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报了7门辅导课,每天必须喝8杯水 上床睡觉时间离规定时间误差不得大于10分钟……

13岁男孩奔走在“虎妈”制定的时间表里

庞菁涵

2016年07月15日08:30  来源:杭州网
 
原标题:13岁男孩奔走在“虎妈”制定的时间表里

“妈妈,如果你真的对我好,就让我去死吧……”

不敢相信,这样的话出自一个13岁男孩之口。

今年寒假开学后,小博(化名)便时不时地对妈妈说这样的话:“唯一觉得对不起的就是,你花了这么多钱,浪费了这么多精力……”

5月份,小博的精神越来越萎靡,小博妈这才意识到,儿子不只是“胡说”而已……

7门辅导课,还想再“加1”

“同学们都在上辅导班,我也应该上。”小博的话里满是矛盾,“但我真的不想上。我最讨厌英语,看见英语,我的脑子就像被冷冻射线冻住了。”

从幼儿园起,小博妈就陆陆续续为儿子报了各种辅导班。上初中后,小博除了日常学习,还要面对同时报着的7个辅导班。作文、奥数、英语,这是老三样,游泳、绘画、钢琴、物理,这是新报的。更令小博窒息的是,如果不是闹出这档子事,小博妈还准备再给他报一个化学班……

班要报,还要报最好的。小博妈在报辅导班花费最多时,一年要用去十几万元。由于小博妈“抓得紧”,小博才以“低空掠过”的形式进入了某热门民办初中。

对于小博最糟糕的英语,小博妈一直不遗余力。为了让儿子能在任何时间听到纯正的发音,她专门请外教录制音频,放给儿子听。

“英语一定要学好,否则今后怎么出国?”小博妈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每天8杯水,饭在路上吃

说起自己的安排,小博妈不觉得自己特别严苛。她觉得,规划好时间是为了培养孩子良好的习惯。

小博的生活确实有一张严格的时间表:每天必须喝8杯水,吃水果、喝牛奶也是遵照所谓科学时间严格规定的,画画的时间不许长不许短,上床睡觉时间离规定时间误差不得大于10分钟……

为了遵守时间表,小博就像是上了发条,他的状态可以这么形容:不是在上课,就是在上课的路上。

每天,小博妈开车接小博放学,回到家一放下书包,迎面递来的是奶奶准备好的饭盒。带上饭盒立即出门上车,小博妈会在车上播放英语音频,给小博“下饭”。如果提前赶到辅导班,那等待小博的将是背诵古诗词……

如此高压下,小博的成绩一直保持中等,偶尔中等偏上。每次在学校受欺负,小博听妈妈说得最多的就是:肯定是你的错,要从自己身上找问题。

长久以来,小博形成一种思维惯性:自己哪里都做得不好,对不起妈妈的付出。

从小当“精英”,她也受过苦

从自己身上找问题?小博妈这话只能唬儿子,因为她自己都没做到。

小博妈属于传说中的“学霸”,从小成绩优异,书桌前的时间表永远排得满满当当。但是,这一切都是小博外婆的“功劳”。

小博外公是军人出身,外婆是教师,小博妈从小接受的是军事化管理,甚至连小博爸都是外公“赐婚”的。在这个家庭里,所谓“精英意识”在无形中代代相传。

小博妈其实恨透了父母的严苛,却又如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一般,十分赞同父辈的教育方式,她自己俨然就是“正面典型”。

“我也反感父母的管教,但事实证明他们还是对的,因为我已经是普遍意义上的成功者了。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父母是不会害孩子的。”的确,小博妈妈名校毕业,现在自己经营着一家规模不小的公司。

小博的父母属于女强男弱,小博妈在家里属于“独裁者”,基本不允许小博爸插手孩子的教育。小博看在眼里,心知妈妈为自己付出了许多,因此,当他实在忍无可忍想到“要死”时,仍觉得“对不起妈妈”。

经过亲友劝说并接受心理辅导后,小博和妈妈达成两项重要协议:一是砍掉5门辅导班,只保留美术课和英语课;二是把小博一半的课外时间交给爸爸,由小博爸每周带他去钓钓虾、写写生、看看球赛。

心病还须心药医,不知现在这味心药能不能让小博从根本上好起来。

教育观

“爱”“害”就在一瞬间

杭州市外语实验小学校长张敏

小博妈的做法属于比较极端的情况,但是,让孩子参加各种辅导班的情况,在家长群体中并不少见。家长想见,报辅导班的心得也成了普遍的聊资。

目前,校外培训越来越火爆,但这种状态并不健康。学校方面正在努力减负,校外的学习负担却层层加码。许多辅导班出于商业利益考虑,将应试教育推到了极致,甚至采取了“淘汰制”,让原本就焦虑的家长更无所适从,越觉得孩子可能面临淘汰,就越要削尖脑袋挤进去,最终形成恶性循环。

对于上不上辅导班,家长不需要盲目跟风,也无需完全排斥。许多人问过我,会不会让自己的孩子上辅导班,在这个问题上,我个人遵循这样的原则:

一是讲究适度,为孩子“留白”。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如果家长把成功定性为考试好、能进名校,从而把孩子的时间大量地安排到对升学有利的辅导班上,那么,孩子其他能力的发展就会被无情扼杀。孩子的成长需要“留白”,空白中,孩子完全可能爆发出意想不到的潜能。

二是尊重孩子的意愿,触发孩子内心的觉醒。上辅导班首先要搞清楚,这是谁的兴趣,家长的还是孩子的。不同的辅导班针对性各异,孩子的个性、成长经历、能力,决定了他们都是独一无二的,没有可比性。如果家长只是因为“别人家的孩子”在学,因为焦虑和跟风而逼迫自己的孩子也去学,那么,根本不能触发孩子内心的觉醒,只可能适得其反。

如果家长和孩子在上辅导班的问题上产生矛盾,首先要学会沟通,要让孩子心悦诚服地接受。如果孩子无法接受,家长应该懂得放弃,而不是赶鸭子上架。

一句“为你好”,很多时候是以爱之名,行伤害之实。不少家长的教育观脱胎于自己未必完全正确的世界观。孩子原本该玩的年纪,却过早被逼着学习不想学的东西,甚至智力过度开发,这在短期看是拔苗助长。而放到孩子整个人生去看,那种伤害更近乎扭曲。小博妈内心的矛盾不正是一个现成的例子吗?

(责编:王丽玮、翁迪凯)

原创推荐

我和“G20”的故事(49)空姐张曦琼    张曦琼是浙江长龙航空的一名乘务教员,今年28岁,长期以来,张曦琼都有一个服务理念,那就是让旅客感到“舒心、顺心,放心、动心”。在日常工作中,从仪容仪表到“行,走,坐,端,拿,倒,送”,她无不尽力按此标准做到尽善尽美……[详细]
我和“G20”的故事(49)空姐张曦琼    张曦琼是浙江长龙航空的一名乘务教员,今年28岁,长期以来,张曦琼都有一个服务理念,那就是让旅客感到“舒心、顺心,放心、动心”。在日常工作中,从仪容仪表到“行,走,坐,端,拿,倒,送”,她无不尽力按此标准做到尽善尽美……[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