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一趟岱山

杨邪

2017年02月15日08:1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岱山是舟山市下面的一个县,位于浙江东北部海域,下辖舟山群岛中部的近四百个岛屿。

小时候,有关舟山群岛,我听到过最多的并非如今尽人皆知的普陀山,而是沈家门。沈家门在舟山岛,那个年代人称“小上海”,是一座繁华的渔港。于长辈们的口中,我得出的印象是:从宁波到沈家门,要坐轮船,要大费周章。当年,我出门做生意的二叔,有一次遇上台风,就被困在那中途抛锚的轮船上一两天,弄得掐着日子盼他归家的家人们人心惶惶,后来他绘声绘色讲述自己在海上亲历的大风大浪,在我眼里仿佛凯旋的英雄……

今非昔比,现在,从我所在的温岭去岱山,只分两步:第一步,从温岭坐高铁去宁波,一个小时零几分钟;第二步,从宁波坐大巴去岱山,两个小时多一点点。值得一提的是第一步与第二步的衔接——从宁波站下高铁,走出地面,抬头就是汽车南站,简直是无缝对接,人性化到家了。

到岱山,我是来看风景的,但我又不仅仅是来看风景的,甚至,岱山之行,我可以完全过滤掉绝大部分风景。

舟山群岛是容易台风肆虐的地方。岱山呢,显然不能独善其身,而且由于岱山岛面积不及舟山岛的四分之一,相对地势更简单,它所遭受的摧残应该更甚。可到了岱山,真是出乎我意料——车行驶在岱山岛街区,我眼中的景象与普通内陆城市街区别无二致,只是街上人流、车流稀疏一些罢了,但这种稀疏,恰恰让人放松、舒心,感觉上,这是个怡然自得的小城,一切都有条不紊。那么,备受台风蹂躏的痕迹呢?

我们来自四面八方的一行人汇聚一起,坐落一室,岱山的朋友们在案头摆上葡萄、西瓜,端上花生,沏了绿茶或红茶。有朋自远方来,地主的热情原本在情理之中,可岱山是海岛,葡萄西瓜之类娇滴滴的瓜果,真是难为了他们!花生也是啊,不是炒花生而是拿新鲜花生水煮后又晒干的那种,得多麻烦?绿茶红茶倒好办,然而沏茶的淡水呢,莫非动用了海水淡化工程?太奢侈了,也让客人们太不好意思了!

可是,我的不好意思只在内心保持了不到一分钟。

因为对于西瓜,我起码算得上是半个行家,我一看瓜瓤就惊讶了。

“这西瓜太好了,绝对是纯天然的!”我情不自禁嚷起来。

“是啊,这是我们岱山的沙地西瓜,不喷激素也不喷农药的!”有位朋友自豪地回答。

我连忙尝了尝,我尝到了从前在农村生活的时候自家院子里西瓜的味道。

接续着,岱山人的自豪感由此一发而不可收!

他们说一定要尝尝葡萄,这些葡萄是岱山本地的葡萄,有机葡萄。

他们说这花生采用的是本地沙地花生,加上本地晒的海盐煮熟,然后放烈日下晒干的,可以直接食用。

他们说,这绿茶与红茶都是本地茶园的产品,好茶不一定非得西湖龙井,至于淡水,岱山有几座水库,一般每年的降雨收集起来就足够生活用水了……

岱山的朋友中,有一位的微信昵称叫作“在岛上”,趁着间隙,我好奇地打开他的个人相册,简直让我嫉妒不已——“庭院之李子成熟收获了”这几个字下面就是图片,硕大的李子,诱人地三三两两挂在枝头;我一天天倒着翻下去,花卉略过,光是瓜果就有蓝莓、海棠果、无花果、吊瓜、山楂、白枣、苹果、开心果、柠檬、石榴、梨、火棘果、富贵果、长寿果、桑葚、猕猴桃、柑橘、橙子……

我问“在岛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瓜果?都是你家的?”

“对呀,你看,我都加了‘庭院之’三个字嘛!”他说。

是啊,我注意到了。然而岱山与我所在的温岭,经纬度都差不了多少,凭什么岱山有这么多瓜果?

我说:“怎么会有苹果呢?”

在我的概念里,苹果的产地一般都在黄河流域。

“在岛上”说:“当然有啦,我们家的苹果都快成熟了!我还种了荔枝呢!”

“荔枝?荔枝也有?”

我简直要惊呼了!怎么会有荔枝?荔枝最有名的产地是岭南,最北边的产地起码也得是福建了,浙江怎么会有荔枝,而且是在浙江东北部?

“对呀!不骗你,荔枝长得很好呢!”“在岛上”说,“因为我们岱山比较特殊,属于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

“在岛上”一脸的得意。他的微信采用“在岛上”这个昵称,我好像有理由怀疑他是在炫耀自己了!

