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顷欢愉

黎武静

2018年10月29日10:59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俄顷欢愉

都会过去的,快乐和不快乐的事。

世事浮云,川流不息。世间书,最漂亮的两个字是“往矣”。诗人说的,一万个快乐也抵不过一个痛苦。抵不抵得过只不过是一种换算方式,事实是一万个快乐,或者一个痛苦,在时间的流水中,都会悄悄过去。

所以渐渐地,高低起伏不放在心上。糟糕的痛苦,随它去吧,不提也罢。而疾驰的快乐,心爱的是这一瞬间,弹指之欢,如莲花开落。此情此景,片刻欢愉,俄顷相遇,刹那隽永。风琴在风中鸣响,盛筵华席,饮到不醉无归。轻歌曼舞,舞到曲终人散。这时的喜悦,握在手中,指掌之间真切温暖。我们天性中藏着一份尽情任性的潇洒,和曹子建注定有知音相遇的情感:“来日大难,口燥唇干;今日相乐,皆当喜欢。”

春宵短,夏日长。花间晚,西风凉。风花雪月各擅其场,我们游历其间,一时欢喜一时忧愁。将得失看淡,将沉浮看透,将痴嗔看破,桃花依然,春水依旧。

欢愉常在俄顷,稍纵即逝,我们是排队买彩票的人,在长长的队伍里等一个千万分之一的概率。

盛载回忆的中学校园,青色藤蔓蜿蜒向上,更加深阔的篮球场,和篮球场上那些活力四射青春正好的少年。路过时看他们奔跑,车后面载着我的书,晃晃荡荡,这条幽静小巷,写满了快乐。

都过去了,那些快乐和不快乐的事。而心情,长久地留在记忆中,我们选择了更愉悦的那个。忘了那个痛苦的灰暗的部分,与阳光挚诚相对,共进早餐,丰盛而充裕。

尝过痛苦依然快乐的人,学会成熟。历过世事保持天真的人,弥足珍贵。窗外黄叶纷飞,落得如许从容。

俄顷欢愉,此时相知。一分钟的快乐,很快乐。

(责编:郭扬、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