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安

张建云

2017年03月20日08:30  来源:今晚报
 
原标题:心安

岁月,最早是一条路。后来,很多人走成一把刀;于刀锋吹毛断发,在刀口舔血为生。混迹于生意场的朋友一直风光,前呼后拥,花团锦簇,身边不乏大人物点赞、小人物追随。直到那日被警察带走,才知晓,千日花好月圆,抵不过拘留室的一夜蹁跹。

太难了。世上原来很宽的路,走着,走着,就成了绝路。日子本该滋润无比。但钱太多了,又不舍得花,就有人替你花;权太大了,又懒得干活,就有人干你。另一朋友叹息,我离市长位置太远了。我说,不!是市长离你的位置太远了。当官如同爬山,登多高的山峰都要回到山脚。可有的人偏偏回不到山脚。因为他们不是走路上山的,而是骑虎上山。骑虎难下,上山容易下山难。

有个人出山了。战国初期有个隐士叫徐无鬼——对,就叫徐无鬼。您不敢叫这名字吧?说明心里有鬼。徐无鬼风尘仆仆,不,破衣烂衫地见到魏国君主魏武侯。武侯洋洋自得,说先生隐居山林,一定是困惫疲乏了,所以才肯来见我。让我慰问一下先生吧?徐无鬼淡然一笑说,你对于我能有什么慰问?我是来慰问你的。你想要满足嗜好和欲望,增多喜好和憎恶,那么性命攸关的心灵就会把你弄得疲惫不堪;你想要废弃嗜好和欲望,退却喜好和憎恶,那么耳目的享用就会困乏。我正想慰问你呢!武侯听了,怅然若失,不能应答。大概觉得自己确是要有人慰问了。

人与人间的距离,不是钱,不是权,也不是容颜姣好和掌声鲜花,更不是粉丝追随与朋友点赞。那是啥?内心清静,梦里安闲。有个富人每晚噩梦,变成穷光蛋,梦中甚是悲惨。有个穷人却每晚美梦,变得很有钱,而且特风光。穷人与富人说,我梦里富有,你白天富有,咱俩到底谁富有?

我们过的日子最初都是人过的日子。然而,过着过着就求佛拜神。为啥?做人太苦。于是,就渴望自己做个男神,身边有个女神,然后,再拉扯一些有求必应的鬼神——就是不想当人。

不俗即仙骨,多情乃佛心。说的都是人。同样是人,人家活成人样儿,你咋就不行呢?不妨学学古人。苏轼的好友王定国,因受苏轼“乌台诗案”牵连,被贬到岭南,其歌女出身的小妾柔奴毅然随行,两人一起在岭南生活了多年——看人家这爱情,不要房,不要车,不要LV;老爷大势已去,小妾依然随行。王定国在当地泼墨吟诗,访古问道,柔奴则歌声相伴,温柔慰藉,助其奋发。后来,王定国奉旨北归,途中宴请苏轼。苏轼发现虽遭此劫,王定国不但没有憔悴的容颜,还远胜当年,且性情更加豁达。苏轼不由疑惑地说,哥们儿,你逆生长吧,五年沧桑,免于沉沦,咋还面如红玉?

王定国微笑,叫出柔奴为苏轼献歌。窈窕美女,手抱琵琶,慢启朱唇,轻送歌声。苏东坡以前也见识过柔奴的才艺,如今觉得她的歌声越发甜美,容色也越发红润。苏轼试探地问柔奴:岭南风大土多,应是不好?柔奴则顺口回答:此心安处,便是吾乡。没想到一个柔弱女子竟能说出这般豁达之语,苏东坡大为赞赏,立刻填词赞之:“万里归来年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什么钱多钱少,官大官小,脸嫩脸老。心安,为好。

(责编:张帆、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