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小城故事多】剑瓷兴龙泉

寻剑访瓷记

张帆

2017年04月06日08:09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一入龙泉,满城的“剑瓷”文化便将人团团包围。

街边,是一家家装修得古色古香的“剑庄”“瓷坊”;道旁,一支支印着店铺名号的招旗迎风飘扬;高高的广告牌上,一柄柄造型各异的宝剑寒光四射,一尊尊晶莹圆润的青瓷端庄大方……

2016年,1840家瓷剑经营户合计产值已达30.16亿元,税收总额实现1722.77万元……从政府发布的这些数据也可以看出,让龙泉人最引以为豪的这两张金字招牌,如今已被擦得锃亮。

这些年,这两个地方特色产业的发展如何取得这样的成绩?从新老“剑师”“瓷匠”们那里,我们去听听龙泉剑瓷的发展之道。

宝剑,锋从磨砺出

“中华老字号”沈广隆剑铺的沈新培师傅,今年69岁,出身铸剑世家的他,不管是神态还是言行,都透出一股子豪气,完全不似已古稀之年。从少时起,他便因世家入行,尽得铸剑家法真传。一见面,便向我们展示了一长串他所铸的“名剑谱”。从收藏者的身份看得出,他铸的剑真不简单。

沈新培师傅讲起老一辈龙泉铸剑铺怎样举行“PK大赛”,如何角逐龙泉“剑王”的故事,栩栩如生,场面惊心动魄。可回忆起铸剑生涯中那些些苦辣酸甜的点滴往事,他才几欲止言,长叹一口气:“现在,没有几个年轻人能吃得了这些苦了。”

如今,体力已不允许沈新培像当年那样抡起锤子干了,他开始琢磨怎样将剑与文化元素结合,在保持铸剑工艺技法的同时,让黯黯剑气中展示出更多中国传统艺术和文化的味道。这几年,他已经为奥运会、“G20”等打造出了多把集工艺和文化为一体的“龙泉宝剑”。

在孙子沈中天出生那天,沈新培还开始在脑海中勾画了一把“中天剑”。“这把剑气势一定要很大,我想在剑柄上刻上一条龙盘旋而下,张嘴想要吞吐天地。龙嘴,不可太宽,也不能太窄。既要握得舒适,也要符合审美,还要能做得出来。”讲起自己的构思,沈新培眉飞色舞。但遗憾的是,这个想法虽然在脑子里孕育了7年之久,可苦于自己画功并不纯熟,而画师又无法理解和描绘出他所要蕴含的各项寓意,因此,图案至今仍未设计完成。

沈广隆剑铺的现任掌门沈州是沈新培的儿子,铸剑技艺深得真传,所铸宝剑多次获奖。他从小便随父亲沈新培学习铸剑,本事也都是一锤头一锤头,在飞溅的火花里练出来的。

他很赞同父亲沈新培对文化和铸剑的融合理念。但言语里,他谈得最多的却是“市场”。

“如今,剑已不是人们的生活必需品,如果像我父亲那样只做‘精品剑’,那么大部分顾客恐怕就不会光顾了。剑铺的生存,品牌的延续,是我们面临最大的问题。”在沈广隆剑铺的产品陈列室里,沈州一边介绍着产品线,一边表达出自己对剑产业的理解。

为了更好地帮龙泉宝剑“走出去”,沈州将产品开发成“旅游纪念品”“武术用剑”“精品剑”三类,来适应不同市场定位和需求。为加大产量,对传统的铸造流程也进行了改造升级,除了引用机械设备外,还采用了合金等新材料,让剑在保持品质的基础上,其特性可以根据客户的需要“定制”

这些年,影视文化产业发展迅速,电影院、电视台推出了大量古装、近代影视作品,这里,就有广阔的市场前景。沈州带着剑铺的营销团队,联系了不少剧组,为他们提供定制影视剧中需要用到的各类武器道具。此外,沈州还将视野投向了影视文化的衍生产品,他相信,随着版权意识的提高,这说不定将成为“龙泉宝剑”发展的另一片“蓝海”。

“父辈们只注重质量、做精品,但是却不会‘吆喝’,现在这样我觉得是行不通的。我们的品牌‘走出去’,会有更大的市场,也会吸引更多的人加入铸剑的行业,对龙泉宝剑文化的传承也很有裨益。”沈州如是说。

(责编:张帆、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