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施小客车总量调控两年零七个月

杭州:全市小客车保有量少增长54万辆

对治理拥堵、改善大气都起到了积极作用

庞菁涵、范杨、颜艳、陈栋

2017年01月09日08:54  来源:杭州日报
 
原标题:全市小客车保有量少增长54万辆

“本月单位和个人获得竞价配置增量指标1324个,个人平均成交价33337元……”随着2016年12月26日杭州小客车竞价摇号结果的出炉,2016年全年的摇号竞价工作已经落幕。

2014年5月1日杭州出台《杭州市小客车总量调控管理暂行规定》,5月5日起,实施机动车限行升级,民间称为“双限(限牌、限行)”。这期间结合实践经验,经历几次政策上的调整,迄今全市小客车上牌实行总量调控管理已经走过了两年零七个月,杭州的小客车保有量少增长了54万辆,对治理拥堵、改善大气都起到了积极作用。

两年少增长54万辆 晚高峰行程车速提高3.7%

如果没有实施调控政策,杭州的道路上如今可能已“车满为患”。

从2014年5月至今,杭州的交通拥堵指数、空气质量指数等都走出稳定或下降趋势,说明小客车调控等一系列治堵和治气措施起到了一定的效果。

很多人都知道,2014年5月调控政策实施以前,杭州汽车的保有量正在急速增长。从2013年4月至2014年4月,杭城小客车保有量从160万辆增加至189万辆,年增加29万辆。据当时测算,杭城每3人拥有一辆小客车,人均拥有率居全国首位。再加上杭州道路资源相对匮乏,行车难、停车难问题日益突出。小客车调控已经势在必行。

自2014年5月调控实行后,每年可以上牌的车辆指标仅为8万辆左右,将迅猛增长的汽车上牌量一下子踩了记刹车。截至2016年11月30日,杭州市小客车保有量为209万辆,比调控前总共增加19万辆。根据限牌前小客车年增加数量静态测评,限牌以来杭州市小客车保有量少增长了54万辆,这大大降低了城市道路的压力。

在限牌以前,杭城早晚高峰平均拥堵指数为5.3,路网处于中度及以上拥堵状态的里程比例,早晚高峰为21.8%,日均中度及以上拥堵持续时间近2个小时。

从杭州市综合交通研究中心发布的数据来看,限牌第一年,早晚高峰市区拥堵程度同比均有所降低,早晚高峰平均拥堵指数由5.3下降至5.1,拥堵程度出现小幅下降,拥堵加剧的势头得到有效遏制。此外,杭州市中心区域主要道路的行程车速,早晚高峰同比分别提高1.3%与3.7%。“限牌、限行”等一系列治堵措施发挥了重要作用。

相关资料显示,2015年杭州全市环境空气优良天数达到242天,市区PM2.5年均值57微克/立方米,较2014年下降12.3%,较2013年下降18.6%,连续三年杭州空气质量总体持续改善。同时,根据杭州市环保局公布的2016年空气质量状况看,截至2016年5月24日,市区PM2.5平均浓度与去年同比下降了5.5%,2016年6月13日—12月24日期间,又比上半年环比下降2.8%。

摇号中签率杭州暂列第二 竞价价格在合理区间波动

自系统正式上线至2016年11月30日,总共收到申请编码数171.7万个,其中个人申请编码数164.7万个。从申请量上可以看出,小客车添置的需求量还是很大的,如果不加以调控,城市道路的拥堵会愈发严重。

目前,大约60万市民正在参与摇号竞价,市调控办相关人员说,虽然大家觉得摇号难,其实在全国6个实行限牌的城市中,杭州的个人摇号中签率相对还是高的。

杭州的个人中签率在全国6个实行调控的城市中排名第二(仅次于广州)。就2016年12月来说,个人中签率按高低排,依次为广州0.88%、杭州0.85%、北京0.50%,深圳0.48%、天津0.46%。

从杭州最近两年的摇号情况看,除了第一个月2.2%的中签率以外,中签率最高的发生在2015年8月,达到1.31%,这与将持有驾照作为摇号条件密切相关。在此前,中签率最低的是在2015年的5月,仅有0.79%。从2015年8月高点以后,中签率逐渐回落至0.84%

摇号的市民能被抽中很开心,竞价的市民能低价拍得指标当然也高兴。

2016年9月,有11位竞价人以10000元底价竞得增量指标,有此前动辄三四万的成交价做背景,他们被人直呼“太幸运”。

其实,这次底价成交再次印证了中标价格曲线波动论。

2014年5月,在杭州市第一次增量指标竞拍中,就出现了底价成交的情况。同年11月、12月,底价成交的情况又连续出现。

再看最近两个月,平均每个月上涨5000多元,涨得有点猛。市调控办相关负责人说,这是对前一轮直线下跌的“修复”。成交均价会围绕大家心理承受价位上下波动,目前价格在3万出头,短期会维持在1万至4万元之间。

