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临近,农民工、人社干部、企业负责人一起聊聊防欠薪那些事

揣上工钱 回家过年(民生调查·聚焦农民工讨薪(上))

记者 方敏、周亚军、杨文明、苏有鹏

2017年01月05日08:2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揣上工钱 回家过年(民生调查·聚焦农民工讨薪(上))

干部邢吉虎——

“谁欠薪就让他寸步难行”

在太原市晋源区人社局见到邢吉虎的时候,这位劳动保障监察执法队队长正盯着用工单位给一屋子农民工现场发放欠薪。

“帮农民工讨薪不是件容易事,但这几年比以前明显感觉好干多了。”邢吉虎说,“公检法介入,我们不再单打独斗,讨薪的渠道更畅通,行业主管部门的监管力量也在加强。”

讨薪近20年,邢吉虎总结了个小档案:在建筑领域,农民工通常来自中西省份,他们不大走正常的劳动维权程序,以围堵建筑公司办公室、堵政府门口,甚至以爬楼顶等方式引发关注来解决诉求;农民工讨薪都是群体过来,四五个人,十几个,二十几个,多的100多人都有;男同志较多,有夫妻,也有以家庭形式出来的父子、兄弟、亲戚等等。

邢吉虎给记者讲了一件帮老张讨薪的事。那年腊月二十八,从河南一下过来50多个农民工,本来都已经回家了,但说好的工资并没有打到银行卡上,老张和工友们租了一辆大巴车又跑回太原要工资。

当时施工单位负责人已回家过年,包工头电话怎么打都不接。执法队员费了好大周折,才摸清情况。原来,施工单位已付给了包工头130万元,给钱的时候,包工头还写了保证书,口口声声要把钱发给农民工,但钱始终没到农民工手里。

当时,农民工人数比较多,金额比较大,马上就过春节了,邢吉虎立刻给区领导汇报。“正当我们准备材料,以恶意欠薪移送公安的时候,包工头主动和施工单位负责人取得了联系,承认把钱还外债了,没有发工资给农民工。”

在邢吉虎的协调下,施工单位同意拿出10万元让农民工先回家过年,过完年以后再协调解决。但年后,双方又在工程量核算、工程资料移交上不停扯皮,最终由施工单位再拿出80万元用于支付农民工工资。为防止包工头故伎重演,执法队要求包工头把农民工工资表列出来,附上身份证复印件、银行卡号、联系电话,将工资款直接打给了农民工。

邢吉虎说,建筑领域农民工欠薪案件占总案件的六七成,三四年前能占到八九成,大部分都是工程款结算纠纷引起的。

建筑行业层层转包、非法分包,劳务公司给了大包工头,大包工头又找小包工头,小包工头又包给了各个班组,各个班组再找农民工具体干活,中间三四个环节,加之层层垫付资金,有的包工头借的是高利贷,利滚利,工程款早已负担不了工资,再加上用工单位管理不到位,无法实现实名制用工,到最后都会影响农民工工资的支付。

邢吉虎建议,治理欠薪,除了加大宣传,提高农民工维权意识,还应该借鉴法院惩治“老赖”的办法,提高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包工头及用工单位的违法成本,部门之间应该打通信用体系藩篱,让他们寸步难行。

山西省劳动保障监察总队副总队长杨优天说,山西省政府出台了文件,在建筑市政、交通、煤炭、水利等工程建设领域和发生过拖欠工资的企业,要全面实行工资保证金制度。工资保证金缴存不足的视为建设资金不到位。“考虑到企业流动资金压力,山西实行工资保证金差异化缴存办法,对连续两年未发生拖欠工资的企业可以减半预存,连续3年未发生的企业可以免缴存。”

(责编:郭扬、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