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基层“铁军”好作风,建设乡村美如画

戴谦、吴楠、郭扬、王丽玮、张帆

2017年06月15日13:43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6月3日一大早,杭州市淳安县下姜村村支书杨红马西装革履地出了门,往日清晨宁静的山村今天却像是开了一个“早市”,村里的凤林溪畔已是人头攒动——第二届下姜民俗文化节马上就要开幕了。

看到村里这热闹的场景,杨红马那张农家汉标志性的黝黑脸庞堆满了笑容。下姜村在上世纪70年代还是一个被四邻八乡揶揄为“烧木炭、土墙房、半年粮,有女莫嫁下姜郎”的贫困村。这些年,在浙江省委“八八战略”蓝图指引下,下姜村摆脱贫困,面貌一新。为解决出行难,公路修到了下姜村,与县城实现“一小时”到达;为把“绿水青山”变为“金山银山”,村里整治了环境,建起了民宿,修起了沼气池;为实现“自我造血”,他们请来省里的专家,为村民量身开出了“民宿”、“中药园”、“葡萄园”等致富“药方”。下姜村村民写在脸上的喜悦透出的是满满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行走在浙江的山间田野、街头巷陌,这些年,像下姜村这样发生着巨大变化的地方俯拾皆是:一个个特色小镇风情各异;一条条河流告别了“黑臭”;一座座村庄面貌焕然一新;一幢幢民宿游客爆满……

让浙江大地发生变化的,就是这里有着一支“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勇立潮头”,有魄力,讲方法,守纪律的“铁军”。

“六亲不认”的铁汉:作风硬、敢担当、讲奉献

来到金华市浦阳街道东溪畔,一片种满花草树木的景观带绿地便映入眼帘。绿树成荫,微风习习,市民三两成群,悠闲地在这里散步。河岸旁,“驻扎”着许多垂钓爱好者,并不时传来他们对好运钓友的啧啧称赞。

浦阳街道党工委书记张明凯指着这片绿地介绍说:“早几年,你来这里,看到的可不是这般模样。”

当年,东溪源头两岸曾集聚了40多家水晶加工户,400多台机器开工时声音轰鸣震耳,加工水晶排放的污水让整条东溪变得又脏又臭。当年,整个浦江地区曾经有2万多家水晶企业,全县462条河流成了“牛奶河”,577条河流成了“垃圾河”,25条河流是“黑臭河”。

2013年6月,时任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在考察浦阳江水环境综合整治工作时,提出以“重整山河”的雄心和“壮士断腕”的决心,打响铁腕治水攻坚战,加快走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新路。一场攻坚克难的治水行动迅速在浦江拉开序幕。

摆在浦江水晶整治办党员干部们面前的是一个个历史遗留的“老大难”问题。

浦阳街道党工委书记张明凯介绍说,浦江的水晶加工多为家庭作坊,不愿整改,又不愿关停的大有人在,他们常常会使出一些“手段”希望能够躲过整治。有的户主,得知消息后,主动找到整治办的干部,希望网开一面,被严词拒绝后,仍不罢休,找到了干部们的亲戚朋友,甚至是父母兄弟当说客。面对这样“无孔不入”的说情者,浦江的党员干部们订下一条铁律——“六亲不认”,只要是来说情的,一概严词拒绝。还有些户主,见软的招数不行,便使出暴力抗法的赖招。一次,两名干部前往黄宅镇执行拆除“低小散”加工户任务时,刚进镇子,便被一辆白色轿车拦住了去路,两位干部下车正准备上前询问原因,轿车上跳下一名男子,冲到他俩面前,挥刀便捅,刺伤了他们后夺路而逃。即便是人身安全受到威胁,也没有动摇浦江干部们整治“低小散”水晶加工户的决心。为了让治理目标早日实现,浦江的治水“铁军”们在深夜仍然继续工作。浦江县委组织部部务会议成员、两新工委副书记骆安以前作为乡镇干部参与治理时,每晚都会打着手电筒到水晶加工户所在的水边巡河,寻找夜间偷排的“蛛丝马迹”。“晚上,河边什么都看不清,不知道哪里就有个坑,一不小心就摔一跤。”骆安回忆说,“因为水面反光,要寻找偷排点只能弯下身子,打着手电一步一步往前摸,太过于专注寻找线索,就不太看路,一脚没站稳摔进水里,那是常事。”那段时间,每天回到家基本都是一身泥、一身水,简单洗一洗,稍微休息休息,第二天,又抖擞精神投入白天的治理工作中去了。

当问起骆安会不会觉得累时,他笑着回答:“不累,是不可能的。可一旦发现了有加工户偷排,给环保局和水晶整治办打电话后,马上来人到现场‘人赃俱获’的那份成就感,让人充满干劲。”

在浦江治水“铁军”们的奋战下,自2013年以来,全县共发起了1.22万次的拆违攻坚,拆除水晶违建加工场所2.04万处。

如今,浦江全县城乡环境发生了“蝶变”,生态环境质量公众满意度从整治前的多年全省倒数第一跃居到全省第四位。不仅如此,治水也倒逼了产业转型升级,原先低小散的水晶加工产业集聚到了四个占地800亩的现代化水晶集聚园区,截至2016年,水晶行业产值实现90.1亿元,比2011年增加了40亿元。

说起怎样当好“铁军”,丽水龙泉兰巨乡党委书记练斌有自己的理解,他认为最重要的就是“担当”二字。

违法建筑的处置和拆违是兰巨乡的工作难点之一,违法建筑体量大、涉及面广。龙庆高速龙泉南出口有4家“低小散”企业,由于历史原因,迟迟未能整治到位。其中一名违法建筑面积最大的企业主因不满赔偿款金额,情绪激动,多次到乡政府吵闹,对练斌进行语言攻击、辱骂、威胁、骚扰,拆除工作受到了很大的阻力。

“遇到困难,要迎难而上,决不能软!”练斌顶住压力,组织乡村干部,以及三改一拆办、供电所等相关部门工作人员研究部署拆违和整改举措。同时,针对企业主的无理取闹行为,练斌耐心细致地做好当事人思想工作,不断前往企业与负责人对话,动员其自行拆除,减少自身损失。经过十多次的“交锋”,企业终于妥协,2016年12月6日,拆迁开始,不到一个月,拆迁工作便顺利完成。

在浙江大地,像张明凯、骆安、练斌这样的干部不胜枚举,各种重难点工作中,党员干部总是冲在最前列,正是因为党员干部的这股子干劲,百姓们对地方党委政府的一些工作从“不理解”到变为“理解”,最后变成“撸起袖子”一起干。

据浙江省统计局2016年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老百姓对“五水共治”的支持度高达96%。在治理“五水”的同时,经济的“质量”也得到了提升:2016年浙江生产总值46485亿元,增长7.5%;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301.8亿元,增长9.8%,节能减排降碳工作超额完成国家下达的任务。

(责编:王丽玮、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