淀山湖历险记

万小红

2017年03月17日09:29  来源:嘉兴日报
 
原标题:淀山湖历险记

不记得有多少年没坐船在河里行走了。想起二十多年前,亲自扶着舵柄,驾驶着机动船在大小河流中航行,不免仍觉得胆战心惊,五味杂陈。

当时,嘉兴北片的乡村正大举兴建水泥预制板场,堆积如山的水泥板都靠外出跑运输的船户,去上海、苏南及嘉兴周边地区推销。到处都能见到操着嘉兴方言的船户在卖水泥板,或夫妻档,或父子档,或兄弟同船。我和丈夫买了一条十四吨的水泥船,也成了其中一员。

船上条件艰苦,长年累月在水上跑运输,不仅要承受每天的日晒雨淋,更要面对意想不到的险情。

有一回初秋,我们满载着一船水泥板,准备穿过淀山湖去昆山的千灯镇。半路遇到嘉善的一对兄弟,便结伴同航。驶入淀山湖的一角,天高云淡,风平浪静,远处浅墩上白色的芦花在风中摇曳,惊起了水边的白鹭,转眼又消失在水天一色之间,十分的赏心悦目。

突然,湖面起了风,湖里暗潮涌动,船开始左右颠簸,晃得人心中难受。这是最危险的“横浪”,有时会把船只打沉。通常在宽阔的湖中遇到这种软浪是不敢再继续前行了,为避免出意外,最好的办法是找最近的支流躲进避风港。慌忙中来到了一条支流口子,前面那对兄弟做了个转弯的手势,很顺当地就逃进了支流。无奈我们的船身狭长吃水深,试着转弯时,横浪啪啪地直往船舷上扑来,船晃得愈发厉害。如果硬要转弯,或许船只就会被打翻。

无奈之下,丈夫决定调转船头,顶着东南方向的风浪前行。大浪咆哮着扑上船头,飞溅的水珠撞向船艄,身上的衣服一下就湿了。越往前开,风越大,水越深,浪越急。在那个轮航深水区,一波波涌上船的大浪肆无忌惮地从各个方向钻进船舱,船吃水更深了。涌上小腿的浪头也把船艄上所有的物品都冲到了湖中,那一刻,我的心里只剩下害怕与绝望。

丈夫倒是非常镇静,让我穿上救生衣,嘱咐我万一船只被打沉,落水后一定要抓住一切漂浮的物件,若是遇到网箱的围栏,就抓住不放,等待救援。我在心慌意乱中穿上了救生衣,一颗心吊在了嗓子口。丈夫把舵柄交到我手上,又用木块卡住挂浆机油门,并一再关照,千万不能让油门熄火,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扶着舵柄,朝着风浪来的方向快速前进。望着他坚决的表情,我亦不再那么慌乱,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不让船只熄火。丈夫跑到船舷边,费劲地弯腰用跳板和稻草把去塞船舷上的缝隙,试图挡住涌浪。只是风浪越来越大,一个大浪打来,很快就把跳板和稻草冲垮。船像一片孤零零的落叶漂浮在水中,一会儿船头高高翘起,一会儿船尾又深深地埋入水中,周围没有船只可以求救,绝望又开始弥漫我全身。丈夫看出了我的心思,大声向我喊话:“千万不要让机器停了,别怕,我会想办法!”说完,他又跳到右边船舱的楼板上,拉住楼板的一端,用力将一块楼板推到水里。此时船只猛然向左侧剧烈倾斜,仿佛即将沉入水中。他又迅速地跑到左边,依法炮制又推下一块,船只又猛地向右倾斜。如此反复,我的一颗心也随着船只上下颠簸。两边一共推下了六块楼板,船舱吃水明显上升,我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顶着风浪终于逃进商榻古镇时,我一下瘫倒在船头,再也无力站起来,激动且后怕的泪水不由自主地汹涌而出。难以相信,就在刚刚,渺小的我们和大自然进行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较量,最终竟能化险为夷。我想,人生亦是如此,尽管道路荆棘密布,坎坷不平,但只要有活下去的勇气、有坚定的信念,终究还是能克服困难险阻,没有过不去的坎。

(责编:赵倩、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