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买菜,我骄傲

张凌云

2017年03月17日10:40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我买菜,我骄傲

尝试并接受一个从没干过的工作,好比重新选择了一个新的居住地,在不断地怀念故乡中逐渐接受并热爱了他乡,他乡在不知不觉中也就成了故乡。

几个月前,我怎么也想象不出我会“手抓一把蛇皮袋子,头戴一顶破帽子,配上一副墨镜子”,站在玻利维亚的乌尤尼集镇上为买菜和人讨价还价。事实上,我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异国他乡已经好几个月了,并且,我逐渐习惯并热爱上了我自己的工作——买菜。

我在中国化学工程第六建设有限公司玻利维亚钾盐项目部工作。一开始领导安排我买菜,我是本能拒绝的。虽说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但总得考虑我的特长和个人爱好吧?这样我才能在岗位上发挥更好更大的作用。再说,我又不懂西语,买菜时怎么和他们交流呢?但是,我还是有“听领导的话”的觉悟的,除了迎接新挑战,我别无选择。

远在异国他乡,我首先必须要克服和解决语言障碍。第一次出去买菜,带了翻译。领导说,出钱请翻译不是为了陪你买菜的,你必须在3个月内独当一面。我知道我早过了任性的年龄,我必须服从。除了买菜跟翻译学一些简单的口语,我把蔬菜姓名和日常口语的单词抄写在白纸上,并配上中文读音贴在办公室、寝室里,贴在我经常经过的地方。我从不放弃和每一个玻国同事交流的机会,我热情地和他们打招呼以巩固自己的口语能力。当天学会的西语,我简直是转个身就忘记了。我很自责,很难过,只是从不放弃。我感觉我学西语的痴迷达到了“香菱学诗”的程度,同事们也都善意地取笑我的热情。没办法,谁让我不甘寂寞,追求“存在感”呢?

短短一个月,我已经不让翻译陪同了。倒不是我的西语能力提升多快,我也是急中生智,我一边努力学习西语,一边把需要购买的蔬菜和日用品拍成图片,一遇到需要购买而又叫不出西语名称的东西,我就打开手机图库,指着上面的商品对司机或卖东西的赛尼奥那(大婶)说:“这个!这个!”惹得他们哈哈大笑。

想买新鲜蔬菜必须要赶早,乌尤尼镇的大集每周只有一次,从项目部去买菜一个来回需要4个小时,遇上3个月的雨季,盐湖封锁,我必须绕3个多小时的山路去买菜。而如今正赶上玻利维亚的雨季。乌尤尼的夏天虽说不比国内,但白天的气温也在30摄氏度左右。我怎么才能保证肉类从我购买之时到我回家(一般情况会超过6个小时)的运输过程中保鲜呢?为了100多人的饮食健康,我想出了自制冰块保鲜的办法。我把空矿泉水瓶子灌上水,放在冰箱里冻成冰块,买菜时,再拿出来放在储物箱里。还好,我自制的“冰箱”非常成功!到目前为止,没有出现食品安全问题。

盐湖是没有淡水的,我们钾盐项目100多人的淡水饮用也是我工作中的一大工程。为了减少雨季出车次数,减少绕山路风险,我把能存放的粮油和饮用水在雨季到来之前就多多拉回来储存。如今,玻利维亚的雨季已经接近尾声,我的工作经验也日益丰富。

在中国,“顾客就是上帝”的观念已经根深蒂固。如果有我这么大的客户定点在谁家买东西,谁家还不得高兴坏了,送货上门也很正常。可是,经常卖肉卖粮油给我的几个赛尼奥那并没有把我这么大的客户当成“上帝”。只要她们在吃饭,不管你多么着急,你都要耐着性子等她吃完饭后才能卖给你东西。面对我的还价,要求送货上门,我的各种要求,她们只是友好而面带微笑地看着你说:NO!NO!NO!

刚开始我不能接受。有一天,我终于抑制不住地为还价向胖大婶发火了。我向胖大婶灌输中国的生意经,大声地告诉她在中国如果有我这么大的客户,我们中国商人会不停地说:YES!YES!YES!

胖大婶不说话,一直微笑地看着我,事实上她根本听不懂我在说什么。有时候,人的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一个动作,会让人“顿悟”。突然,我觉得我丢人丢到国外了,我意识到自己那样张牙舞爪地质问大婶很失态,很任性。

在玻利维亚买菜的这几个月里,我的思想观念发生了很大改变,甚至颠覆了我以往对买菜这个工作的全面认识。我深深体会到:只要你愿意,只要你努力,只要你不放弃,不管你在什么年龄,不管你是什么性别,不管你在什么岗位,你都会干出属于自己的新高度。

现在,我积极学习西语,主动和玻国人民交流。我不能改变别人,只能改变自己,不能当项目部的那块短板,不能因为自己在一个买菜的岗位上而不注意形象,不注意修养,让项目在南美的形象输在我这个“窗口”上。

(责编:赵倩、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