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浙江频道

《网连中国》年终报道:溯江而上·浙江篇

浙江:立潮头,“一带经济”从这里通江达海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张丽玮  2016年12月25日19:35

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已正式获得国务院批复设立,宁波舟山港迎来了深度发展江海联运的新机遇。章勇涛 摄
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已正式获得国务院批复设立,宁波舟山港迎来了深度发展江海联运的新机遇。章勇涛 摄
下一页

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在改革发展的道路上,浙江从来都是敢为人先,迎难而上。

改革开放以来,浙江从一个地域资源小省发展成为经济强省,GDP总量排名从1978年的124亿元(居全国第12位)发展到2015年的42886亿元,连续20年稳居全国第四,GDP年平均增长率12.7%。随着经济总量不断扩大,资源、能源消耗日益增加,如何继续保持增长态势,是浙江面临的又一挑战。

长江经济带是我国经济规模体量最大、覆盖城市和人口规模最大的经济区。浙江作为资源小省,转型升级需争取更广阔的战略腹地开拓市场。长江经济带为新时期浙江的转型升级提供了强有力平台。

2016年6月初,国家发改委官网公布了《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以下简称《发展规划》)。短短三个月后,《浙江省参与长江经济带建设实施方案(2016-2018年)》(以下简称《实施方案》)紧随其后,制定出台。

今后三年,浙江将突出建设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和义甬舟开放大通道,深化长三角协作,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抢抓机遇,加快打造率先发展的重要增长极和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标杆省份,为长江经济带发展起画龙点睛的战略支撑作用。

干在实处永无止境,走在前列要谋新篇!面临新机遇,浙江积极融入,主动对接,力争“一带经济”在浙江这片沃土上开启通江达海新里程。

复兴内河水运 对接长江黄金水道建设

今年3月,《交通运输部关于印发进一步加强长江航道治理工作指导意见的通知》(交规划函﹝2016﹞98号)中明确要求加快京杭运河、杭甬运河、钱塘江中上游等航道建设。

浙江因水而名、因水而兴、因水而美。内河水运是交通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水上运输具有运量大、成本低、低碳环保多重优势。针对公路、铁路运输高成本与高能耗的矛盾日益突出,疏通全省水运脉络,复兴内河水运,对接长江黄金水道,浙江早有谋划。

2012年,省政府办公厅印发《浙江省内河水运复兴行动计划(2011-2015年)的通知》,明确了内河水运复兴的发展规模、发展重点、推进机制以及资金保障。

12月1日,对于生活在桐庐富春江畔的居民来说,这里的风景与往日有些不同,已建造5年的富春江船闸正式完工,开启了试运行模式。

走在富春江岸边,远远便能看到,原本老船闸处多了一条长约300米的钢筋混凝土船闸闸室。

早上9点,随着闸门缓缓打开,两艘500吨级的船穿梭而过,这标志着钱塘江中上游航运将重获生机。

富春江船闸的开通,最高兴的莫过于钱塘江沿岸企业。

位于富春江船闸上游的浙江新安化工集团物流处工作人员感慨道,公司原料若弃路走水,仅煤炭一项,一年就可节省运输成本1000万元。如果全部改用水运,全年能节约5000万元左右。

钱塘江是浙江省母亲河,有着充裕的航运资源。历史上,因与京杭运河、杭甬运河相通,是浙西、安徽、江西、福建等地向东的水上运输“大动脉”。

然而,进入上世纪60年代,钱塘江失去了往日的繁忙景象。钱塘江上游富春江大坝建成,但未建相应规模的船闸,每天放闸2次,一天下来也只能放行8到16条船。

随着钱塘江沿岸经济飞速发展,老的船闸100吨级标准,设计年通过能力100万吨早已满足不了航运运输需求,成了钱塘江上航运瓶颈。企业运往上、下游大量货物只得弃水走陆。

如何改变这种窘状?只能改建。2012年11月20日,富春江船闸启动改造扩建。改建后,闸室内可容纳10-12艘500-1000吨级的船舶同时过闸,开闸的次数增开至11次,500吨级的船,一年能过5万艘。

富春江船闸的建成也为全国1300多座碍航闸坝复航提供了示范。

杭州交通港航部门曾算了一笔账,钱塘江中上游航道运输通过能力,相当于一条复线铁路或两条4车道高速公路,每年可直接节约运费9亿元以上。

钱塘江中上游航运复兴不仅可扩大浙江中西部航道网,还能沟通长江水系、京杭运河、杭甬运河,西进与江西、皖南相连,使浙江中西部地区通江达海,变内陆为沿海,助推浙皖赣闽地区接轨长三角。

