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浙江频道>>今日热点

金温铁路开通后的首个春运 听两代人讲述回家故事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陈金莲  2016年01月24日10:56

春运前夕,温州南站检票进站,一片繁忙。章勇涛 摄
春运前夕,温州南站检票进站,一片繁忙。章勇涛 摄
下一页

1月24日,2016年春运拉开帷幕。春运前夕,记者来到宁波车务段温州南站,探访金温铁路自2015年底开通以来温州南站即将开始的首个春运。在这里,记者遇到了两个家庭,他们分别讲述了金温铁路开通后自己的春运故事。

70后的无奈:除了一天两夜的绿皮车,别无选择

温州南站每天有两趟高铁至贵阳北,分别是8:10开行的G2306和10:24开行的G2302。记者到达温州南站时,正是第一趟已经发车,第二趟还在候车的时段。

在二楼的候车厅,记者一眼就看到了提着大包小包,扶老携幼的王正龙一家。王正龙今年45岁,在温州的一家生产钥匙和锁具的公司打工,今年已经是他在温州打工的第15个年头了。

说来也巧,15年前的2001年,正是贵州与温州之间首开列车的第一年。那会的列车,就是我们现在传说中的“绿皮车”。王正龙就是搭乘此趟绿皮车出来的最早几批贵州人之一。

绿皮车曾经历过辉煌时代,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几乎是中国人唯一的远行工具。在那个特有的年代,绿皮车虽然没有空调,但是票价低廉,很受外出务工人员、学生族等低收入人群欢迎。

按说,是绿皮车改变了王正龙的生活,他应该感激才是。但王正龙提起绿皮车来,却是一脸嫌弃。

“绿皮车买票难啊,有时候排上好几天的队,都难买到一张回家的票。”王正龙十分感慨。

王正龙告诉记者,那会的绿皮车,是凭号买票的,一张号最多能买两张票,而且每天放出的票张数有限,所以经常出现深夜带着被子来排队的场景。

王正龙还回忆,绿皮车上每次都是人挤人,垃圾遍地,还混杂着食物、厕所和体味的各种异味,环境卫生差,夏天热冬天冷。

“每次春运,我都不敢在车上喝水,人太多了,根本无法挤到厕所边上,有时候好不容易挤过去,厕所却被人当容身的地方占领了,偶尔进去,发现厕所堵住了,又黄又臭的液体蔓延开来,实在让人难受。”

更让人心焦的是,在各种颜色的列车中,行驶到铁轨上时,绿皮车的“路权”是最低的,它要为一切快车让道,所以它经常停,开不快,常常晚点。

记者了解到,2004年开始,温州开往贵阳的这趟绿皮车升级为新空调快车,说是快车,真心一点也不快。从温州到贵阳需要一天两夜,29小时50分钟。

“那会即便再慢,也只能选择这趟火车回家,因为别无选择。”王正龙说。

90后的欣喜:朝发夕至,当晚就能见到家人好期待

与扶老携幼的王正龙不同,唐美容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候车室,一边刷手机一边漫不经心的等待。

电话响起,她接起电话非常开心:“我今天回家哦,高铁,晚上就到了!”

去年,才19岁的唐美容第一次远离家乡,孤身一人来到温州打工。当时,她是乘坐长途汽车来的。

“一个人第一次坐这么长距离汽车,很害怕,晚上不敢睡觉。车上还散发着脚臭味和其他各种味道,很不舒服,再加上路途颠簸,我都晕车吐了。”唐美容回忆起那段经历苦不堪言。

唐美容在一家制造物理实验仪器的公司上班,每个月工资4000多元。每个月除去房租、生活开销,剩下的其实也不算多,但是唐美容很知足:“第一次能用自己工作赚来的钱孝敬父母了。”

记者了解到,唐美容乘坐的G2302次火车,早上10:24从温州南站出发,晚上19:46就到贵阳北了。然后再乘坐一个多小时的客车,唐美容当晚22点前肯定能见到父母。

据吕庆祥介绍,执行G2302次车运营任务的车体为CRH380D动车组,16辆车厢大编组。CRH380D是目前国内最先进的动车组,采用“四动四拖”的动力结构,为目前国内动车组之最,加速性能优异。

另外,根据铁路售票系统显示,温州至贵阳高铁列车的二等票价为681元、一等票价为1141.5元、商务座2140元。相比普速列车——温州至贵阳K944次车硬座217元、硬卧370元、软卧585元。显然,高铁列车的车票有点贵。

“贵是贵了点,但是真正是朝发夕至,我还是愿意选择坐高铁回家。”唐美容告诉记者。

除了乘坐G2302、G2306两趟高铁去贵阳外,原来的K944次仍在运行,但是很多人还是像唐美容一样选择高铁出行。据铁路部门统计,两趟高铁定员1648人,目前春运首日预售票已达1500多张。

【1】【2】【3】

(责编:赵倩、戴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