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隐身于悠悠古风之中

——徐好雨诗文选《听雨》序

袁亚平

2015年01月15日10:34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徐好雨诗文选《听雨》
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徐好雨诗文选《听雨》

你轻声慢语之中,说尽了“文静”两字。

你的文静,从何而来?

你上幼儿园前已开始看图认字,爱背唐诗。入读乐清好苗书画幼儿园,那汉字笔划,那色彩图形,映入你清澈的眼睛。

你爷爷任教乐清师范学校,闲暇时常带你去看书画或文艺表演。你父亲少时喜美术绘画,后成“瓯越名医”、骨科教授、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你母亲钟爱文学,手不释卷。家学渊源,你有幸从小受文化的熏陶。

背着小书包,走进温州市城南小学。在这所百年老校,你呼吸到温润的文气。语文老师的辅导和鼓励,让你手中的笔流畅起来。你的作文《马铃声的回忆》,第一次在校刊《城南风》上发表,你说:“当我沉醉在激动之中过后,发现别人的文章有的比我写得好很多。我便下决心在作文这一方面更下苦功,相信这样下去,我的写作水平能够更上一层楼。”

胸前挂上了封塑的记者证,照片正是系着红领巾的自己。一九九九年初秋,九岁的你,被吸收为《中国少年报》小记者。《逛农贸市场》、《盛会》、《看望吴爷爷》、《相融之美》、《我爱雨》、《走进城北:体会淳朴、自然的真谛》、《游大龙湫》、《烧不坏的手帕》等等,相继在校刊发表,或被老师当范文点评。

小学四年级时,你抚摸着中国古典文学和外国名著,不愿离手。你母亲指导你,阅读李白、杜甫、白居易、苏东坡四大家名篇,阅读莎士比亚、雨果的名著,并重点阅读李清照的《漱玉集注》。你的双眸渐渐有了碧潭的倒影,《读李清照〈声声慢〉》、《读〈巴黎圣母院〉有感》,心中涟渏不止。

小学五年级时,人称二十世纪“中国第一代才女”林徽因,优雅地站在你的眼前。读了她的诗文集,你顿时对现代诗有了兴趣。于是,你写了《一片雪花》:“人说老师是不灭的红烛,我说老师是冬夜的一片雪花。她来自最纯洁的那片白云,下凡造福人间……她用智慧和爱,紧紧地抱住了种子……她却在慢慢地消失,阳光里留着她一个美丽的梦……”

方老师在你的成绩报告单上“班主任寄语”一栏写道:“作文花园中盛开的最美的一朵花就是你。你活跃的思维和优美的句子赢得了同学们的敬佩。你在操场上活跃的身姿同样引人注目,文武双全这个词用在你身上真是一点也不过分。”

 

你有三支笔。一支笔,写诗文;一支笔,习书法;一支笔,绘画。

也许是心灵感应吧,你特别关注女诗人的诗。读了林徽因,又读了席慕蓉。你说:“我喜欢席慕蓉的诗,是因为她诗中浓浓的画境和深厚的艺术积淀。清新淡雅的自然流露,是她作品流露的少女情怀……我着迷的是她的诗的风格和神韵”。

最令你情有独钟的,是宋女词人李清照。你母亲特地带你到女词人故乡济南,参观李清照纪念堂。回来后,你央父亲设法请温州名书法家和画家,分别创作了李清照《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书法和《听雨图》画像。装裱好,挂在客厅里,你凝视许久。你后来写的几首词《蝶恋花·荷雨芭蕉》、《菩萨蛮·望怀》等,都隐含李清照的风格。

你提起一管毛笔。你知道,书法是中国汉字特有的一种传统艺术,是文字符号的书写法则。按照文字特点及其涵义,以其书体笔法、结构和章法书写,使之成为富有美感的艺术作品。

你敛容凝神,执笔指实掌虚,五指齐力;运笔中锋铺毫;点画意到笔随,润峭相同;结构以字立形,相安呼应;分布疏密得宜,虚实相生,全章贯气;款识字古款今,字大款小,宁高勿低。

你以楷书落纸,写完《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上钤一枚闲章,清心;下押一枚朱文篆体章,好雨。

