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人!中国丝绸博物馆请你们参加25周年庆

捐赠过54件衣物、曾住在杭州叶家弄的黄政,你在哪里?

孙蒨

2017年02月17日08:48  来源:都市快报
 
原标题:寻人!中国丝绸博物馆请你们参加25周年庆

民国折枝花漳缎女袄 方敏敏捐

晚清宝蓝缎彩绣五堂富贵女衣 黄政捐

“我们是一个丝绸的专业博物馆,因为年轻,虽不是腹中空空,但确也堪称囊中羞涩……”

这是中国丝绸博物馆馆长赵丰,在2009年的一次关于近代中国丝绸设计展览中写下的话,那次展览,丝博得到了来自江浙沪三地设计师和企业的大力支持,他们无私地拿出自己收藏的丝绸样片、设计稿和珍贵资料,捐赠或供丝博整理和使用。

像这样的支持,自1992年中国丝绸博物馆建馆以来,一直持续不断。今年2月26日,是丝博建馆25周年,馆长赵丰说:“虽然时间不算太长,但我们还是想借此机会小小庆祝一下,也借此机会感谢这些年来一直支持着中国丝绸博物馆的杭州市民和杭州丝绸企业。”

丝博希望通过都市快报,向曾经给丝博捐赠过的市民和丝绸企业发出邀请:请大家来参加2月26日的庆祝活动。

他是建国后第一拨丝绸设计师 一口气捐了31本丝绸印花样本集

和今年73岁的俞尔秉说起当年的捐赠,老人家连连在电话里叫我等一等,原来他把自己捐赠的事宜统统记在了笔记本上。1965年,俞尔秉毕业于苏州丝绸工学院,学的是丝绸设计专业。他是这个专业的第二届毕业生,也算是建国后第一拨丝绸设计师,到61岁时退休,一直与丝绸打交道。

搞机械设计的父亲教导俞尔秉:做设计的人,要懂得保存各种各样的设计稿。工作第一年,俞尔秉就收集了大量1958年(中国从这一年开始有丝绸印花)的丝绸印花样本。这一习惯也贯穿了俞尔秉的职业生涯,只要有好的丝绸印花样本,他就会剪下来,贴在本子上,这样一本本、一年年积攒下了几十本。

退休之后,俞尔秉想给自己的丝绸样本找个好归宿。2008年,他找到了时任丝博副馆长的赵丰,得知自己收藏的当代丝绸样本在当时的丝博馆藏里还是空白。一个月后,俞尔秉一口气捐出了31本丝绸印花样本集。

2009年,丝博举办了《革命与浪漫:1957-1978年中国丝绸设计回顾》展,就是缘起于俞尔秉捐赠的大量丝绸样本、设计稿和相关资料。向日葵、工厂大跃进……一个个具有年代感的符号,被丝绸设计者留在了当年的丝绸上。

前后捐了54件 黄政你在哪里?

2004年,中国丝绸博物馆举办了一场《时尚百年——20世纪中国服装》展,当时也曾在报纸上呼吁,如果杭州市民家中有能反映中国这一百年来服装变迁的衣物,可以捐赠给博物馆。丝博陈列保管部的工作人员回忆说:那一次,得到了杭州市民的大力支持,收到大约400件杭州市民捐赠的衣物,其中部分像二十世纪60年代流行的青年装、70年代的军便装、女式两用衫等,也成为那次展览的展品。

25年来,主动给丝博捐赠的杭州市民一直都有。有位叫黄政的杭州市民,在1997年至2009年期间,曾3次捐赠家传的晚清至民国服装、丝绸生活用品,共计54件。其中一件清代宝蓝缎地彩绣玉堂富贵衬衣,2007年在丝博举办的《云想衣裳》展览中展出,衬衣为旗女便服,衣料为宝蓝色缎,在领、袖缘上镶粉红色缎,通身彩绣牡丹、菊花、海棠、玉兰等组合纹样,寓意“玉堂富贵益寿”。

1997年第一次来捐赠的时候,黄政大约30岁左右,家住叶家弄,博物馆登记了他当时的一些信息,后来听说他搬到了翠苑一带,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一直没有再联系上。

丝博也想在这里,向黄政及所有给予丝博捐赠的市民和丝绸企业发出邀请,如果你们看到这篇报道,可以联系博物馆,2月26日参加丝博的25周年庆活动。

她是袁震和绸庄后人 捐出了外公的马褂和外婆的陪嫁

1996年,方敏敏在报纸上看到一篇关于杭州老字号的文章,才知道自己太外公袁南安于1871年创办的袁震和绸庄,还有一段辉煌历史。1915年,袁震和绸庄的“西湖十景”织锦,代表中国参加巴拿马博览会,并获得金奖。然而绸庄在战火中遭到破坏,到了方敏敏这一代,对绸庄的历史已经所知甚少。于是,方敏敏去了丝博,想找找关于绸庄的历史文物,没有找到,又写信向当年的馆长询问,得到回复:博物馆的东西也是不全的,要靠大家的支持、捐赠。

方敏敏决定拿出珍藏的外公的黑缎马褂,这是她姨妈迁居上海前留给她的。这一年是1997年,她刚刚退休,开始有大量时间研究袁震和绸庄的历史。她在杭州市档案馆的一本资料里看见,慈禧太后特别喜欢一种“一枝花”的绸缎。方敏敏想到,外婆曾经留给母亲一件陪嫁上衣,很是好看,背后不就是一株用乌绒织就的白玉兰花吗?这原本是件大襟上衣,二十世纪60年代,方敏敏母亲把它改成了两件,方敏敏姐妹俩一人一件,但是妹妹的那件找不到了。2008年,方敏敏从家里坐上12路公交车,花了55分钟,带着这件“一枝花”到丝博再次提出捐赠。

“我其实很喜欢这件衣服,也很舍不得,但我想把它捐出来的意义是非凡的。”今年71岁的方敏敏说。

(责编:郭扬、翁迪凯)

原创推荐

本网记者体验360行之【208】花甲箍桶人    “箍桶哎,箍桶;箍桶哎,箍桶……”时钟如果回拨20年,我们总能在街头巷口里听到这熟悉的吆喝声……[详细]本网记者体验360行之【208】花甲箍桶人    “箍桶哎,箍桶;箍桶哎,箍桶……”时钟如果回拨20年,我们总能在街头巷口里听到这熟悉的吆喝声……[详细]

中国水利博物馆提升开馆 首次展出宋代镇水铜镜(图)    这些铜镜上刻的图案由宋金时期大量流行的“牛、水、月”三种纹饰构成,该种纹饰经考证实为镇水题材……[详细]中国水利博物馆提升开馆 首次展出宋代镇水铜镜(图)    这些铜镜上刻的图案由宋金时期大量流行的“牛、水、月”三种纹饰构成,该种纹饰经考证实为镇水题材……[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