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奋楫中流 浙江代表委员建言开放发展

刘乐平、裘一佼、丁谨之

2017年03月15日08:13  来源:浙江日报
 
原标题:“一带一路”,奋楫中流

不拒众流,方为江海。中国的开放发展正迎来一个全新的阶段。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多次提到“一带一路”。其中一节专门提出,“扎实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加快陆上经济走廊和海上合作支点建设,构建沿线大通关合作机制。深化国际产能合作,带动我国装备、技术、标准、服务走出去,实现优势互补。加强教育、文化、旅游等领域交流合作。”

大时代,大格局。浙江是我国最早对外开放的省份之一,向北向西北,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向南向西南,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一带一路”战略提出以来,浙江发挥独特的海陆一体优势,推进东西双向开放,实现双向融入,成为连接陆上与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大通道。接下来,如何充分利用这一战略机遇和独特优势,推动浙江经济转型升级?两会期间,记者采访的诸多代表委员分享了他们的思考。

重塑产业格局

自2013年我国首次向世界发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后,众多浙商参与其中,以一呼百应之势,借东风谋发展。

对于企业来说,“一带一路”显然打开了一个大市场。就在赴京参会前,全国人大代表、开山集团董事长曹克坚刚从印尼出差回来。在他看来,“一带一路”蕴藏着“大能量”,因为沿线丰富的地热资源和沿线国家巨大的能源需求,正是地热发电创新技术和高端装备走出去的良好机遇,开山集团投资10亿美元用于印尼地热发电项目。

据介绍,该项目拟建在印尼北苏门答腊的苏门答腊断裂带上,该地区是全球十大地热资源最丰富地区之一。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也在3月6日的两会记者会上表示,三年多来“一带一路”建设进展是快速的,成果好于预期。近3年来,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对外投资已经超过了500亿美元。

不只有量的剧增,更有质的飞跃,“一带一路”建设的项目越来越多,成果越来越丰硕。曹克坚认为,全球产业分工体系正在进行新一轮调整,经过持续多年的高速发展,浙江打下了雄厚的产业基础,拥有了众多优势成熟产业、产能,需要在更大范围、更大空间里进行配置。

“作为企业来说,更要主动把握全球产业分工调整趋势,把‘走出去’与转型升级紧密结合,在参与国际产业分工和竞争中创造‘浙江高度’。”曹克坚说。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开山集团的主要产品集中在空气压缩机、螺杆膨胀发电机等机械设备。的确,开山集团是国内最大的空气压缩机制造企业,也是国内产销规模最大的螺杆式空气压缩机制造企业。此次投资印尼地热项目并非一时兴起,曹克坚告诉记者,从2011年起开山集团便一直致力于可再生能源发电技术的研发和推广,实现企业的转型升级。

从机械制造业迈向新能源领域,“走出去”中的“浙江高度”如何体现?

曹克坚告诉记者,开山集团为地热发电专门设计了两大系列产品——地热蒸汽膨胀发电机和有机朗肯循环膨胀发电机,并独创井口地热发电技术,不仅将建设周期从目前的4年至6年缩短到1年半,而且大大减少了建设投资和用地,还提高了能源利用率。

“我们的目标是转型升级为绿色可再生能源公司,成为电力运营商,成为全球领先的地热发电成套设备供应商。”曹克坚认为,中东、中亚各国虽然煤炭、石油、天然气等传统化石能源十分丰富,但污染严重,急需大力开发包括地热能在内的各种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

共享发展红利

华立集团在泰国建设泰中罗勇工业园,浙江红狮水泥在缅甸、印尼等地建立生产点,杭州锦江集团在东南亚建设了多个资源综合利用电厂。浙江是民间境外实体经济投资、境外合作园建设较多,境外经贸生态圈建设较完善的省份,在“一带一路”战略实施中担当起重任、扮演了主角。当下,浙商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正呈现出多种多样的可能性。

