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登世界角膜移植高峰(知识分子风采)

——记浙大邵逸夫医院眼科主任姚玉峰

严红枫

2017年06月03日09:0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角膜病是眼科致盲性常见病,全球角膜病人4000万左右,角膜病盲人1000万左右。

为攻克角膜病,从1906年开始,全世界眼科医学界前赴后继。整整一个世纪,在为之作出贡献的灿烂星河里,闪烁的名字都来自德国、美国、日本……直到2010年,在记录重大技术突破的角膜移植历史上,才第一次出现了中国人的名字。

姚玉峰(见图,左一。严红枫摄),来自浙江大学附属邵逸夫医院,眼科主任、博士生导师。他成功主持了世界上第一例由他独创的角膜移植术,解决了排斥反应这个世纪难题。

姚玉峰创造的技术,被国际眼科界命名为“姚氏法角膜移植术”;美国眼科科学院快讯称之是“该领域治疗方法的一个突破”,被写进美国医学教科书。

登上了世界眼科角膜移植巅峰的姚玉峰,20多年来,治疗过30万病人,经他手术复明的病人有近3万人。

面对人生的重大选择,他每一次都无愧于自己的信仰,无愧于科学家的良知,无愧于祖国和时代。

面对要求自己留在日本的导师,姚玉峰说:“我相信中国绝对不会关上刚刚打开的国门!我一定还会有出国学习的机会!”

1993年4月20日,一架波音飞机在日本大阪起飞,终点站是北京。本来,姚玉峰可以让自己的终点站是美国。

1991年底,姚玉峰考取卫生部公派“笹川医学奖学金”的出国项目,赴日本大阪大学医学部眼科研修。

他的第一导师是日本眼科玻璃体手术的开创者,世界上第一个开展眼视网膜黄斑转位手术的医生,担任亚太眼科学会主席的田野保雄教授。

姚玉峰赢得了田野的喜爱。另一位眼科“巨头”,现代免疫学之父、眼前房关联性免疫偏差现象的发现者、美国哈佛大学眼科研究所所长斯特莱茵也很欣赏他。

1992年春,斯特莱茵来到大阪,进行眼前房关联性免疫偏差最新进展的学术报告。

这是世界眼科学最发达国家间的交流,也是两大“巨头”间定期的火花碰撞。

报告结束,刚来的中国留学生姚玉峰要求向大师提问:“如果免疫在眼前房可产生选择性抑制,绕开机理研究的细节,这个机理是否可被用来治疗某些免疫增强性的疾病,比如排斥反应?”

他的提问,出乎斯特莱茵的意料,因为这是另一个方向上的假设。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斯特莱茵沉默片刻,若有所思地说:“我还没有研究过。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值得在这方面探讨!”

更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斯特莱茵突然从台上走下来,走到还有点羞涩的姚玉峰面前,兴奋地对着田野说:“这家伙很厉害!”

作为导师,田野感到自豪,但也掠过一丝内疚:姚玉峰不久前向他提出读学位的想法,他未置可否。

田野突然意识到:这个年轻人也许是一位眼科医学的天才!

活动结束。田野对姚玉峰说:“留下来读学位吧?你的奖学金我来解决。”但是,他有个要求:“别回中国了,免得不让你再出来。”

“笹川医学奖学金是中国政府与日本政府之间的项目,协议要求学习结束后按时回国。”姚玉峰说。

“那你先回国。但我提前给你买张从北京去美国的机票。你到北京后,别出海关,直接转飞美国。”田野说,“斯特莱茵那么欣赏你,我会跟他联系。你先去他那里三个月,再回到我这里!”

面对导师的话,姚玉峰既感到欣喜,也觉得导师对中国还不了解。

赶上中国改革开放的姚玉峰,1979年考入浙江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因为表现优秀,姚玉峰学生时期就已入党。

“中国不会倒退,更不会关上刚刚打开的国门!”姚玉峰向导师介绍:中国政府“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

但是,出于不放心,田野在姚玉峰回国之前,还是帮他办好了去美国的签证和手续,并帮他买好了从北京飞往美国的机票。

飞机在万米上空飞行。凝视着两张机票,姚玉峰思绪万千。

他不知道:围绕他是否回来,学校、医院已有一场争论。当时,多少人千方百计通过各种正规、非正规渠道出国,滞留国外。就在他登机前的一天,还有人对医大校长说:“姚玉峰不回国了!”

一向儒雅的老校长急了:“姚玉峰可是学校花大力气培养的啊!”

飞机在首都国际机场准时降落了。

当姚玉峰出现在学校时,惊喜不已的老校长对着众人说了这么一句话:“派姚玉峰这样的人出国,值得!”

(责编:王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