走在中国美术学院附中的校园里,你在心中记录着,途经山边的河畔,地上天蓝色的野芳是一片笑颜,是淌着珍珠的小河,它们热烈欢快地绽放,是一地无声的留言,它们渺小而不卑微地写下了“世界因我而更美丽”。

素描,白描,水粉画,有人物,有静物,有风景。

你说:“我的眼还在奋力地捕捉着同时光一样匆匆走过,匆匆变幻的光线与色彩。我知道,如果光凭着手中的笔是无法记录的,永远跟不上它们变幻的速度。如果人总是在追赶现实中的变迁,那必然如夸父逐日,没有结果。爱我所爱,正如爱身边世界的色彩,试着用每种色彩代替文字的符号,写一首朦胧诗吧。哪一天,让色彩之美留驻心中,让心中之美自如寄情纸上,时光对于我,也许就不再匆匆。”

 

你爷爷深知你,说你是一个文静、内向的女孩,又是一个细心、温柔、善解人意的女孩,也是一个非常重感情的女孩。

你在父母面前从不以言取悦,更不会撒娇,但对父母的感情寄文字表露无遗。你在杭州读书时,写了一首《父亲》的诗,向父亲祝贺生日,“母亲疲倦时,有父亲温暖的海港,女儿欢喜时,如小鸟投入父亲树的天堂。世上不只有妈妈好,父爱如山,头顶一片天空,支撑一个家庭,却把深情藏进沃土,在孩子看不见的地方挥洒汗水。”父亲读完,深为感动。

看起来,你总是安安静静,不大声说话,不手舞足蹈。高兴了,也只是嘴角上翘,微微一笑。

然而,你的内心,有时静如止水,有时却汹涌澎湃,甚至于狂涛巨浪。

二○○六年七月,十六岁的你,只身独闯加拿大,凭自己最基础的英语与中外朋友交流。游览,骑车,游泳……直捣尼亚加拉大瀑布。

你挥笔写下了《起航尼亚加拉》,“我手持盘古开天的巨斧,伐下北美森林的巨杉,铮铮铮铮,火花迸出成了满天星辰。我要让参天巨树,倒在尼亚加拉瀑布,倒下的一刹那,溅起通天的水花,太阳让长虹横贯了从东到西的天空……我凿开巨木,造就了能容万人的独木舟。只有我一人会划桨,只有我一人知道方向,只有我一人能做水手……为我呼喊船工号子的是鸿鹄,我的巨桨我的命运交给自己的手与足。排山倒海的云是我的帆,顺风和逆风都不在乎……”

气势恢弘!自信不疑!近乎霸气!这首诗歌居然是你,啼破长空的惊呼!简直令人不可想象。

二○○六年暑假,十六岁的你,随同父母登上了青藏高原。

刹那间,你撼动了心魄,《感悟青藏高原》,“……高原宽广的胸怀,容纳了我这些渺小的人,这些在自家楼顶看惯矩形天空的人。我这辈子不会有牧歌里那样自由的灵魂,不可能在都市的喧嚷人群中放声歌唱,呼喊。窄小的空间里是我短浅的眼界,而窄小的相机镜头也只能让我管中窥豹,可见一斑。自己的眼光里装的更多的只能是别人的眼光。但是今天既然来到这里,也自放肆一回,在刚硬如毛衣针的草地上,跨过水沟去追逐牛羊。”“此景、此山、此物,浑然天成,而我却只是匆匆过客。这块未经人类粉饰的单纯的地方保持了大自然最符合规则的野性。知识、武力、权力,任何人类社会的至尊,在这里也毫无价值,自然的庄严没有丝毫压抑,生存还是灭亡?是一个没有商量余地的问题,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可叹山川壮美,相连的群山,相连的记忆,不能忘怀的眷恋,不能改变的庄严,那就是青——藏——高——原……”

文静安闲的外表,壮怀激烈的内心,犹如冰川与火山相撞,爆发力,冲击波,沸水滔滔,烈焰熊熊,人的身躯如何承受?

二○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二岁的你,宁愿将自己隐身于悠悠古风之中。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杜甫诗。

“遥寄随风去,清涛漾叠冈。”你吟咏。

(作者为人民日报浙江分社副社长、高级记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浙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家出版社出版《袁亚平文集》十四卷精装本,已由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

(责编:归鹤、翁迪凯)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原创推荐
  • 风情小镇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图说浙江
  • 人民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