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成不必在我 福祉留于百姓

——记敢于担当、积极作为的浙江义乌老干部谢高华

吕玥、朱瑾

2018年01月12日10:44  来源:衢州日报
 
原标题:功成不必在我 福祉留于百姓

对于老书记谢高华,义乌人一直怀有一种特殊的情结。

2017年10月19日,当得知谢老受邀来参加义乌国际小商品博览会时,数百名义乌商人自发组织了车队候在高速路口,欢迎老人“回家”。从1995年义乌第一年举办小商品博览会算起,群众这样自发的迎接已持续整整23年。

这位已经离开义乌工作33年、当年任职也仅有2年零8个月的领导干部,为何能让当地群众如此深深感激、久久牵挂?

他冲破藩篱、开拓创新 开放第一代小商品市场

义乌今天能成为全球第一大市场,离不开谢高华当年冒着丢“乌纱帽”的风险,果断决策开放第一代小商品市场。义乌人铭记谢高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正是感念他那种一心为民、冲破层层藩篱、敢于改革创新的勇气和魄力。

谢高华很瘦,烟不离手。

很多人不知道,上世纪70年代,谢高华在原衢县工作时,曾因胃部大出血被切除三分之二的胃,之后一直少食多烟。而接到前往义乌工作的调令时,已经51岁的他身体状况并不太好。不过谢高华没有推诿,当场表态:服从省委决定。

当年赴任义乌,可不是什么好差事。那时义乌经济落后,主城区仅2.8平方公里,当地人以“县城一条街,一个高音喇叭响全城”自嘲。1982年4月,刚来任职的谢高华通过对机关大院的印象,直观地体会到了义乌的一穷二白:“机关里有三个‘大’,一个吃饭排队等的大食堂,一个桌椅破败的大会堂,再加一个对着宿舍窗户的露天大茅坑。”

义乌人穷,穷在人多地少田又薄。为提高粮食产量,农村有鸡毛肥田的习惯,农民常在冬春农闲季节走村串巷“敲糖换毛”;为了多点收益,糖担里添了些日用小商品,当时的廿三里镇和稠城镇渐渐地形成了小商品贸易点。

虽然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已经召开,可国家对能不能搞自由市场还没有出台明确的政策,农民经营仍被视为“投机倒把,走资本主义道路”,有的部门一如既往对此采取一禁、二堵的简单做法。

谢高华开始频频遭遇群众来访,最有名的莫过于农妇冯爱倩的“堵门”讨说法。后来说起当时有关部门不让群众摆摊,谢高华觉得主要还是许多干部思想上有顾虑,放不开手。但几次三番调研下来,他越来越觉得搞活市场符合中央发展商品经济精神,政府需要顺应民意,给市场松绑。由此,谢高华决定拍板开放政府主导的小商品市场。

1982年9月5日,是义乌群众永远铭记的日子。这一天,位于城区的稠城镇小百货市场宣布开放,大家奔走相告。有关部门还投资9000元在旧城中心的湖清门,沿街露天铺设700个水泥板摊位,这是义乌历史上破天荒的第一代小商品市场,在当时铁桶般的计划经济藩篱中开了一个重要口子。

不过市场的发展壮大,仍需要不断突破压力和思想禁锢。当时有干部当面向谢高华抱怨:农民都去做生意了,农业生产组织不起来,这个情况已经成为各个部门头疼的一个“包袱”了。对此,谢高华在县委常委会上明确表态:“敲糖换鸡毛解决了几万人就业,我看这就是优势,要想办法发挥,不能把搞活的经济又搞得死死的。”

义乌商人何海美至今仍记得,在当年举行的一次全县大会上,谢高华明确表态:“开放义乌小商品市场,出了问题我负责,我宁可不要乌纱帽!”对农民经商表示坚决支持。在四周雷鸣般的掌声中,原本已经打算放弃经商的何海美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忆起曾经曲折,谢高华坦言,当时一心干事,“只想着对老百姓有益就好,要打破条条框框,我们干部自己的得失又有什么关系?”

正是在谢高华的力挺力推之下,义乌县委、县政府后来发出通告,允许农民经商、允许长途贩运、允许放开城乡市场、允许多渠道竞争。1984年,谢高华又大胆提出了“兴商建县”的发展战略,农业小县义乌因此弯道超车,逐步走上发展的快车道。

(责编:金童(实习生)、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