调控竞价开始以来经历过两次大的波动。第一次在2014年年底,当时的平均成交价已经到了4.7万元,接着掉到了底价。经过了一年半,2016年8月的平均成交价也达到了4.5万元左右,之后便出现了下跌。截至2016年12月26日的最后一次摇号,平均成交价逐渐回升至33337元。中标价格曲线的波动情况印证了小客车调控办之前一直强调的——竞价的价格是会波动的,基本维持在合理区间,不会一味上扬,也不会一直处于底价状态。相对于全国限牌的几个城市,竞价价格处于中等位置。

调控系统不断改善 人性化服务得到市民认可

两年来,市民对小客车调控的认识更深刻了,从起初的反对,到现在的理解、支持。市调控办相关负责人说,这体现在市民的咨询和投诉量,都在明显下降。市民对获得的指标也越来越珍惜,摇到号未使用的情况越来越少。

参加小客车摇号的市民如果足够仔细,会发现调控系统一直在改变,一些人性化的服务陆续上线。

市民葛先生参加过一次竞价,他告诉记者,整个竞价过程的提示做得很不错,自己全程收到了多次短信提示。获得竞价资格时,短信及时到了他手里,在发布个人竞价的时候,系统又几次提醒他。最后没有竞价成功,短信还提示他如何去退还保证金。葛先生觉得非常人性化。

小客车调控系统也在不断调整功能。比如从2015年5月开始,必须有驾照才能注册,同步对系统进行了升级。“5月调整了摇号竞价参与制度,三个月后,正好把没有驾照的人剔除在外了,所以在这8月达到了比较高的水平。”市调控办相关负责人说。

从去年11月起,杭州在四个县市(桐庐、建德、淳安、临安)实施了县市指标,截至目前,已经成功举行三期县市指标配置工作,共配置6221个县市指标,其中配置指标个人指标5568个,单位配置指标653个。县市增加了一些指标名额,每个配置周期进行两次摇号,因此县市的居民每个周期会多出两次摇号机会,摇到车牌的概率要大很多,目前县市指标个人摇号中签率大约在4%左右,单位摇号中签率在60%左右。

2016年3月,通过与市场监管部门进行对接,调控系统可以实现企业原组织机构代码证升级到统一社会信用代码的自动替代,减少了企业换证后“跑腿”环节。

另外,小客车调控的政策也在不断完善之中,比如2014年11月,设定了竞价报价上限机制,有效遏制了竞价价格快速上涨;2015年为活跃二手车交易市场,解决市民车辆更新问题,专门出台了二手车周转指标政策;2016年3月为配套落实国家新能源车辆推广应用政策,及时会同有关部门更新了可直接申领新能源小客车指标的车型范围,并对二手新能源车的交易给予过渡期。2016年4月,在浙江即将执行“国五”排放标准前夕,市调控办还会同公安交警、市产权交易所、杭州银行等单位,共同为需要在4月1日前为车辆上牌的单位和个人提供便利。

这些服务措施,都是为了给市民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务。

市调控办还通过服务窗口、热线电话、调控网站等途径为市民答疑解惑。从咨询投诉、意见建议、信访电访以及个案问题的处理量来看,两年来小客车调控政策正逐步被市民了解、理解、接受和认可。

伪造变造指标 今年起都将被记入个人征信系统

市调控办透露,2017年,《杭州市小客车总量调控管理规定》将进行一些重要调整,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对买卖出租指标、提供虚假材料骗取指标、伪造变造指标等“失信行为”,将首次与个人征信系统挂钩,并将采取惩罚机制,这在全国各城市的小客车调控政策中也是首次实施。

有的人摇到了号,想要与人私下达成协议出租车牌,直到对方摇到车牌。这样的行为除事情本身具有法律风险外,今后一旦被相关部门查实,就将被列入“失信行为”。在经过修订、即将发布的《杭州市小客车总量调控管理规定》中,提供虚假材料进行指标申请的、买卖出租指标的、伪造或变造指标的,都是“失信行为”。

在这次政策修订中,市调控办与市信用办一起,将小客车调控指标申请中的失信行为与个人征信系统相挂钩,有不良行为的申请人,今后会在办理贷款等许多方面受到限制。

另外,《杭州市小客车总量调控管理规定》也对企业纳税数量的细则进行了修订。因为企业每年可申请的编码数量和上一年纳税额有关。市调控办介绍,在实际操作中发现,有的企业一年纳税额很少,靠买新车缴纳车辆购置税来“充数”,有的企业甚至一年就交了一笔两三万元的车辆购置税来获得申请编码。针对这种情况,这次增加了“税收额不包含车辆购置税”的规定。

(责编:张帆、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