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毕飞宇:少年时代就要开始培养语言的审美能力

王湛

2017年05月19日09:55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少年时代就要开始培养语言的审美能力

著名作家余华。

去年,毕飞宇给第四届新少年作文大赛的决赛,出了两个题目,第一题是《我的眼或耳或鼻》,预备题是《马云,请听我说》。

“我为什么要出这个题目呢?——虚拟世界开始了,我对虚拟世界抱有期待,但是,我想告诉孩子们,千万不能忽视现实世界的存在,它永远是第一位的,它是本质的。”毕飞宇说,“我们不能本末倒置,我们的眼睛、耳朵、鼻子依然要面对现实世界,虚拟世界是工具,不是生活。”

然后,有一个叫王宁的女生,用红楼梦的语言,写了《马云,你听我说》。

毕飞宇在看了这篇文章后,非常吃惊,“很吃惊这孩子对《红楼梦》的熟悉程度,她模仿曹雪芹的语调已经很像那么一回事了。虽说模仿是容易的,但是,这孩子能仿到这个程度,说明她对《红楼梦》人物的性格非常了解了。”

媒体:您对现在的少年写作怎么看?平时会有关注吗?那您觉得,少年写作,该怎么写,才是好的?

毕飞宇:我们首先要区分写作,第一,文学创作,第二,出于爱好写着玩,也就是练练笔。文学创作我不鼓励,虽然我在少年时代就开始写作了,但是,出于爱好,平时有空的时候练练笔,这个一定是好的。写作说到底就是表达,表达就有两种,一个靠嘴,一个靠手,嘴和手的表达能力需要同步进行。可是小说有它的特殊性,它需要生活的积累和阅读的积累,一个孩子去学习写小说,不值得。写小说并不难,如果你真的喜爱,三十岁去学习完全来得及。相反,少年时代一定要多读,先把眼睛练出来,先把语言的审美能力练出来。没有这个,一切都是空的,你最多只能写通俗小说。如果你的眼睛练出来了,审美能力到达了很高的水准,写小说几乎就不用学,五十岁都能写出很好的小说来。

媒体:之前,你说你儿子不爱读文学作品?

毕飞宇:这个有什么奇怪的呢?不能因为他是我的儿子,他就一定要选择文学。在文学和科学面前,他更爱科学。还有一点,他要挣脱我这个阴影,我很理解他。对此,我们有过很深入的交流,在大学二年级的那一年,他最终选择了医学材料工程。实际上,我的孩子读了不少经典,文学上的素养是很不错的。他只是没有读过我的小说,是我不让他读的。读我的小说急什么呢?我死了也不晚。有一天,他说,老爸,如果我毕业之后对科学失去了兴趣,那怎么办?我说,只要你选择了你喜欢的事情,你开心,我就开心,我把你生下来,不是为了防老,是为了你自己的幸福。

媒体:您最近出了新书《小说课》,那是您读蒲松龄、奈保尔、海明威、鲁迅、汪曾祺等大家的阅读记忆。那么,说说您的童年阅读和写作经历。

毕飞宇:我在童年时代哪里有什么阅读?看看连环画罢了,我在小学阶段读过的长篇小说只有四五本,都是红色文学。好在我的父母都是教师,尤其是父亲,他念过私塾,带着我读了一点唐诗,就是那一点唐诗,决定了我一生的审美趣味。我们上世纪60年代的这代人最大的遗憾就是童年时代读书少。有些东西,长大之后是补不回来的,比如说,古汉语。我到现在都不具备古汉语的阅读能力,虽说我读过中文系。

(责编:赵倩、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