当然,复兴内河水运,富春江船闸只是浙江的一项举措。2016年,浙江根据“十三五”规划目标和任务分解,进一步加快推进内河水运复兴行动计划,推动内河水运转型发展,确保完成内河水运投资46亿元,打响“十三五”当头炮。

记者从浙江省交通厅获悉,为加快长江黄金水道支流航道建设,接下来,浙江以三级、四级航道建设为重点,北向改造提升京杭大运河、长湖申航道西延;南向打通瓯江航道;东向建设杭平申线和杭甬运河宁波段三期连接嘉兴港、宁波舟山港;西向振兴钱江水运至衢州,形成“北提升、南畅通、东通海、西振兴”的内河航道格局。

内进江,外出洋 江海联运无缝链接

江海联运,百舸争流;通江达海,千帆竞发。

然而,海船不能入江,江船不能出海,制约了大宗物资江海联运的效率。

随着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建设的启动,研发江海直达船型将有效解决江海联运瓶颈。通过改变船型,货船可直接从江进海,也可从海进江。

“我们首艘江海联运直达船马上就开建了!以后从马鞍山港的定点铁矿石运输可以直接运到宁波舟山港,再输送到世界各地。”舟山港航局综合处唐军波兴奋地说。

目前,货船从马鞍山到舟山,顺长江而下,一般都要经过江苏、上海等地进行两三次的停靠周转,才能最终抵达舟山。江海联运直达船建成后,不仅将缩短运输时间,更是有望降低长江沿线企业运输成本约10%。

那么,国内港口诸多,浙江的优势在哪里?

“宁波舟山港的优势是我们有深水港,压港时间短。货物从国内运到欧美等国,一般来说船舶运输过程中要停靠多个港口,而每个港口几时停靠都是提前计划好的。在某地压港时间长,意味着接下来海上航行过程中,船要开足马力去把压港时间找补回来,从安全和经济的角度来讲都是不划算的。”唐军波说。宁波舟山港水深常年达20米以上,一年四季不淤不冻,全年通航时间超过350天。

长江经济带沿线城市货物运到宁波舟山港后,除了原本的海运航道外,如何更便捷地输送到国外?对此,浙江也有所筹备。目前,浙江正推进宁波舟山港与义乌陆港一体化发展,以打造高效、便捷、低成本的义甬舟开放大通道。

该大通道是以宁波舟山港、义乌陆港、甬金高速、金甬舟铁路为支撑,着力建成集江、海、河、铁路、公路、航空等六位一体的多式联运综合枢纽,形成内畅外联、便捷高效的大交通体系,建立起“买全球、卖全球”的贸易格局。

今后,宁波舟山港国际物流公司与义乌陆港集团将携手建立公共开放平台,发挥义乌无水港的作用。

义乌无水港是国际物流公司在腹地设立的无水港。它能在内陆地区建立具有报关、报检、签发提单等港口服务功能的物流中心,为货主以及船公司等提供海铁联运及其配套的箱管、内陆最后一公里公路运输等服务。目前,以义乌等腹地为前站,宁波舟山港通过独资、合资、合作等模式,已在腹地布局12个“无水港”。

庞大交通网的背后是大数据的精准有效监管与对接。浙江省交通运输厅承建的国家交通物流公共信息平台致力于物流信息“交换中心”和“数据中心”的建设,被纳入国务院《物流业发展中长期规划(2014-2020年)》和《物流业降本增效专项行动方案(2016-2018年)》,在服务“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战略中发挥积极作用。

目前平台与全球三大公共承运商之一的货讯通达成战略合作,共享全球90%以上集装箱船舶动态数据,平台已互联中日韩三国23个港口,服务企业45万余家,日信息交换量高达2000万条,有效让物流双方无缝对接。

未来5至10年,宁波舟山港将基本完成江海联运港口码头布局,全面改善装卸、仓储等基础配套设施,同时优化和完善干线、支线,并建成联网的货源和船舶、港航、运输、管理的公共信息平台,全力服务长江经济带发展。

“要加快打造国际化枢纽港,实质性推进宁波舟山港口一体化发展,以江海联运为主,统筹海铁联运、海河联运、海空联运等多种联运模式,逐步健全中心与省域以及长江经济带和‘一带一路’的多式联运交通体系,提升辐射能级。”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在舟山专题调研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时强调。

协同共治 交出生态高分答卷

四通八达的河道,随风流通的空气,注定了环保不是一个地方的事儿,常常需要跨区域共同治理。

这不,刚进入12月,嘉兴王江泾镇和江苏吴江盛泽镇交界处的屠家湾河道热闹了起来。一台台清淤车正紧张施工,多年未清的河底淤泥被挖了上来。这里正在进行的是一场跨省联合治水行动。

江浙交界河道一直是两地政府和百姓关心的问题。出现问题,最担心互相扯皮。

王江泾位于下游,没什么工业,交界处村民不到十户;盛泽镇是上游,沿江的工业和居民比较多。关于如何监管,嘉兴王江泾治水办副主任郁海华笑着说,他们完全不担心。

2013年初,王江泾镇“五水共治”启动后,多次与盛泽镇进行沟通协调,依照属地管理原则,形成了跨区域联防联治协同机制。

这个跨区域联防联治协同机制有何特点?

