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辛托·康维特:最大的遗憾是未能攻克癌症

2019年09月20日10:29  来源:科技日报
 
原标题:哈辛托·康维特: 最大的遗憾是未能攻克癌症

麻风病是非常可怕的疾病。中国人都知道,第一个加入中国国籍的外国人马海德医生(1910—1988)为在中国防治麻风病作出了巨大贡献。从全世界来说,有两位医生对于麻风病治疗功不可没,一位是挪威医生Gerhard Hansen(格哈德·汉森,1841—1912),他在1873年首次在麻风病患者的组织中发现了麻风病的病原体麻风杆菌,所以麻风病也被称之为汉森氏病;另一位就是委内瑞拉著名科学家和医生Jacinto Convit(哈辛托·康维特),他在1987年将已知的肺结核疫苗与在一种犰狳身上发现的细菌组合起来,创制了麻风病疫苗。

  康维特的父母是从西班牙移民到委内瑞拉的。康维特1913年9月11日生于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2014年5月12日也在这个城市逝世。1938年,他毕业于委内瑞拉中央大学医学院,获得医学博士学位,毕业后留校任教。在医学院学习期间,他首次接触到了麻风病患者,患者的惨状触目惊心,于是,他在23岁那年立下誓言,一定要开发出治疗麻风病的药物,并帮助麻风病患者摆脱他们受到的社会歧视。为了了解病人的情况,他时常不辞劳苦去郊区工作,甚至去往偏远的丛林地区。他在担任国家麻风病医院院长后,说动政府改变了对麻风病人强制隔离的做法,转而对病人进行门诊治疗。早期,对付麻风病的唯一药物是大风子油,药效不好,且给病人带来很多痛苦。40年代初期,康维特领导的团队发现砜类药物有较好的疗效,他们用这类药先后治愈了1.4万名麻风病人。他创制的麻风病疫苗问世后,也出现过一些问题。他的团队在20世纪80年代采用包括疫苗在内的多种药物联合防治麻风病,大大降低了麻风病发病率。由于他在麻风病研究防治方面的功绩,他被委内瑞拉民众视为民族英雄。

  康维特的另一重大成就是开发了对抗一种热带皮肤病——利什曼原虫病的疫苗,这种病通过沙蝇叮咬而传染,患者多为营养不良的穷人。

  目前,康维特开发的这两种疫苗都不再使用,但他的历史功绩不会被人遗忘。科学家们仍然在继续寻找对抗麻风病的更完美的疫苗。可以告慰康维特的是,麻风病发病率已经大幅度下降。世界卫生组织曾提出一个目标:将全世界麻风病发病率降低到每万人1例以下,这个目标在2000年已经实现。

  康维特的麻风病研究与防治工作逐渐获得国际医学界认可。1971年,世界卫生组织任命他为“麻风病研究与组织学分类合作研究中心”的主任;1976年,他当选为泛美麻风病与热带病研究培训中心的主任。在从事科研和行医的75年中,他获得过多项重要奖励,包括西班牙的阿斯图里亚斯王子奖(1987年)、法国荣誉军团勋章、世界卫生组织颁发的“全民健康勋章”,等等。1988年,委内瑞拉提名康维特参加诺贝尔医学与生理学奖的角逐,但未能获奖。有人问他,未能获得诺贝尔奖是否感到遗憾?据说他的回答是:他最大的遗憾是未能攻克癌症。他这样回答的原因是,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他致力于寻找治疗癌症的方法。

  康维特去世后,与康维特合作了15年的一位医生回忆说:“康维特医生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说一千道一万,他是一个最棒的医生。他能记住每一个患者的名字。工作一辈子碰到过多少病人啊,但我觉得,他仍能记得他遇到过的每一个病人。”谁若突然造访康维特的家,说不定能碰到他邀请某位病人一起吃饭的情景。除了行医外,康维特也十分注重科研和教学。他发表过多篇学术论文,其中1991年发表于美国名刊《科学》的一篇论文已经被引用了1300多次。他培养了很多医学生,桃李满天下。

  为了继承康维特治疗癌症的遗志,在他去世的当年,美国就成立了一家名为“哈辛托·康维特世界组织”的非营利机构,该机构致力于改善发展中国家的公共卫生状况,尤其是癌症和传染病的治疗。目前,该机构按照康维特生前的设计思路开发出了对抗乳腺癌的自体治疗疫苗,并命名为ConvitVax(康维特疫苗),正在开展临床试验。

(责编:张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