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故后,一切从简,遗体捐赠国家” 一位大学教职工的朴素心愿——

苦水里泡大的我们要知恩图报

史洁、李铮

2018年05月14日10:16  来源:杭州日报
 
原标题:苦水里泡大的我们要知恩图报

高惠君整理老伴生前照片和所获证书。

张之冰 摄

5月11日,母亲节前夕,杭州西湖区西溪街道红十字会工作人员来到师苑新村,看望独居老人高惠君,给她送去母亲节的问候。

今年1月23日,高惠君刚刚送走了老伴许锡祚。他俩都曾是杭州师范大学的教职工,许锡祚生前留下遗愿,将自己的遗体捐赠。

去世当天,许老的眼角膜完成捐献。随后,遗体捐赠给浙大医学院,用作医学研究。这一举动,令街道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非常感动。高惠君向前来看望的工作人员,第一次详细聊起了自己的老伴——

苦水里泡大的小家感恩大家

许锡祚1931年出生在浙江湖州,抗日战争期间跟随父母逃难到上海。

他曾经在自述里回忆说,全家七口靠着父亲在上海一家银行工作的收入维持生计。但好日子没过多久,父亲就失业了,家庭陷入困顿。

“上初二时,到报馆去做报童,每天天不亮就起床,我背了报袋,手拎浆桶浆刷,从家里赶到处于外滩的报社去贴报,从外滩沿途一直贴到提篮桥,然后匆匆扒几口泡饭,又赶去上学。”许锡祚在自述里写道,“在路上,我看到一则宋庆龄先生创办的‘平江儿童教养院’免费招生的广告,就为弟弟妹妹报了名。路途很远,但有书读,他们虽小,宁肯多走路也要继续求学。”

这是一个努力向上的家庭,妈妈和姐姐为了家人生活做小买卖挣钱,弟弟、妹妹们刻苦用功。为了节省家里开支,许锡祚考到了杭州,进入不收学费、不收饭钱的浙江省立蚕丝职业学校读书,在校期间参军。

从1949年7月参军,到1978年转业,他在部队工作了30年,先后辗转浙江、福建、北京多地。转业后回到杭州,进入杭州师范大学,工作到1993年离休。

“他原来在图书馆,后来又到校办工厂,再到工会。他这个人做工作很拼的,以前在图书馆,晚上在家里吃完饭,还要去馆里继续工作,到晚上10点多才回家。后来在校办工厂也很忙,经常是晚上11、12点睡觉。”老伴高惠君回忆说。

许锡祚留下的遗嘱里,就写着:“要知恩、感恩、报恩。解放前,我们一家人生活在旧社会,吃了很多苦,可以说是在苦水里泡大的。我们兄妹五人都怀着对党、对国家知恩、感恩、报恩的心态走上革命道路,勤勤恳恳地工作。”

他用这样的方式回报社会,因此做出捐赠遗体的决定,一点也不让人意外。

(责编:金童、戴谦)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