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桑间濮上

郭慕清

2017年02月17日09:15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原标题:爱在桑间濮上

爰采唐矣?沬之乡矣。云谁之思?美孟姜矣。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

爰采麦矣?沬之北矣。云谁之思?美孟弋矣。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

爰采葑矣?沬之矣。云谁之思?美孟庸矣。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

——出自《诗经·鄘风·桑中》

这首诗,是用男人的视角来写男女之间的幽期密约。

三章皆以“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作结,如果换一种读法,从每一章的后面往前读,会发现三次约会场景的转换,犹如蒙太奇一般,很有意思。

燕草蔓蔓的仲春时节,天色湛蓝,一望无垠的原野上,草色青青,柔桑翠绿,花开烂漫迷人眼,风起时,鸟鸣啾啾,花香满怀,不胜美矣。

峰峦叠翠,是山美;绿波荡漾,是水美;浅白深红,红杏依云,是花美;秦桑低绿枝,其叶沃若,是桑树美,甚至连山间的庙宇,盘桓的小路,在树林荫翳间,都透着幽静的美。

这时,玉面少年郎骑马而来。

他眸中的女子,也是美的,头戴珍珠簪,耳垂明月珰,腰佩翠琅玕,罗衣飘飘,轻裾随风,他们在茂密桑叶间耳鬓厮磨,在庙宇楼台处闲庭信步,这情谊浓得化不开,淇水汤汤处,他们难舍难分。

真真是莫道相思了无益,人生只有情难死。

好一派自然风光,好一对佳偶天成,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是不是?可偏偏下一句,“云谁之思?”思念的是“美孟姜矣”“美孟弋矣”“美孟庸矣”。

听起来,这个少年郎的幽会对象,不是一人,不是一生一世一双人,而是一生一世三个人,孟姜、孟弋和孟庸。“姜”“弋”“庸”是贵族姓氏,“孟”说的是姑娘在娘家的排行顺序是居前的。这个男子“脚踩三只船”,似乎是个渣男。

这首诗是以男人的视角来写的,在他的口吻中,好像是约会的三个女人在“期我”“要我”“送我”,她们奔放而主动地“贴”上来,似乎并不是什么矜持淑女,这男子与孟姜在桑林间苟苟且且,与孟弋在庙宇楼台里耳鬓厮磨,与孟庸在江水浩渺处挥手告别。

从后往前读,美好的相约相守,似乎有些变了。

(责编:赵倩、翁迪凯)

原创推荐

本网记者体验360行之【208】花甲箍桶人    “箍桶哎,箍桶;箍桶哎,箍桶……”时钟如果回拨20年,我们总能在街头巷口里听到这熟悉的吆喝声……[详细]本网记者体验360行之【208】花甲箍桶人    “箍桶哎,箍桶;箍桶哎,箍桶……”时钟如果回拨20年,我们总能在街头巷口里听到这熟悉的吆喝声……[详细]

中国水利博物馆提升开馆 首次展出宋代镇水铜镜(图)    这些铜镜上刻的图案由宋金时期大量流行的“牛、水、月”三种纹饰构成,该种纹饰经考证实为镇水题材……[详细]中国水利博物馆提升开馆 首次展出宋代镇水铜镜(图)    这些铜镜上刻的图案由宋金时期大量流行的“牛、水、月”三种纹饰构成,该种纹饰经考证实为镇水题材……[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