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屋,渔家村寨最美的“花”

陈华清

2017年03月20日09:0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中国大陆南极村”位于广东省徐闻县。几十亩珊瑚花盛开在这里,绵延几十公里,成为中国大陆架唯一的成片面积最大、种类最密集的珊瑚礁国家级保护区。

过去,渔民要建房屋,没钱买得起建筑材料,就地取材,把珊瑚石从海边运回来,削切平整,建房子,砌围墙,甚至铺路。当地人把珊瑚石叫做“海石花”。有大有小,五颜六色,最多的是白色。用来砌房屋的珊瑚石形状各异,四方形,长方形,还有如花的模样。珊瑚石姿态万千,有的似一节节的莲藕,有的则像风吹拂留下的波纹,有的恍如盛开的菊花。用来砌屋墙、墙角、围墙的珊瑚石不相同,砌屋墙的多是竹筒那样的珊瑚石;砌墙角的珊瑚石有半个门板大。

砌珊瑚石的方式也不同。有的珊瑚石牛骨筒般一条一条地放在一起;有的条条加方块结合;有的是四方形的珊瑚石,一块块地叠放在一起。每种造型都是一幅画,都很有美感。渔民没有学过建筑学,不懂什么美学理论,但他们用自己的聪明和生存智慧,因地制宜,创造了独具风格的建筑艺术,把珊瑚屋砌成令人惊艳的“奇葩”。

在“南极村”,我见到一种独特的现象:一棵棵树“种”在围墙里。围墙是用大块的珊瑚礁石一块块砌起来,树是雷州半岛常见的鹊肾树。当地人叫这种树为英公岸树。

英公岸树搂着珊瑚墙,珊瑚墙拥着英公岸树。树中有墙,墙中有树,似是水乳交融的情人。珊瑚墙体斑斑驳驳。英公岸树苍翠挺拔,枝枝丫丫挺出围墙,繁茂如盖。粗大的英公岸树,其坚固,其凝聚力,堪比现代建筑中的钢筋混凝土柱。在漫漫长河中,珊瑚墙和着英公岸树栉风沐雨,相依相偎,共同抵抗岁月的风风雨雨,站成一道百年风景。

放坡村是“长寿之乡”。据说,这是当年苏东坡曾经居住过的渔村。一些上了年纪的村民怡然自得地坐在树下纳凉、聊天。靠海过上比较富足日子的放坡村人,令人羡慕,欣慰。

我们一行人走进一户人家。院子很大,里面种着几棵龙眼树、菠萝蜜树、杨桃树,几张网床挂在树与树之间。“叽叽叽”,一只母鸡带着几只小鸡在院子里奔跑、觅食。几间平房一字排开,院子的三面围墙跟房子一样,全是用珊瑚石砌的。屋顶用雷州半岛常见的茅草铺盖。屋墙上挂着竹编的斗笠、簸箕、篮子等。

珊瑚石与珊瑚石之间,有的有白色的东西黏起来;有的没有,就是珊瑚石自然叠放在一起。黏连珊瑚石的白东西是什么呢?雷州半岛是多雷多台风地区,常年刮台风,下暴雨,这些看起来轻巧又多孔的珊瑚石,能抵抗得住狂风暴雨吗?

村民告诉我们,珊瑚石有石灰的特点,砌墙不需要粘合剂,水一淋就自动粘结,而且很坚固,非常神奇。所以,珊瑚石一点也不怕风吹,不怕雨淋。另外,珊瑚屋透气性好,夏天凉爽,冬天暖和,对人的身体有利。在徐闻,长寿老人不少,可能跟他们住在珊瑚屋有关。

砌珊瑚屋的珊瑚石看起来干巴巴的,毫无光泽,像失去水分的“干花”。我寻思,如果有水的滋润,珊瑚石还会顾盼生辉吗?珊瑚石是否记得,在海底世界,在活着的时光,它们曾经千娇百媚吗?

院子里有一口井。同行者小强从井里打了一盆水,一手托着水盆,一手用水瓢泼向珊瑚墙。又打一盆水,端起水,直接倾洒珊瑚墙。得到水的滋润的“海石花”马上变得鲜亮,有光泽了,像一朵朵花开在人间。

我抚摸着珊瑚屋,如同抚摸花朵。这些珊瑚曾经躺在大海的怀抱里,触摸海洋之心,鲜活地招摇,跟可爱的鱼虾蟹在水中嬉闹,与水母、海草们缠绵,无忧无虑。因滋润而饱满的珊瑚石让我确信,珊瑚不死,它的生命已化为另一种形态,延续着千年传奇。

这里的珊瑚屋一般都有百年左右的历史。在不少村落,古老的珊瑚屋塌倒在无声滑过的岁月里,塌倒在人们不强的保护意识中。

珊瑚屋是建筑“奇葩”,有独特的价值。人们不应遗忘它,而应好好保护这笔独特的遗产,让其增值,让后人有机会欣赏到这朵开在海边的“花”。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7年03月20日 第 12 版)

(责编:张帆、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