“去年,我们接到了村民反映,交界河道水葫芦严重,覆盖了不少河段。有了协调机制后,我们环保部门工作人员可以到盛泽交界2公里内直接取样调查,可摄像、作笔录留证。证实上游确实造成污染后,将材料转交到盛泽的环保部门。对于如何处理,对方也会认真对待,给出反馈。现在,就清理长度、淤泥堆放、如何补偿等问题,双方已经商讨出结果了。”嘉兴王江泾治水办副主任郁海华讲到这,想起了十几年前的一件老事儿。

十几年前,在王江泾镇和盛泽镇之间,发生过比这次严重得多的一次污水事件。由于上游企业排污不达标,王江泾的河水受到污染,造成了鱼类死亡。

接连沟通不顺,协商不出满意结果,王江泾村民众一怒之下拿起沙袋自行截流,一时间形成僵局。

郁海华感慨,现在的跨省协调处理机制更完善,结果也更高效。

目前,用于堆放淤泥的30.94亩面积的围堰(拦污泥的坝)已经围好,其他措施正按计划进行,预计春节前全部工程将全面完成。

“我们突出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把它作为首要的战略定位。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提出并实践的‘三改一拆’(旧住宅区、旧厂区、城中村改造以及拆除违法建筑)和‘五水共治’等等举措都是为了建设‘美丽浙江’,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浙江省发展改革委副主任焦旭祥如是说。

效果如何,数据说话。来看一组2015年浙江环保数据:221个地表水省控断面,I-III类水质断面占比69.7%,比去年同期提高8.6%;劣V类水质断面占比8.1%,比去年同期下降7.7%;县级以上城市日空气质量达标天数比例为82.4%,比去年同期上升5.1%,PM2.5平均浓度47微克/立方米,比去年同期下降7微克/立方米……浙江“十二五”污染减排提前一年实现国家下达的目标。

通过整治,化工、印染、电镀、造纸、制革、铅蓄电池等一大批排放总量大的块状经济实现了优化升级,六大行业共关停企业2219家,搬迁或整治提升3429家。在污染排放总量明显下降的同时,六大行业总产值却大幅增长,减排倒逼产业转型升级成效明显。

关停企业需要寻求新发展。在已经是产能过剩的时代,要想在市场上立足,离不开“创新”二字。

特色小镇,是浙江在适应和引领经济新常态的创新驱动过程中开展的一项积极有益的探索。特色小镇建设以“信息化+”“互联网+”为新引擎,形成了新业态、新经济、新动能。

基金小镇、智慧小镇、梦想小镇、红木小镇、青瓷小镇、美妆小镇、黄酒小镇、地理信息小镇……130个特色小镇发展着力点各有不同,却又续写着同样精彩的创新转型新篇章。

此外,浙江率先启动长三角船舶排放控制区工作,制定实施《船舶与港口污染防治专项行动实施方案(2015-2020年)》,并开展专项督查,建成辖区10个油污水接收项目、400余个船舶生活垃圾接收点,新增6艘油污水回收船舶。

继今年6月《发展规划》出台后,浙江提出加快建成生态省,协同打造绿色生态廊道的新要求。接下来,浙江将统筹推进生态环境协同保护机制,加强长三角空气污染联防联控,做好长江支线行道以及长江口海域环境水环境治理和保护工作。

“对接、参与长江经济带建设,浙江省将以深化‘五水共治’等为重点,打造‘美丽浙江’,成为带动长江经济带生态文明建设的先行示范区。”在今年省政府举行的第73次常务会议上,审议并原则通过浙江省参与长江经济带建设实施方案,省委副书记、代省长车俊强调道。

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有利于走出一条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位于长江三角洲南翼的浙江主动对接长江经济带国家战略,既可发挥浙江上中下游地区优势,服务长三角经济带,也是利用这一黄金水道为自身的转型升级争取更广的战略腹地,创造经济新的增长点的又一选择。

【1】【2】【3】【4】

(责编:张丽玮、翁迪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