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良渚文化:实证中华五千年文明

蒋卫东

2017年05月19日09:28  来源:杭州网
 
原标题:良渚文化:实证中华五千年文明

杭州良渚文化是中国新石器时代晚期代表性的区系类型考古学文化。它发现于1936年,因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的良渚遗址而得名,年代约为距今5300-4300年。

良渚古城的规划设计能力令人叹为观止

作为中国东南环太湖地区新石器时代文化发展的高峰期,杭州良渚文化在长江下游地区文明化进程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发达的犁耕稻作农业和以精美玉器、陶器、石器、漆器为代表的专门化手工业,创造出丰富的物质财富,导致人口的快速增长和社会等级的急剧分化,形成了金字塔形的社会结构和规范化的礼制。少数显贵者独占祭坛等祀神场所以及玉器等宗教艺术品,表明垄断性的神权已经形成,而以平面面积290余万平方米的良渚古城为核心的良渚遗址,构成了一个具有中国早期都邑特征的大型聚落,它的布局配置,以及城垣、外围水利系统等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营建起来的诸多特大型公共工程,更是宣告一种凌驾于神权之上的集中政治权力——王权业已形成。因此,良渚文化虽然是特定时空内涵下的区域性考古学文化,但它在中华文明中的历史文化价值十分突出。特别是在距今5000年前后的良渚文化时期,环太湖地区跟同时代的其他区系相比,文化上的独特性更加彰显,某些领域内的领先优势非常明显,其中以良渚古城和良渚玉器为突出证据,有力地实证着中华五千年文明的渊源。

城市的出现被视为走向文明的一种最显著的标志。2007年发现确认的290余万平方米的良渚古城是中国同时期规模最大,营建最复杂、最考究,城内配置最高级(有大型宫殿建筑基址和王陵等级的贵族墓地),玉器、刻纹黑陶器、嵌玉漆器等艺术奢侈品出土最丰富的史前古城,其规模与公认已进入文明时代的郑州商城、三星堆商城相比,毫不逊色。而且,近年的考古研究显示,它还只是良渚古城的内城,在良渚晚期它的外围还营建了规模近800万平方米的外城。

这座规模宏大的古城所体现出来的超乎寻常的规划设计能力、动员组织能力、调度管理能力、后勤保障能力等等,让人叹为观止!这种社会组织化程度、管理能力和资源的集中程度,不可能是一个史前部落社会能够拥有的能量,而只能是国家文明。

良渚文化玉器在同时期考古文化中一枝独秀

与此同时,良渚文化玉器在其功能方面所显示出来的复杂性和全面性,也为中国同时期各大区系类型考古学文化所绝无仅有。

良渚文化玉器主要出于显贵者墓葬,然其功能并不局限于丧葬用途。众多新器形的出现,尤其是琮、璧等超越人体装饰的特定器形的创制,以及神人兽面图像在玉器上的琢刻与取像于神像造型玉器的制作,使我们有理由相信,神灵崇拜的信仰目的是良渚文化玉器的主要功能之一,其中部分玉器还极可能就是巫觋在举行通天礼神仪式时使用的法器或法器上的玉部件。不过,良渚玉器显然已超越了单纯神崇拜的范畴,它已成为世俗社会中等级划分的玉质标志物。

以等级名分制度为核心的规范化礼仪制度,一向被认为是中国文明最具代表性的特质之一,其形成,与中国新石器时代晚期在“以玉事神”的神崇拜仪式和“以玉为兵”的军事征伐中,逐步发展起来的用玉等级制度息息相关,而良渚文化墓葬中蔚为大观的用玉情景,不仅表明以琮、璧、钺等玉器为载体的精神信仰和意识形态,已得到了全社会的广泛认同,同时也显示一种建立在等级化基础之上的规范化用玉制度业已形成,而这种神崇拜功能与社会政治、人伦功能并重的用玉制度,恰恰体现了中国文明起源过程中发生在生产技术、社会结构和意识形态上三位一体的变化内容,从而成为疏解中国古代礼制形成以及中华五千年文明无可替代的重要实证。

总而言之,作为物质与技术结晶的良渚文化玉器,渗透着宗教、政治、军事、礼制等诸方面的重要内容,与中国文明起源阶段社会等级的分野、集中权力的形成、礼制的规范化、大规模社会资源的调度、大型土木工程的营建以及“天人合一”东方理念的形成,都有着密切的关联,从而是实证中华五千年文明的关键所在。

(责编:张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