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生还愿

吴非

2016年08月02日07:53  来源:扬子晚报
 
原标题:考生还愿

约20年前,电视播报韩国高考新闻,有家长在寺庙拜佛场面,电视台引以为谈,是作为负面教育文化认识的。然没几年时间,磕头烧香,说复兴就复兴了,新旧宝典,层出不穷。四方寺庙的高考香火,一下子就旺起来。有的寺庙举办法会,“为中考高考学生祈福”,仪式庄严隆重,报道图片上,家长虔诚跪拜成排。寺庙方面是不是义务祈祷,我不清楚,但如果这个祈福果真“灵验”,则从另一面证明学校“强化复习”是白吃苦,证明“教辅”可能是骗钱,证明“家教”是无用功……学校和神灵,人力与天意,按说只能信一方,左也不是右也不是,让考生两难。所以,以为学好数理化,就什么也不怕,很可能是胡话,要不,学得了科学,怎么还磕头如捣蒜?安徽知名的“高考工厂”,家长竞相在校外“高考神树”下烧香,势如纵火;考生在校内,一步一磕头地上山跪拜神像,若非有图为证,不敢相信是21世纪的中国学校。这几年媒体多次报道,高考考场外有家长“念经助考”,最甚者逢考必念,自始至终,接连念四场。回想首尔寺庙考生祈福那个规模,实在小巫见大巫。

前几年,路过四川梓潼大庙,当地人士告知“灵得不得了”。说完自知荒唐,再加一词:“据说”。进了庙,果然见到全国名校莘莘学子还愿的锦旗,成百上千,层层相叠,各个大学的都有,成为该庙特色。如果一一读上面的还愿词及院系专业,保证你会笑出来。靠烧香磕头许愿,才获得一个学科学的机会,这难道还不幽默吗?我因此很想告诉“高考把关教师”们:你们声嘶力竭叫喊三年,在考生心里,或许不及菩萨的一声未吭。

在庙里,果见有学生燃香并磕头。看年纪不像大学生,估计是高二的,明年要高考了,今年来许愿。现在做面锦旗不算贵,顶多几十元钱一面,但菩萨岂是这么好哄的?如果价格这么低,那教育部还要不要了?据说,还愿也是随行就市的,中了名校名系,出手就该阔绰。要不,既能让你如愿,或许也能让你不如愿的。既然是做买卖,那就要老老实实。我离开大庙时,也为还愿的莘莘学子捏把汗:你考上博士原来是许了愿的,万一被你的导师发现,原来你是个靠烧香磕头的学生,他会不会改变对你的印象?

从前也有忌讳,比如,考试前,不给小孩子吃咸鸭蛋,忌讳考零分;菜肴名称要好,要“满分”,“吃馒头”,谐音吉利;还有劝不能“吃干饭”,担心“素餐兮”。只是当年食品紧缺,供应困难,能吃上个咸鸭蛋,很不容易;再说,能“吃干饭”,比喝粥要强多啦!其实那时也是说了玩的,毕竟各种因素多,应试教育未成风,更有“凭手上老茧”或交白卷上大学的荒唐。这个,也是本土文化。

当年学生自找错误,非要把试卷上的90分改为88,我们也只当玩笑。现在分分计较,哪里会有那样的潇洒!时下流行新宝典:试卷发下,先吻一下,因“吻过”即“稳过”。我听说,即使压力大,测字算卦,学生还是蛮文艺的,如念叨:“‘范进中举’有何局限呢,若非开心过头,何以至此?以我看,这‘范进中举’四字,拆开来看,那一个一个,也是极好的……”

(责编:张帆(实习生)、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