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沿海高速,浙江三门群众放下了个人利益

2017年03月06日17:03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3月6日,浙江三门浦坝港镇龙坑村路边一间用雨布搭建的临时板房里欢声笑语。村民陈伯会怎么也想不到,该镇党委书记张一冰和镇长奚圣懂带着米和油来看望他。“为了沿海高速,我是放下了一些个人利益,没想到镇里还惦记着我,我觉得我的牺牲值了。”陈伯会激动地对记者说。

沿海高速三门段全长37.3公里,政策处理涉及最难的是房屋拆迁部分,其中浦坝港镇80户,健跳镇150户。2月23日凌晨,随着浦坝港镇念寺塘村最后一户房屋拆迁完毕,该工程的政策处理基本完成。而为了做好政策处理,相关乡镇干部发扬“铁钳精神”“五皮作风”,白加黑、五加二,啃下一个个“硬骨头”。与此同时,沿线涉及群众为了项目建设,最终都放下个人利益,一切服从大局。当日,浦坝港镇组织人员对该镇前期配合拆迁工作的群众进行走访,实地解决一些难题。

陈伯会是其中一户,他也是该镇首批同意签字拆除的对象之一。“我是卖甜瓜的,以前我们去宁波要五六个小时,路造好后只要一个半小时,可以大大减少运输成本。镇村干部一说,我就理解了,我也相信他们会公平处理,所以二话没说签字了。”陈伯会说。

陈世强跟陈伯会有所不同,他是在镇干部“三顾茅庐”之下才最终答应签字拆房的。“我现在的临时板房可以说是冬冷夏热,昨晚下雨,雨水打在顶上噼里啪啦,一整宿没睡,但我不后悔。”陈世强告诉记者,当时,他建于十多年前的二间三层楼要拆除,因为收入低,怕补偿款不够建房,怕补偿款发放不及时,怕吃亏,所以犹豫了。当镇干部反复上门做工作,有一天,镇人大副主席陈军为了签下协议,还等到半夜,他真的被感动了,同时他也看到补偿款及时发放,于是答应拆迁。

跟陈世强一样,念寺塘村的王可满也经历了从不理解到逐步理解,到最终发动子女签字的过程。“来了二十多趟,十二月廿九,要过年了,镇长还亲自过来,被感动了。”王可满直言。虽然现在住临时房,生活条件没有以前好,但他相信路通后,他们的新房建起来,生活质量会比过去提升好几个档次。

这样的感人场景同样在健跳镇上演着。叶喜聪是健跳镇蛟龙村的村委会主任,养鸭十七八年,有11间鸭棚要拆,当村民都在观望时,他第一个拆除了自家的鸭棚。他说:“地是国家的,国家要用当然要还回去,还计较什么损失,再说我是村干部,该带头的时候就要带头。”

“从门难进、脸难看,到愿意坐下来谈,到最后同意签字,是个人利益与一方发展的持久博弈,最终,他们选择放下个人利益、服从发展大局,他们说被我们的工作感动,其实我们被他们感动了。”浦坝港镇党委书记张一冰如是说。(任平)

(责编:郭扬、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