全国人大代表、康恩贝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胡季强表示,东盟国家的产业结构和要素禀赋,较适合浙商进行产能转移。通过30多年发展,浙商积累的大量资本、技术和商业经验,可通过产业转移和技术资本输出,在东盟国家重新发展,再获竞争优势。“作为‘一带一路’重要枢纽,东盟将成为浙商国际产能合作的首选区域。”胡季强说。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许多是发展中国家。“一带一路”使他们开始参与全球化进程,作为其中一分子,享受到全球化的红利。

前不久,全国政协委员、杭州市政协副主席赵光育在蚂蚁金服考察了解到,目前,蚂蚁金服在海外提供服务的国家遍布“一带一路”沿线,如印度、泰国、菲律宾等,帮助这些国家建立面向本地的普惠金融基础设施。赵光育说:“这也是把在中国开展普惠金融的经验和技术分享给这些国家,为当地消费者和小微企业提供更安全、便捷的普惠金融服务。”

蚂蚁金服通过印度支付公司Paytm进入印度市场。过去两年,Paytm用户数从不到3000万升至2亿,跃升为全球第四大电子钱包。去年底,蚂蚁金服与泰国支付企业Ascend Money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对其战略投资,并通过输出技术和经验把蚂蚁金服的普惠金融模式输出到泰国,未来5年有望服务泰国一半以上的网民。

“在对接海外市场的过程中,蚂蚁金服强调‘全球本土化’这一理念,我们不是将我们的技术、模式单向输出,而是在输出模式和技术底层架构的基础上,充分本土化。”蚂蚁金服国际事业部总裁赵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

未来,蚂蚁金服还将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行战略布局,将其在中国开展的普惠金融模式复制,并将技术能力赋能到更多国家,推进互联网版的基础设施互通和民心相通。

“在杭州这样的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电商、物流、中介和信息技术等企业,都能在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往来中发挥比较重要的作用。”赵光育说。

构筑开放平台

不久前,金甬铁路项目正式开工。作为浙江重大战略决策——义甬舟开放大通道建设中关键的一环,这条铁路将让义乌市场与宁波舟山港携手,是实现国际商贸中心与货物吞吐量世界第一大港的连通,是推动浙江迈出深度融入“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战略的关键一步。

“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扎实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加快陆上经济走廊和海上合作支点建设,构建沿线大通关合作机制。”全国人大代表、宁波梅山国际物流产业集聚区管委会主任柴利能认为,宁波舟山港实质性一体化后,拥有更具国际竞争力的港口资源、区位优势和政策支持,有助于发挥其作为“一带一路”战略支点的作用,推动高水平的双向开放。

对外开放的战略中,宁波舟山港已写就了一张令人瞩目的成绩单。2016年,宁波舟山港成为全球首个货物吞吐量突破9亿吨大港。作为全球第一大综合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货物吞吐量占宁波舟山港的40%左右;主要来自中东、非洲的原油已使宁波舟山港成为国内主要的油品储运、加工、贸易基地。

“作为‘一带一路’战略支点城市,宁波正围绕争创国家级梅山新区,打造互动融合发展的港口经济圈、宁波都市圈,建设更具国际影响力的制造业创新中心、经贸合作交流中心、港航物流服务中心,打造国际港口名城。”柴利能建议,“后港口经济”时代,要以现代物流、国际贸易、仓储配送、配套金融等融为一体的全产业链为支撑,着力扩大港口的辐射力和带动力,努力将货物集散港升级为现代贸易物流港。

两会期间,国家质检总局和宁波市政府在京签署《关于共同建设“中国—中东欧贸易便利化国检试验区”合作备忘录》。柴利能坦言,尽管宁波舟山港在对外经贸方面成果颇丰,但在人文交流等方面仍存在短板。目前,宁波正积极引进文化、旅游、医疗等服务业项目,承办中国—中东欧国家投资贸易博览会、国际港口文化节等活动,进一步提高对外开放水平和国际影响力。

“推进开放型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型也不可或缺。”为积极融入“一带一路”战略,柴利能建议,宁波应积极发展“无水港”和海铁联运等多式联运,推进总部经济发展,加强对现代仓储的顶层设计,通过口岸建设、投资贸易便利化改革,公布政府负面清单,优化引商、引才环境,从港口经济国际化开放拓展到创新交流、人才交流、文化交流。

(责编:郭扬、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