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专访浙江警方打拐负责人:DNA库助281名孩子回家

俞雯褀

2015年01月29日09:35    来源:浙江在线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温州瑞安母女失散25年,通过DNA比对团圆

前不久,一个在天津地铁乞讨的小女孩,由于神似两年前在宁波失踪的婷婷,牵动着浙江和天津两地网友的心,也给了苦苦寻亲两年的婷婷一家久违的希望。然而,DNA对比结果出炉,最终是空欢喜一场。

在国内,每年有上万名儿童失联,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被拐卖或拐骗。临近春节,原本是家人团聚的时候,却有数以万计的家庭因为孩子走失或被拐陷入困境,对于他们而言,孩子不见了将带来一辈子的伤痛。

自2000年起,浙江警方就将打拐作为一项常态性工作,不断通过专项行动加大打击力度。虽然案件总量少于其余涉拐重点省市,但由于浙江是被拐卖儿童的主要流入地之一,且近年来呈现出亲生父母贩卖子女等新趋势,打拐工作依旧任重道远。

父母贩卖子女成新趋势

浙江703专案解救37名婴儿

近日,山东警方破获一起贩婴大案,在山东省济宁市郊区一个废弃工厂发现已成规模的地下产房,孕妇在此生产后,竟把亲生孩子当成商品卖掉。该案的披露让整个社会震惊。

无独有偶,2014年年底,嘉兴海盐警方破获了一起拐卖儿童案,解救出了4名女婴。其中1名女婴经证实是人贩子的亲生女儿,其余3名同样是被亲生父母卖掉的。

事实上,亲生父母贩卖儿童已经成了拐卖儿童犯罪的新趋势,虽然数量不高,但所带来的社会负面影响很大,也给警方破案增加了难度。

“以前是孩子丢了父母会报案,但这些案子的婴儿因为当初没报案,给下一步寻找他们的亲生父母带来了一定的难度。”浙江省公安厅刑侦总队二支队队长章宏庆告诉记者。

除了亲生父母贩卖婴儿外,网络拐卖儿童犯罪也是新趋势。传统型的拐卖儿童犯罪主要采用哄骗、偷盗、抢夺等手段,但现在有不少人贩子,打着民间收养的幌子,利用互联网隐蔽的特点,进行拐卖犯罪。

2014年年初,经公安部部署,全国27个省区市公安机关同步开展集中打击网络拐卖抓捕解救行动,各地共摧毁4个特大网络贩婴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1094名,解救被拐卖婴儿382名。章宏庆介绍,此次行动中,浙江警方解救了37名儿童。其中1岁以下21个,1岁以上16个。由于解救的婴儿中不少是亲生父母贩卖的,大多数送去了福利院。

黄岩4岁男孩失踪引发全国关注

没有买方 就没有卖方

买方入罪或能破解打拐难题

近年来,警方打拐的力度一年比一年大,先后破获了不少大要案。可为什么拐卖儿童的犯罪活动却屡打不绝?正如演员黄渤在电影《亲爱的》里所说的“没有买方就没有卖方,没有卖方就不会有拐卖。”作为被拐卖小孩的主要流入地之一,浙江也需要直面这一命题。

“全省一年报案的失踪妇女、儿童有80起左右,其中大部分是儿童。”章宏庆说,失踪的数据是可以有一个统计的,但买入的儿童却是难以计算的。2011年,省公安厅曾花了一年时间摸排来历不明儿童,结果发现数量高达2376名,目前这些孩子的DNA已经全部入库。

章宏庆透露,儿童拐卖这类案件在侦破过程中面临很多难题。首先,有些案子时间过去很久,细节少了,线索也就少了。其次,拐卖儿童都是买卖双方你情我愿,且不少是通过中间人进行,取证就很困难。最后,即便是抓了人,真正能严惩的不多,就目前的相关法律来说,犯罪成本还是过低。

我国刑法第241条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但同时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这个条款的存在,客观上导致很难追究买主的刑事责任。

许多人认为,买家只存在于农村等地,但事实上,城市不少家庭因为碍于繁琐的收养程序,或不满足收养的条件,也参与了买卖。“即便在一线城市,也有家庭是通过买被拐的孩子来满足多子的需求。”

比较欣慰的是,刑法修正案(九)草案,对相关条文作了修改,规定有此前免责情形的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但一律作出犯罪评价。与此同时,2013年出台的“国家反拐行动计划”也把买方市场作为重点打击的对象。

