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浙江频道 >> 专题 >> 风情小镇——芦茨

    曾有一群鸬鹚,为一座小村赋名。
    小村便是芦茨。那里有富春江,弯弯绕绕结出了小村的眉眼,结出了白云源重山叠岭、溪谷纵横的曼妙身姿;那里有龙门山,剑指青天撑起了小村的脊梁,撑起了方干炼字琢句、十八进士好学知礼与严子陵淡泊功名的文人风骨。
    这里清芬自来,风雅长存;这里湖光山色,落英缤纷。
    时过境迁,今日的小村守住了祖上的财富,守住了山水的绮丽,守住了名士的血脉。小村又开创着新的佳话:一座座新农居拔地而起,将传统与现代紧紧扣合;一家家农家乐张开怀抱,用淳朴与热情吸引八方来宾。在这里品清茗、尝山珍、观美景、悼古人,在浓浓乡土情中,流连忘返。
     芦茨小村,可谓人杰地灵!

(邹倜然)

春江水碧舞“鸬鹚”

  •     春江水碧,孤帆远影。霜天万里,飞红流丹。
        踏着李白等人的诗韵,追寻黄公望的画境,我们沿着“水碧山清画不如”的富春江而上,来到桐庐县芦茨风情小镇……【详细】
家家都在画屏中

  •     顺着他的手指方向望去,村边那块地已被白色围墙圈了起来,几位手托颜料盘的画家正在墙上绘着水墨江山,这面墙好似一幅山水长卷画轴将这农家乐拢在其中。
        我想,这面画墙不要也罢,村子周围的山水,不就是画么?能生活在这如画般山水间……【详细】
@芦茨
垂直向上间断循环滚动文字
  • @小吴:在严子陵钓台茂密的绿荫丛中,芦茨人将历代文化名人游览此地时写下的诗文的镌刻成碑,打造出颇有古风的上中下三层诗文长廊。沿廊转弯处还立着符合其性格的雕像,品读诗文的同时也可一睹他们的风采。
  • @九尾:方干故里芦茨村,可谓是人杰地灵。这里因鸬鹚鸟而得名,因方干而名扬天下。说话方干其人,诗名在唐宋时不可谓不大。但可惜的是,到了近代反而愈发没落。盖只因其作品未曾入选学校课本,学生不甚了解。不过,芦茨小村里的居民对方干的诗句可是非常熟悉,甚至有几分信手拈来的感觉呢!
  • @燕子:乘快艇去严子陵钓台,溯江而上经过富春江上最美丽的一段——七里泷。立于船头,御风而行,大呼快哉。据说这里以前是险滩地带,当地船夫间流传着一句古话:“无风七里,有风七十里”。新安江大坝筑起之后,水面上升了几十尺,江面很是旷阔,多大的船都航行无阻了。
  • @王小猫:去芦茨的时候,未吃早饭,有些饥肠辘辘。走进茆坪古村的时候,村内大婶见我有些气力不足,便很热情地说,没吃饭的话,来我家吃点吧~当时把我感动的哟~~可惜时间有限,否则一定尝尝茆坪农家菜。
  • @小吴:芦茨的山水真棒。参差古木如茵,迢迢山道萦纡,青松翠柏拂檐,青山接绿水,蓝天镶白云。无怪乎李太白会沉醉于这里的山水,醉亭长醉不愿醒。
  • @九尾:芦茨土屋是个蛮有趣的地方。这里的夫妇是对建筑师,将老房子改成了集工作室、旅社、会所、餐馆功能与一体的好去处。里面充满现代设计元素与人文情怀,不少细节之处都能间主人的良苦用心。这里常年招义工,义工可免费住宿哦~
  • @燕子:钓台旁有一处“天下十九泉”遗址,山泉水汩汩涌出,顺着一道竹渠汇集到一个八方井内。传说唐代陆羽曾以此泉煮茶水,品定为天下十九泉。泉水甘甜清洌,掬手可饮。不过,导游说,不能用瓶子灌走的呢!
  • @王小猫:两次去芦茨土屋,感觉很不一样。第一次是自己闲逛,暮色降临,土屋内华灯初上,色彩非常好。第二次,有土屋米姐的带路和介绍,走进了那些主题套房,田园风、地中海风、日式风……看得我眼花缭乱,欣羡不已啊~再加上白天视野好,鸬鹚湾美景尽收眼底,赞。
  • @小皮:芦茨湾的天然浴场,足有5个足球场那么大,若是在夏季,真想下去体验一番啊。芦茨老街,青砖黛瓦,条石铺路,这样一幅绚丽多彩的画卷不停地冲击着我的视线,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仿佛重生。
  • @kb:胡氏宗祠与五朝门相连,分五个朝向,代表天地四方与中央,这五朝门可不是一般人家可建。传说胡氏祖先在南宋时曾官至礼部侍郎,相当于现在的中宣部副部长,是当时的二品大员,才有资格在宗祠旁建起这几道门。
  • @千江月:记得梭罗说过在湖边筑房、种菜、过安适自在的日子,“关于风景,我是一个皇帝”。在芦茨,我也有一种美景的“皇帝”的感觉,青山秀水、旖旎风光仿佛就在目力所及处、一呼一吸之间。
  • @kb:出文安楼,旁有奇树,树生奇果,名金钩吊,又称拐枣,状如老豆,悉能解酒、避虫、去呕。至小暑而结果,过霜降而微甜,初尝之,既麻且苦,味同嚼蜡。
  • @娃娃:严子陵还真是会挑地方,在这么个风景如画的地方悠哉自在生活,闲来看看青山绿水,林建散步,日子过得肯定比当官舒坦,换我这大俗人,假如给我个皇帝当,那也得先考虑值不值。
  • @小皮:暂时告别喧嚣与浮躁,在芦茨尽享纯净清凉。对晤自然,品尝农味,释放激情,真是一次欢乐的旅程!
  • @娃娃:进芦茨村,见牌楼上镌刻一诗句:“鹤盘远势投孤屿,蝉曳残声过别枝”,得知此地乃晚唐诗人方干故里,此诗正是方干名句。又是严子陵又是方干,芦茨村还真是“卧虎藏龙”之地。
  • @千江月:芦茨,无论走到哪个角落,那一湾翠绿的富春江水仿佛都在身边环绕,江水主道开阔、支流蜿蜒、小溪潺潺……水,孕育了芦茨,给芦茨增添了一分柔美和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