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守岛护鸟28年,海鸟从300多只增加到1.3万多只

王忠德 心与海鸟共飞翔

人民日报记者 袁亚平

2014年12月08日08:0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上岛去!

登上白色的巡逻船“五峙山1号”,离港出海。东海波涛汹涌,这艘载重40吨的钢质船破浪而行。船舱壁上,展示着舟山五峙山列岛鸟类省级自然保护区主要鸟类资源分布图。

今年65岁的王忠德,有人称他为鸟岛“岛主”,也有人称他为“东海鸟王”。

王忠德指着这鸟类资源分布图对记者介绍,这是“世界神话之鸟”——黑嘴端凤头燕鸥,全球数量估计不足50只,五峙山能证实的已有18只;这是世界濒危的鸟类——黑脸琵鹭,全世界仅剩600只左右;这是黄嘴白鹭,全世界数量稀少,而五峙山估计有近千只;还有白天鹅、白鹭、黑枕黄鸥、蛎鹬……现已记录拍摄到各种水鸟48种。

王忠德从1986年夏季开始守护鸟岛,至今已有28年。在五峙山列岛繁殖栖息的鸟类数量,从当时的300多只,增加到如今的1.3万余只。

“做的是积功德的好事”

距舟山本岛7公里的灰鳖洋上,散落着大五峙山、小五峙山、龙洞山、鸦鹊山、馒头山、无毛山等7座无人小岛,名曰五峙山列岛。

1986年5月,浙江舟山市定海区马目乡林科员王忠德,协助市、区农林局、科委进行海岛资源调查。他们在五峙山列岛发现,这里栖息了300多只海鸥。

市农林局领导对王忠德说:“弄条小船去管管,保护好这些鸟。”

当年37岁的王忠德爽快地答应:“好嘛!我管!”

王忠德没想到,这一承诺,竟让他日后“苦出眼泪来”。

他拿着有关部门的拨款1000元,去租了一条小机动船。5月到8月,是鸟类繁殖的季节,成群结队的海鸟从北方飞至五峙山列岛。每天早上6时,他就自备干粮,拿一顶草帽出门。从岑港出发,小机动船要开1个多小时,才能到鸟岛附近海域。直至傍晚,太阳快落山时,他再回来。

那时途经鸟岛的船只很多,不少渔民都会背着鱼筐,上岛捡鸟蛋。这种人为的干扰破坏,导致鸟类数量和种群急剧减少。

“起初,不知道怎么保护这些鸟,最笨的办法就是站岗。其实,最有效的办法也是站岗,起码能拦住渔民上岛捡鸟蛋。”王忠德说。

后来,王忠德觉得,要加强宣传,让村民知道保护鸟类的重要性。他在每个小岛上设立了宣传牌和警示牌,联系了镇广播站循环播放保护鸟类的内容和要求,挨家挨户上门分发宣传资料并解说。渔户开玩笑说:“鸟大的事,他一天能来个好几回。”

对于明知故犯的上岛破坏者,执法部门会给予罚款处理,直至追究刑事责任。这样一来,上岛捡鸟蛋的人明显减少。

真诚、坚守和责任,王忠德近乎执拗的护鸟行动,深深感动与折服了周边的渔民。念经的阿婆们提起王忠德,都竖起大拇指:“他做的都是积功德的好事……”

“听声音,就能判断是哪种鸟”

王忠德是土生土长的定海人,父亲是渔民,母亲做家务。他13岁那年,母亲病逝。他初中才读一年,只得辍学。23岁那年,到了乡里工作,又到林校培训。

王忠德说自己文化很少,但是他懂得一个道理:要护鸟,先懂鸟。

回想当年,老王坦言:“连找个问问的人都没有,分得清海鸥和白鹭就算不错了。”

为了更好地保护鸟岛,他下决心自学。

王忠德随身带了小本子,除了在周围海域巡逻,把各种鸟类的进岛时间、筑巢、产蛋、孵化、育雏,以及鸟类的食性,分门别类地做了详细记录。他将黑尾鸥蛋、白鹭蛋带回家,进行人工孵化、喂养。雏鸟养大后,放归大自然。

