當時就是在這一帶的山上得的道、成的仙。

剛開始,路還好走,走不到十分鐘,路面變得越來越小,黃土細沙,坡度也大了不少。每一次抬頭,那座高聳入雲的石頭山就在前面,再看看,它還是和前面看的一樣遠。

整整走了三小時,記者最后到達的地方海拔810米。山高雲淡,一覽眾山小。記者想發朋友圈,手機顯示“無服務”。

鬆樹很高很粗,夾雜在灌木中,所以這裡並不能算是真正意義上的鬆林。正想靠一根大樹休息,老董卻用手指著上方——就在距離我們頭頂三四米處,鬆樹的樹干上挂著一個大大的“球”:表面是樹殼,裂開,和鬆樹樹干一樣的顏色,整體呈圓形。

果然,這片鬆樹林幾乎每一根鬆樹的樹干或者樹枝上都結出了一個個“果實”,有些樹上面同時結了五六個甚至更多。

記者還發現了一個直接從地裡長出來的鬆漿,上半部大而且圓,近似於一朵超級大的蘑菇——目測這個鬆漿的重量超過3公斤,高度超過30厘米。

被剖開的鬆漿,偶爾能見到糖漿色的鬆脂,盡管很黏但並不粘手﹔份量上來說,這些鬆漿較普通樹枝要重,更加沉。

記者發現,以一條山谷線為界,界上的樹都有結果,界線以下卻很少見到鬆漿﹔越靠近山脊,鬆漿出現的頻次越高,鬆漿的體型也越大﹔海拔超過700米之后,逐漸出現了結在主樹干上的鬆漿——這樣的鬆樹往往都會被發現有很多鬆漿“果”。

又沿著山脊線爬了個把小時,記者見到了數以千計的鬆漿,而這座山似乎也沒有盡頭,鬆樹林也無法知悉面積大小。

香香的“鬆漿”很受村民歡迎,村民們喜歡拿來驅虫和裝飾

盡管沒有專家到現場做專題研究,但在民間,附近的村民卻在心裡找到了“鬆漿”的特殊用法。

“偶爾我在採草藥的時候會撿到一兩個枯枝上的鬆漿,帶回家。”老董說,村民們覺得夏天的時候放一個在家裡,能驅蚊驅虫。“還有人認為家裡‘放一個鬆漿,蒼蠅蚊子都走光’。”

更多的人會把拿到手的“鬆漿”進行重新加工——刮去樹皮,用水浸泡,最后用砂紙打磨放在底座上。有人來,大家品頭一番,說像個什麼動物——往往都是吉祥的鳳凰、白鷺、龍之類的,於是主人更加覺得珍惜。正因為這種藝術化的追捧,知道消息的人會偷偷上山去找,不需要工具,留心著那座山上哪裡有枯枝就行。說不定從一處雜草中拖出來的一段樹枝上,你就能看到一二個。

專家解釋

這應該是一種樹瘤

記者試圖尋找自然學家和林業部門的專家來解答這種“鬆漿”如何形成以及為什麼會密集出現的原因。

專家解釋,這種被村民稱為“鬆漿”的東西應當是樹瘤,是樹的愈傷組織:在樹木受傷后因無性繁殖而形成的一種自我保護。而樹瘤的成因一般可分為外力損傷型與細菌侵染型兩種。外力損傷后因為樹木斷裂造成局部營養過剩,繼而引發形成瘤狀組織﹔當然也有可能是病虫害引起的,比如天牛的蛀食。

“鬆漿”的作用可能類似鬆脂:鬆脂入藥以后味苦,性溫,可以入肝經和脾經,具有祛風燥濕和排膿拔毒等功效﹔鬆脂可以直接外敷在肩膀疼痛的部位上,治療人類的肩周炎﹔鬆脂對人類的溫疹也有良好的治療功效:直接涂抹在長有濕疹的部位上,一天可以涂抹二到三次,兩三天以后濕疹症狀就能明顯減輕。但是不建議村民直接拿鬆漿來當藥使用。

(責編:王麗瑋、戴謙)

原創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