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里光阴

陈雯君

2016年07月25日07:47  来源:羊城晚报
 
原标题:杯里光阴

广州是个节奏很快的城市,却有一样美好的休闲传统——粤式早茶,为商场上的明枪暗箭增得一份温暖,让尘世挣扎的芸芸众生偷得半日余闲。

粤式早茶起源于咸丰同治年间,当时出现一种名为“一厘馆”的馆子,后变作茶居,规模渐大,变成茶楼。直到今天,这种传统文化没有随着广州经济的发展式微,反而日益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缺的部分——你常常会看到茶楼外人们排着长长的队伍等号,也经常能看到腿脚不好的老人颤巍巍地走出茶楼。为何广州人那么爱“啖早茶”?我想去茶楼坐一坐,你会寻得答案。

人们爱粤式早茶,因为那些美味的茶点不可辜负——虾饺凤爪萝卜糕,烧卖肠粉咸水饺,蛋挞春卷叉烧包……每一样广州人都津津乐道。我虽然有湖南人的基因,十足嗜辣,但在这些精致的点心面前也败下阵来。虾饺是我最喜欢的点心,它三只一笼,呈半月形,每一只都半透明,鼓鼓囊囊的,透出十二褶澄面皮内粉嫩的鲜虾仁。一口咬破,鲜美的滚烫的肉汁喷涌而出,满口留香。再咬一口,混合着猪肉与鲜虾的馅弹牙劲道,却又因为笋的爽脆鲜美而感觉不到丝毫肥腻,只觉得鲜甜多汁,舌头都恨不得咬下来。囫囵吞下,我总是遗憾一笼的分量太少,每每仅能吃一只。

豉汁蒸排骨、豉汁蒸凤爪同样也是人间美味,让人垂涎三尺。蒸排骨将洗净的排骨、葱花等在锅内爆香,盛出来,加上香芋,再混入豆豉在蒸笼里蒸熟。这时的排骨酥烂而离骨,不塞牙但还有些嚼头。先咬一口排骨,汁水溢出,豉汁的香味,香芋的清甜和排骨的肉香味完全融合,嚼在口中,浓郁的肉香恒久不散。再咬一口铺在底层软糯的香芋,它完全吸收了排骨的肉汁,醇厚而又分解了肉的油腻感,让人久久回味。蒸凤爪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它经鸡爪炸、蒸、发制作而成,淋上浓郁粘稠的豉汁,虽然肉不多,但软糯可口,一吮即脱骨。细细咀嚼,关节处软烂的肉,劲道的筋与精心调配的酱汁混合在一起,层次丰富,充满胶质,让人齿颊留香,就连啃带酱汁的骨头也成为一种乐趣。吃完了凤爪,笼底的配料也不容浪费,花生已经蒸至粉糯,浓郁的汁伴着糯糯的花生,即使很难用筷子夹起,我也要把它们都送入五脏庙。

除了这些我最喜爱的美食,其他茶点也是各具特色,像外脆里嫩、用红米肠衣裹着油条和虾仁的红米拉肠、金黄香脆,咸甜交杂,包着冬菇虾米肉粒的咸水饺、滚烫软糯,煮着鲜鱼片,撒上花生仁、鸡蛋碎、海蜇皮的艇仔粥……广州人爱粤式早茶,因为人离不开衣食住行,哪怕广州再如何繁华,再如何城市化,这些美食总是最温情的一张名片。美食的烟火气使我们回归最本真的状态,我们在此时暂时抛下了楚楚衣冠,抛下了名利场上的明争暗斗,毕竟“唯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城市人总是行色匆匆,浮躁不已,灵魂跟不上步伐,城市人总是机械地摁动手机,却少了与亲人、朋友面对面交心的机会,我们的心与他人日渐疏远。而茶楼,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畅谈的场所,让我们静下心来,享受光阴。这里一切都是慢的,一壶茶很满,需要慢慢烧开,一笼点心很少,需要慢慢品完。在这期间,我们能慢慢地看完一份报纸,可以与亲人朋友谈天说地,找到那个迷失在灯红酒绿中的自己。广州人说“啖早茶”,即享受早茶,是认真地对待美食,犒劳自己,而不是像快餐那样草率,仅作为时间的隔断。我很庆幸广州有粤式早茶,让疲惫的身心有一个安放之处,让平凡的生活有了点缀而不至于平庸。

我们为什么眷恋粤式早茶,我想用广州的老字号茶楼陶陶居的对联作结:“陶潜善饮,易牙善烹,恰相逢作座中君子;陶侃惜飞,夏禹惜寸,最可惜是杯里光阴。”

(责编:张帆(实习生)、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