在岱山,风景可以故意略去,而海鲜则是重中之重,倘若回避,显然属于恶意了。

我们一行人在“鹿栏晴沙”漫步沙滩时,感慨于它的与众不同——沙子居然接近黑色,特别细密,而且赤脚踩下去,竟然没有脚印。马上,有位岱山的朋友眉飞色舞,说这里的沙滩上可以直接开车,轮胎不会凹陷。不过,我们当中有人对于混浊的海水感到困惑,并且举了岱山北边的嵊泗列岛为例,说那边的海水是蔚蓝的。没想到,这个貌似让人尴尬的问题,一旦解开,竟是惊喜——岱山的朋友又来了自豪感,他说,海水混浊是地理位置的缘故,因为岱山正好处于长江入海口、钱塘江入海口,泥沙涌动,但恰恰由于这个因素,这一带海域成了鱼类活跃的场所,所以名为岱衢渔场,是中国最大的渔场舟山渔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东海的一座“活鱼库”。

对于岱山海域因何混浊又因何吸引鱼类的这个说法,那位朋友的解释未必全面准确,例如崇明岛附近的洪流如何拐向,例如他省略了暖流寒流以及海底地形等等,但岱山海域的得天独厚,是毋庸置疑的了。

当晚我们在一个农庄晚餐,品尝了各种时令果蔬,而名目繁多的海鲜,更是让我们大开眼界。

我所在的温岭是一座三面临海的海滨小城,我几乎每天都在享用着当地美味的海鲜,每一回到了杭州,即便是最著名的大排档的海鲜,都是被我嗤之以鼻的,因为那些海鲜,其鲜美程度,根本无法与温岭的媲美。但面对岱山的海鲜,我还是不由得汗颜——比如有一盆最普通的鱼叫水潺,我夹了一筷,其白净、细腻、鲜嫩,堪称完美!

恐怕是刻意安排吧,第二天中午,我们在一个山庄午餐,那些琳琅满目的海鲜,竟然比前一晚更繁多。岱山的朋友一一介绍每一种的名称与特点,还顺带介绍它们在海洋里的生活习性,以至于连我都像是一个从未见过海鲜的人,哑口无言,而末了主人还抱歉,说是正值休渔期,大部分鱼类只能来自海钓的成果,招待得不够周全。这像是抱歉吗?太不像了,但时间确实是在休渔期,这抱歉确实又是真诚的呀!接着的晚餐,我们转战海鲜夜排档。夜排档人头攒动,挤得满满当当的,是另一种亲切的氛围,而海鲜又是另一番景象了——面对桌上层出不穷的海鲜,那种味蕾彻底绽放的幸福感,简直让人晕晕乎乎了!

岱山有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那就是它的博物馆。

在岱山县城,有七座博物馆。这是中国博物馆最多的一个县城。由于时间限制,我们一行人只来得及参观了中国海洋渔业博物馆和中国灯塔博物馆。海洋资源是人类得以高质量生存的保障。而灯塔,仿佛是一个象征——在漫长的时光长河里,人类需要它指明方向。

其他五座博物馆中,我以为,最富有创意的当是中国台风博物馆,它应该是一部自然灾害史和人类与自然的搏斗史吧!而最让我好奇的当是中国盐业博物馆——我们的车有一次经过该博物馆边上,我目睹它的整个建筑,是几粒盐的结晶体的形状。人类“煮海”“晒海”的历史是相当悠久的,想必这个博物馆是意义非凡的了!

这么多博物馆的存在,说明岱山是一个特别在意记忆并且愿意小心翼翼保存记忆的地方!有意识地做到这一点,岱山是多么难得!

岱山,如此淡定、安详。

岱山人,如此自足、自豪。

但匆匆离开岱山的时候,我听到了一声叹息——朋友说,今后岱山还要建造跨海大桥,轮渡很快将取消,而唯一的遗憾是,岱山的人口是负增长的,这是因为,岱山本土的少年、青年,他们出去求学,然后绝大部分都不回岱山了!

“是吗?”我愣怔了一下,立刻又意味深长地笑了。

“年轻人,当然向往的是外面的大千世界,尤其是光怪陆离的城市!但是,当他们经过了世事与时光的历练,当他们终于学会让自己静下心来,恐怕他们就会想到岱山回到岱山的!”我几乎脱口而出。

岱山的一位朋友最后送我至车站,握手离别之际,面对他,有一个尴尬猛然显现。

我说:“希望以后有机会你能够来温岭——”

话说了半句,说不下去了,我发现在岱山遇到了难题。幸亏我有一点点的幽默,我佯装恼怒地一挥手——

“不对!你来温岭干什么?难道是看海?难道是为了品尝海鲜?算了吧,你就不要出来了!”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5日 24 版)

(责编:张帆、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