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效“八旗坏儿郎”(青年观)

王慧敏

2016年07月19日08:1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前不久,我写了篇“青年观”——《自甘平庸惹了谁?》。刊出后,引起网上热议。有网友提出异议,认为:不可能每个人都能成为显赫人物,生活中大部分人都是平庸的。所以,平庸无可非议。

我仍然认为:“社会,允许平凡,但决不允许平庸。”

理由是:平凡和平庸是两个概念。不是说你有钱了、官做大了,就不平庸了。如果身居高位却尸位素餐,我们同样鄙弃你;富可敌国,却不做善事,我们同样蔑视你。

相反,哪怕你是一个从来没有走出过大山的农民,一辈子都面朝黄土背朝天,但你年年都让庄稼喜获丰收,让每一个子女都受到了良好教育,你这个父亲,同样令人敬重!因为你在平凡的劳作中,用汗水让人生发出了不平凡的光焰。

说到底,平凡和平庸本质差别在于:前者,是竭尽全力在履行做人的职责。而后者,则是一屁股坐到地上混吃混喝。

上个月,出访英伦,一路上司机师傅聊起了这么一件事:他的一个在北京工作的朋友,很宠爱女儿,中学阶段便把孩子送到英国留学。姑娘学习不上心,却痴迷购物。由于成绩太差,作为监护人,这位司机经常被学校老师叫去数落。他责备姑娘:“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学习?”姑娘回答:“我本来就平庸。”

平庸绝不值得提倡!更不能成为风尚!一个社会,如果人人自甘平庸,游冶悠游,那就太可怕了。说到“垮掉的一代”,我们都会想到“八旗子弟”。

清初的“八旗”健卒,是何等的威风:收复台湾、阻击沙俄、平定噶尔丹叛乱……可后来呢,他们的子孙凭借祖宗福荫,领着“月钱”,游手好闲,好逸恶劳。最让人痛心的是,这些人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社会群体,成为一种社会现象,所以才有了“八旗子弟”这个词。

广州至今还有条马路叫“八旗二马路”。说是早年有个“旗人”到茶馆喝茶,事先把一只小鸟放进茶盅,当跑堂冲茶揭开盖子时,小鸟飞走了。于是他狠敲了茶馆一笔。故事真伪姑且不论,能流传至今,足见当年“八旗子弟”给人的印象了。

莫效“八旗坏儿郎”。历史证明:正是这个群体不断壮大,加速了大清的灭亡。

这些年,由于工作的关系,我和浙商群体接触较多。大凡第一代浙商,身上最深的烙印是“勤奋、节俭”。著名的“四千精神”是对这一代人中肯的概括:“走遍千山万水、说尽千言万语、想尽千方百计、尝遍千辛万苦。”正是因为尝遍了艰辛,所以他们珍惜每一个机会。一件产品哪怕只赚几厘钱,也力图做好。日积月累,事业便蔚为可观。

让人忧虑的是,这种精神在部分二代、三代浙商身上有所弱化。家大业大了,有人便忘记了先辈创业的艰辛:小的订单,压根看不上;几百万元投资打了水漂,眼皮眨都不眨……今年损失几百万,明年再损失几百万,长此以往,企业能不走下坡路?

但愿这些不要成为风尚!

谁都希望社会不断进步。进步,需要有推动力。如果人人自甘平庸,何来推动力?

先不说那么远,就拿自身来说:想要成绩好,却不努力学习;想要丰衣足食,却不奋力拼搏;想要体魄健康,却不愿洒汗水锻炼。那么这些愿望,恐怕永远是空中楼阁!

“樱桃好吃树难栽,不下苦功花不开。”付出了多少汗水,才能得到多少回报。

无论是谁:在该奋斗的时候,选择了安逸,这就是平庸;尽管平凡,但不懈努力了,不管做出了多少成绩,都是这个时代的英雄!

《 人民日报 》( 2016年07月19日 19 版)

(责编:赵倩、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