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浙江频道 >> 专题 >> 风情小镇——黄公望村

    世间能有几个小村,在画中来去自如?
    黄公望村算一个。600年前的那一日,当黄公望行游至此,绝佳的山水便硬生生闯入了老人的眼底心中。他看到山峦林立云烟浩渺,翠竹似锦长河如缎;他听到虫鸣鸟啼流水溪音,清风匝地木落有声。没有磅礴的气势,不似冲天的犄角,这里的水与山宁静清远,空灵澄明。
    他就此停留,绘就了《富春山居图》。
    时光飞逝,昔日的山峦孕育出小村黄公望,传承着百年前的幽雅和美丽。漫步村中,新舍农居俨然,和灵山秀水融融合一;坐在雅致的农家乐里品佳茗、摘红柿、吃土菜,悠然而见云山烟树、草木华滋;探访隐在丛林里的黄公望结庐处,倾听老人的喃喃低语……
    恰可以汲山水之灵气,吟自然之风歌。

(陶佳苹)

“三味”农家
  •     走马观花绕了一圈,还亲身体验了不少农事活动,我大致品出了自己的“三味”:雅、趣、乡韵…【详细】
        “三味”算是村里“大牌”的农家乐了,老夏说有四五十亩地。他引我们穿过第一重院子后,又是…【详细】
  • “三味”农庄

视频
丹青传情
  • 余泽亚:走向画家村
        走进他家的庭院,望江亭、白鹤亭,两座亭台,直追黄老的那份………【详细】
  • 骆松涛:富春听山人
        骆松涛的“名片”叠成A4纸大小,上书三个苍劲大字“听山阁”………【详细】
@黄公望村
垂直向上间断循环滚动文字
  • @燕子:坐在观光车上,缓缓向黄公望隐居地驶去。前方,两只狗卧躺于村道正中,正在享用“日光浴”。车子继续靠近,10米,8米,5米,再近些……哥俩却丝毫不为所动,大有“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意思。到最后,竟是司机从旁边绕过去了。
  • @九尾:黄公望其人,据传文武双全。年轻时曾有一支铁笛子,不仅用于吹奏,更用于习武。此人少年时潇洒倜傥,八卦周易、诗词歌赋俱全。而且他还很有个性。曾穿着道袍去上班。据说被上司训斥之后,一怒之下辞官而去。突然想到,若是此公与“少仗剑,手刃数人”的李白生在同朝的话,能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 @小皮:漫步于黄公望村,沿着路边可看十余家农家乐。闲了,就到青山怀抱里体验农家的生活;累了,就坐在绿荫下休息,品尝地道的农家菜。山水衬托下的黄公望村果然是一个休闲度假的上佳之地。
  • @小吴:好别致的路灯啊,还深深的藏在草丛中,欲露还羞。走近一看,这哪里是路灯,分明就是盘子大小的蘑菇,不细看还真的会认错。这般大小的蘑菇山里还有很多呢。
  • @九尾:所谓“无用禅师”,黄公望在《山居图》的题跋中写明为“无用师”,古语“师”做老师解,因此本无“禅师”一说。其名叫郑樗。樗,即臭椿,“无用之材”。《庄子?逍遥游》谓之“立之涂,匠不顾。”路边的樗树,木匠看都不看,可见它确实无用。郑樗取字无用,又自号散木,出典均来自道家庄子。
  • @kb:村民何显荣家今年刚做好装修,就向富阳市农办申请了“富春农居”资格证。略偏欧式风格的四层洋房,在绿树掩映中又显出一种中式的含蓄味道,远看就像是从民国时期的老照片上“拷贝”下来一般。
  • @燕子:走在庙坞竹径上,迷离的负离子盈满于空气,用力一嗅,通体舒畅。好动如我,一会儿抚摸路旁的白色野花,采摘一颗鲜红的桑果,一会儿抬头仰望蓝天白云,低首细看落叶枯枝,甚是惬意!忽而想起一句话:“江山风月,本无常主,闲者皆为主。”今天,我乃富春山主人!
  • @娃娃:走进黄公望村“三味农庄”的一瞬间,我还以为走进了哪个文人会所:小院里,竹篱笆围起的休闲小所、姿态各异的盆景、全木结构的原木色小屋……还有不少人坐在竹亭里品着香茗欣赏字画。早听说村里文化氛围浓厚,果不其然。
  • @kb:由于大量书画爱好者来访,黄公望村的“富春农居”都特别配有小型书画工作室,吃、住、书画一条龙。谈起发展旅游的前景,夏启发说:“以后这里要打造成一个‘画家村’,吸引他们到此常驻。”
  • @王小猫:在农家乐里转悠的时候,忽然听见老板娘的叫唤:小姑娘,来吃柿子咯~黄公望村的特产的红柿子(又叫火柿子),捏起来有些软软的,皮超级薄。剥开皮,整体呈鲜艳的橘红色,一口下去,汁水四溢,甜甜的,好像有股灵气……这可是百年古树的果子啊!不知道黄公望老先生当年画富春山居图的时候,有没有吃过这种柿子~
  • @小皮:小时候只知道《富春山居图》,却不知这幅绝世名画的作者便是黄公望,今日有幸到黄公望结庐处游走一番。竹林幽静,小泉泠泠作响,鸟鸣悠长……带走了我所有的思绪。
  • @娃娃:黄公望村的柿子太好吃了。这里的柿子树据说有百年以上,一口下去,汁水都流出来了,甜,好吃,真好吃,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柿子,回城的时候定要带一箱走。
  • @王小猫:在黄公望的结庐处小洞天的正对面是南楼,是黄公望援笔画《富春山居图》的地方,也就是他的画室。南楼不大却很别致,两旁悬挂着古字画,案头上则放着香炉。遥想公望当年,焚香品茗,泼墨作画,门前筲箕泉流淌,远处群山延绵。说实话,很是羡慕他老人家,工作和生活如此完美结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