每次上岛,王忠德都会随身携带照相机。在与海鸟的朝夕相处中,王忠德发现了海鸟的很多“秘密”。白鹭的窝多筑在灌木丛中,窝筑得相对精致,一窝蛋一般三四个,最多可达6个。鸥鸟的窝多筑在山坡草丛,也有不少干脆直接筑在裸露的礁岩之上,多用软草为材料,筑得相对简单。鸥巢一律面朝大海,随时准备赴海中捕食。

“不同的鸟有不同的习性,就连叫声都是不一样的,现在我闭着眼睛光听声音,就能判断是哪种鸟。”老王说。

2008年夏季,绝迹多年的“世界神话之鸟”黑嘴端凤头燕鸥,首次出现在五峙山列岛。“那天真是激动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回到家里,多喝了好几杯杨梅酒。”

消息不胫而走,鸟岛出名了。美国的、英国的、荷兰的鸟类专家纷至沓来,他们在王忠德的陪同下,上鸟岛考察。

老王高兴之余,又添了一分担忧。“客人多了,把鸟吓着怎么办?”于是,每次带客人上岛之前,老王要“约法三章”:注意脚下留情;勿摸蛋、勿抓雏鸟;上岛只能待20分钟。对人的约束,是为了给鸟儿更多的自由。

他把自己拍的海鸟照片制成挂历,挂在家里。妻子、儿子和孙子多番请求,想上岛观鸟,这么多年来老王就是没同意。

“像爱护自己生命一样护鸟”

记者问王忠德:“您守护鸟岛28年多,最刻骨铭心的事是什么?”

“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老王答。

1989年7月的一天,王忠德像往常一样出海去鸟岛。出发前收听的天气预报说,傍晚会有雷阵雨,海面将有8级大风。

下午2时,王忠德坐着小机动船在鸟岛附近巡逻,眼见天越来越暗,预报的雷阵雨提前到了。刹那间,暴雨劈头盖脸,大浪没顶而过。仅有2米多宽、8米多长的小机动船,如一叶浮萍,在狂风巨浪中剧烈摇晃,几近倾覆。很快船舱进水,船上仅两人,一人本能地掌舵加速,一人拼命地用一只木桶往外舀水。半个小时后,小机动船终于跌跌撞撞地靠到岸边。“魂都吓丢了”,回家后,王忠德发了三天高烧。

王忠德说:“那几天,躺在床上,想过不再干了。但是,如果不上岛巡逻,这些鸟儿就没人去管护了,怎么舍得放下呢?”

“心里怕得不得了”的老王,却在病愈的第二天,又准时敲响了老船工的家门……

守护鸟岛这么多年,王忠德总结了30字秘诀:“耐得住寂寞,扛得住酷暑,顶得住风暴,挨得住拳脚,忍得住烟瘾,伺候好‘月子’。”

何谓伺候好“月子”?每年的6、7月,是海鸟们坐“月子”的季节,这时的老王就会“神经兮兮”,坐立不安。他巡视得比任何时候都勤快,想一看究竟又不敢靠得太近,不停地在岛的外围打转。

这些年,五峙山列岛已由区级自然保护区列入省级鸟类自然保护区,也是浙江省唯一的海洋鸟类自然保护区。王忠德说:“这些年对鸟岛的保护和管理越来越好,越来越规范,主要是政府重视。我前几年已经退休了,区管理局返聘,还配了年轻人协助我保护鸟岛。我对五峙山的一草一木、一蛋一鸟,都像爱护自己生命一样来对待、来爱护。为什么五峙山鸟类繁殖这么快?答案就是这些。”

《 人民日报 》( 2014年12月08日 14 版)

(责编:汪晓波、翁迪凯)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原创推荐
  • 风情小镇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图说浙江
  • 人民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