全省已采集近4万例DNA

6年助281对儿童找到父母

在上周刚结束的浙江两会上,13位省人大代表联名提议,借助大数据逐步在全省范围内建立居民DNA采集数据库,来应对拐卖儿童妇女、追捕逃犯等刑事案件,以及搜寻失踪人口等。

事实上,浙江省公安厅早在2009年就已经建立了失踪儿童DNA数据库。“2009年,公安部建立DNA数据库,省公安厅对应建立了二级数据库,所有采集的数据通过联网汇总到部里。”

截至目前,该数据库已经采集了3.9万例DNA(包含父母),帮助281名孩子找到了亲生父母。最新比对成功的,是一位与父母失散16年的湖南江华籍女子蒋某。

1999年11月19日中午,年仅3岁的小英,在老家湖南江华县沱江镇农贸市场附近被拐。2014年6月,湖南警方抓获了一名人贩子易某,该女子交代了15年前通过中间人张某(平湖市黄姑镇人)将小英卖到了嘉兴平湖。

平湖警方接到线索后展开调查,但因为张某已经去世,案件侦破陷入僵局。随后,警方只能陆续对1999年至2000年期间独山港镇(原来黄姑镇)所有领养小孩进行了DNA采集。昨天上午,通过比对,终于找到了小英(现在改名为小娟)

DNA数据库在打拐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这其中也少不了民间公益组织“宝贝回家”的功劳。“有些家长丢了孩子以后没有报案,反而求助于他们,志愿者们就会引导他们来做DNA,并在寻孩子的过程中,不断提供帮助、安抚和重要线索。”

章宏庆认为,打拐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全民运动,热心网友发挥了不少积极作用。比如,村里多了个来历不明孩子,公安可能不会那么快发现,但村民觉查到后发到网上,丢了孩子的家庭也去网上找,最终发现是自己的孩子,案子就这么破了。

黄岩4岁男童家门口失踪

省市县三级公安机关在行动

2014年5月19日中午,深圳新航站楼接机大厅,来自温州瑞安的母亲蔡娟娟抱着失散了25年的女儿翁女士,两人泣不成声。这感人的一幕,令全国网友动容。

从事打拐工作7年,章宏庆也见证了不少悲欢离合。像瑞安母女这样的例子固然让人动容,但在解救被拐儿童的过程中,常常也面临尴尬和无奈的局面,十数载的养育之恩、浓于血的骨肉之情,该如何两全?

章宏庆给记者举了个例子,此前有一个大姐跑到派出所报案,称儿子小兵十几年前被拐卖了,后来调查以后才道出实情,是因为想要改嫁,把孩子托给老乡带走了。警方侦查后,终于追踪到小兵被河南一对夫妻收养,如今已经是个出色的大学生,生活幸福愉快。当得知自己曾被亲生父母“抛弃”,小兵痛苦不已,最终拒绝相认。

和小兵不一样的是,不少真正被拐的孩子即便得知亲生父母的消息,也不愿相认。“拐卖案最痛苦的莫过于此,即便是很多年以后,伤痛依旧无法抹平。”对此,公安机关能做的,就是尽最大努力阻止案件发生,只要接到儿童失踪报警,就会立即开展堵截、查找工作,力求第一时间找到人。

2014年12月3日上午,4岁男孩小楼在台州黄岩区十里铺下洋山家门口附近失踪。父亲陈林冬为了找孩子,辞去工作,开着一辆破旧的小面包车找遍了台州、义乌、金华等地,变卖所有财产悬赏20万征集线索。前不久,他还专程跑去河南、福建寻人。

记者了解到,该案件发生后,市、区公安机关已经组成专案组调查。前不久,省公安厅刑侦总队也派专家支援。目前,专案组已经调集黄岩全区的监控,希望能找到孩子的踪迹。

警方提醒:

外来务工人员需加强防范意识

临近春节,时常会有一些大型活动,浙江省公安厅也想借此机会,提醒广大家长,尤其是外来务工人员,提高防范意识。

首先,要教育孩子,不吃陌生人东西,要学会拨打110,并熟悉背诵家里父母电话和家庭住址。

其次,不要让孩子离开家长视线范围,不要将孩子单独留在家中或店铺里,也不要让孩子独自在门外玩耍。如果是外来务工人员,孩子年龄较小,居住在城郊结合部等人员流动比较密集的地方,孩子没有固定人员看管,更应对此予以重视。

最后,尽量不要让孩子离开自己视线范围,长途出行、外出探亲访友、旅游第一要务不是看好行李而是看好孩子,夫妻之间对管孩子要做好分工。(俞雯、吴亮辉)

(责编:赵倩、翁迪凯)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原创推荐
  • 风情小镇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图说浙江
  • 人民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