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听书伤了孩子的眼睛

守童吏

2017年04月21日08:49  来源:中国文化报
 
原标题:别让听书伤了孩子的眼睛

在全民阅读的大潮中,儿童的阅读方式正发生着深刻的变化。随着移动互联网应用创新的飞速发展,“听书”作为一种便捷的阅读方式日益受到广大儿童和家长们的青睐,渐成儿童阅读的新时尚。微信公众号、手机APP、网络电台、故事机、智能机器人,各种儿童听书模式和出版生态日益成熟。一份听书行业发展报告显示:3岁至7岁是儿童听读的主力人群,近80%的家长在孩子3岁时开始培养他们的听读能力。然而,在儿童听书市场大发展的当下,出现了一些值得深入思考的现象和趋势。很多儿童和青少年用“听书”替代了“看书”,这对于阅读素养尚未形成、阅读习惯尚未建立的未成年人来说,特别对于学前儿童来说是具有一定负面影响的。千万不能随便放任儿童长时间听书,而应该选择和控制儿童听书的时间,选择合适的听书内容。

我发现在现有儿童听书资源中,有大量内容是儿童绘本,很多公众号和APP中最受欢迎的听书内容也是有声绘本,而且以国外的经典绘本居多。诚然,一些绘本能为儿童提供和积累间接的生活经验,建构儿童认知、学习与全面发展的基本知识库。但有声绘本几乎都是把绘本里的文字朗读成音频而忽略了绘本中的插画内容。插画是绘本不可或缺的部分,发挥着重要的叙事作用,哪怕是再专业的主播,也无法用声音来表现图画里的趣味和内容。绘本是图文共同讲故事的儿童读物,特别强调视觉叙事,越是优秀的绘本,越是画中有话。插画不仅能赋予一个绘本生命和力量,还能提升故事呈现的艺术高度。儿童读绘本的基本场景是亲子阅读,也就是说,儿童是听着成人的声音看画面的,这是双通道的信息获取行为。绘本的图画阅读是必不可少的,听书却忽略了这一点。

现在社会中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视觉信息,视觉阅读是从视觉刺激中解读信息并获得意义的过程。一个具备视觉读写能力的儿童能够理解视觉元素的叙事作用,绘本是儿童最易获取的视觉媒体,儿童读绘本能够培养他们视觉信息的解读能力,进而理解绘本中插画的意义。其实,除了插画以外,绘本中的线条、形状和颜色、页面构图、空间设计、翻页设计、图文关系等也都有助于烘托故事的场景、定义人物角色、发展故事情节。一个具备视觉素养的儿童能从这些画面中获得故事的意义,从而进一步增强阅读的文学和艺术体验。

一部绘本就像一部电影,如果儿童只听绘本的音频而不同时读图,也就是说只听不看的话(其实,绝大多数听绘本的儿童是没有读过对应的纸书的),这就像让孩子们闭上眼睛听电影,这种片面的阅读必将影响儿童对故事意义的获取。更有甚者,某些听书平台为了适应儿童听绘本的场景,竟然对绘本的文字进行改编,对画面进行解说,这更是不可取的做法。经过改编的文字,已经不是原来的作品了,更像是一部儿童广播剧脚本。如果一个儿童习惯了这样的听书,对他的视觉读写能力势必会造成很大的不良影响。长期听书的孩子,特别是只听不看绘本的孩子,丧失了视觉读写锻炼的机会,时间长了将影响其视觉阅读和表达能力的发展。

儿童读书的过程是伴随着想象和思考的,而想象和思考是需要时间的。听书的节奏完全不可控,而亲子阅读时儿童翻书,既是儿童直接参与阅读的行为,也是儿童对阅读节奏的主动控制,在亲子共读中儿童能自己快翻或慢翻页,还可以进行前后页面对照阅读。绘本是翻页的艺术,听书完全没有了这种翻页带来的戏剧性体验。除了图画阅读和节奏问题,绘本音频的音质、背景乐、提示音、角色扮演、文字改编和速度调节等也都是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

除了知识获取,亲子共读还有利于丰富儿童的情感体验和情绪表达。婴幼儿最不适合听书,尽管他们还小,但喜怒哀乐爱恨等情感却在他们幼小的心中萌芽,这种情感的细腻发育叫做情绪分化。婴幼儿的情绪感知和表达是在孩子与家庭成员的日常接触中发展起来的。在亲子共读时,家长饱含深情地给孩子朗读和演绎绘本,按照故事情节变换不同的情感和声音,这样会增加孩子情绪分化的细腻性。如果家长只是把孩子交给手机或电视的话,孩子的情绪分化几乎不会发生,只会增加愤怒的情绪和压抑感,这样几乎是不可能培养出孩子的同情心和理解力的。

亲子共读不仅是信息传递,也是情感交流。孩子坐在家长的怀里,手上翻着书,看着书中的画面,听着家长的声音,这是属于美好童年的经典仪式。这样的亲子共读有利于充分激发儿童的阅读兴趣,从而建立终生的读书习惯,而图画阅读比单纯的文字阅读和音频听读更加具有互动性和趣味性,更能丰满长久的记忆力,激发鲜活的想象力。

(责编:郭扬、吴楠)

原创推荐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