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金圣叹

叶梓

2017年05月19日08:55  来源:嘉兴日报
 
原标题:寻找金圣叹

一个人,且不说临死之时其言也善,至少,临死之言语是可以看出大致的趣味来的。秦代宰相李斯临刑前,对一同受刑的儿子说:我想和你一道在家乡河南上蔡牵着黄狗打猎,怎么可能实现呢?西晋的陆机兵败被谗受刑时说,想听听家乡华亭鹤的叫声,可又怎么实现呢?相比这些抱憾终生的遗言,金圣叹临死的话更加有趣。相传,他当时告诉儿子:“豆腐与菠菜同吃,有烧鹅滋味。”这是一个版本。另一个版本是这样的:“豆腐干与花生米同嚼,有火腿味。”究竟哪一个是真的,似乎无从考证了。不过,我倒从这则轶事里一下子喜欢上了他。

这也就是说,我对他的偏爱,并非因六大才子书而起。

金圣叹,本姓张,名采,字若采。明亡后改姓金,名人瑞,别号圣叹。金圣叹年轻时中了秀才,因不肯写八股文,就没有走科举求官的老路,而是以评书为乐。他先后对《庄子》《离骚》《史记》以及杜诗、《水浒传》《西厢记》逐一评点,史称为六才子书。他的点评,用古人的话讲,是“灵心妙舌,开后人无限眼界,无限文心”;用现代的话讲,是眼光独到,既提出了属于自己的系统理论创作,又促进了文学经典在当时的普及,因此颇有价值。

顺治十八年(1661),金圣叹受苏州府“抗粮哭庙案”牵连而被杀。受刑而死的金圣叹,给后世留下了一套《金圣叹全集》。我在读凤凰出版社的这套书时,听友人讲,金圣叹的墓,就在吴中木渎古镇的五峰山下,遂生拜谒之意。某日驱车,经吴中大道,从木东路西拐 ,约十分钟,即至五峰山下。山下即是五峰村。但墓并不好找,几番打听,才在一位好心村民的带领下,找到了墓。

墓在荒草凄凄的一隅,碑上刻四行字:

吴县文物保护单位

金圣叹墓

吴县人民政府

一九八六年三月二十五日公布

见这样的字,内心一派荒凉。

因为老旧的吴县已经消失在历史的烟岚深处。所幸,金圣叹墓已列入苏州市文保单位。据地方史载,以前,墓前有刻有“文学金人瑞之墓”的石碑,是由吴中保墓会成员吴荫培书写树立的。后来,墓地虽荒芜,却未遭破坏,直到抗日战争时期,日寇为了在博士坞左后侧修筑一处军事设施,不仅好端端地毁了金圣叹的墓,还将墓里藏在铁匣子里的金圣叹批评《三国演义》手稿携之而去。一九五九年,苏州普查文物时,曾对墓进行整修,并在四周栽以松树。然而,它却没有躲过“文革”之劫——彼时,有人认为金圣叹在《水浒传》的评语里有反动观点,一气之下,就把吴荫培题写的墓碑扔到附近林场的水池里。

一介文人长眠于此,外面的世界却早已沧海桑田。立于墓前,我并不知道自己的寻找到底是为了什么?也许,最多也只是一介当代书生对他的遥遥致意。寻找墓地后的一天,中国南方大地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大雪——是的,我内心深处期待有一场大雪降临,一片一片洁白的雪花落在墓碑上,干净,朴素。倘若在一场雪后,闲读《金圣叹全集》,不知能否看清他怪诞悖俗的个性与一生呢?

(责编:张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