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解开了“邻避”这个结(人民眼·社会治理创新)

人民日报记者  王慧敏 、江南

2017年03月24日08:1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图表来源:环境保护部2016年11月发布的《2016年全国大、中城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年报》

说到“中泰事件”,恐怕至今仍有人留有印象——2014年暮春发生在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的这一群体性事件,一度成为舆论的焦点。

当年5月10日上午,余杭区中泰街道一带的群众因反对中泰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选址,发生规模性聚集。少数群众甚至封堵杭徽高速公路及02省道,并出现打砸车辆、围攻执法管理人员等违法情况。

“好是好,但不要建在我家后花园。”——人们把当地居民因担心建设项目对身体健康、环境质量等带来负面影响,而采取强烈的、有时高度情绪化的集体反对甚至抗争行为称为“邻避效应”。

“中泰事件”,就是一起典型的因“邻避效应”而引起的社会事件。

初春的杭州,已是姹紫嫣红。记者再次来到“中泰事件”的发生地,但见中泰垃圾焚烧发电厂主体建筑已拔地而起,110米高的烟囱巍巍挺立。垃圾贮坑、污水收集池的轮廓已经基本建成。各种工程车辆不时进出,塔吊设备繁忙运转。

“整个工程正有条不紊按计划进行,目前已完成大半。”工程负责人——光大环保能源(杭州)有限公司总经理熊建平告诉记者。

吵过闹过,还能在原址落地、推进,这在全国也不多见。

那么,杭州是如何化解“邻避效应”的?发生群体性事件之后,又是如何解开群众心结的呢?

如何化解“邻避效应”,考验政府施政能力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天下西湖三十六,就中最好是杭州。”殊不知,这些年,天堂杭州也一直面临着“垃圾围城”的窘境。

城市在扩大,人口在增加,加之如织的游人,近年来杭州市区垃圾年增长率均超过10%。而且这一数据,只增不减!

长期以来,杭州垃圾处理,基本靠填埋。天子岭垃圾填埋场是杭州最大的垃圾填埋场所,1991年投入使用时标高为30米,如今占地1840亩的填埋场标高已达102米。165米就是上限,预计使用寿命已不足6年。杭州环卫部门有个形象描述:过去全城产生的垃圾,6年能填满整个西湖;如今,只需要3年。

毋庸置疑,垃圾不处理,将使天堂蒙羞!

经过专家一次又一次论证,解困的路径指向垃圾焚烧。

其实,一些已经完成工业化的发达国家,发展中都曾遭遇过“垃圾围城”的问题。实践证明,最安全、最合理的办法是采用焚烧处理。欧盟大部分国家的焚烧处理率高达70%到80%。德国、加拿大等国,甚至把埋在地下几十年的垃圾重新挖出来焚烧发电——只要将焚烧炉的烟气温度控制在高于850℃,垃圾焚烧对空气的污染将降到最低。

经过反复筛选,专家将新建垃圾焚烧厂的地点定在了余杭区中泰街道的一个废弃的采矿场。

但是,工作进入操作层面后,另一个问题马上衍生了出来——“邻避效应”。“为什么建在我这里而不是他那里?”实事求是说,这样的项目放到谁家后院都不高兴……于是,在一些别有用心的所谓“环保人士”煽动下,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这些年,提起“邻避效应”,恐怕任何地方的干部都会连连挠头。在群情汹涌中,PX项目叫停,垃圾焚烧项目流产……类似情形在国内不少地方重演。涉及环境的重大工程项目不断陷入“一上就闹,一闹就下”的窘境,甚至有人将此称作基层治理实践中新的“天下第一难”。

与“邻避”相对应的是“迎臂效应”,指人们不排斥甚至欢迎相关项目的落地,认为其能给社区发展带来好处。如何避免与化解“邻避效应”并培育“迎臂效应”?的的确确考验政府的施政能力。

(责编:张丽玮、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