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记者体验360行之【232】笔下真假慧眼识

张丽玮

2017年06月30日13:51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冯京秋(右)正在进行检材初步鉴定。
冯京秋(右)正在进行检材初步鉴定。

千里寻“样本”

笔迹鉴定中最难的是什么?问到此处,冯京秋毫不犹豫地给出了她的回答——样本。

质量好的样本,三四个就能判定检材真伪;质量差的样本,或许七八个,十几个也不能得出结论。

样本还分质量好与差?看到记者不解,冯京秋笑笑解释,所谓质量好的样本是指与检材有着相同内容、相同字体、相近时间、差不多的书写速度。

说到这,冯京秋调出一份曾经找到的5个样本。“你看,这里有繁体,有简体。有些字迹是几十年前的了。这是一位农民,平时签字的机会比较少。这样的样本在鉴定的时候,难度相对来说大一些。”

“像类似丁一,这种就笔画太少的检材,就需要足够多,质量好的样本来对比。”寻找样本,占据了冯京秋很大的工作量。

为了保障样本的客观、真实、有效性,样本由案件当事人双方提供认可的线索。这些线索多为银行、派出所等地的签字。通常,会有两名鉴定师连同法官一起去到银行或派出所提取签名。

有一次,冯京秋去到金华采集样本,从早到晚,一天连着跑了几家部门,都无功而返。直到当天晚上七八点才找到有价值的样本。

“有些人可能一辈子就打这一个官司。没有足够可参考的样本,不好胡乱下结论,这关系到案件当事人的切身利益。”现在,冯京秋手上还有10几个案子等着去采集样本。

记者手记:“责任”二字刻心头

案件怎么判,不是由一份鉴定报告就能简单决定的。但不负责任的鉴定报告可能会造成一个人乃至一个家庭的悲剧,让为善的受贫穷,造恶的享富贵。

据悉,一份笔迹鉴定报告,至少要有3名鉴定师共同鉴定才能通过。遇到意见分歧的时候,需各自陈述理由,形成统一意见。若仍有分歧,则再找其他专家参与。

“不是说,谁资格老就听谁的。我们的责任是为法官判案提供真实可靠的一份依据。”冯京秋说宁可不赚这份钱,也不能不负责任地下结论。

鉴定工作在冯京秋眼里重有万千。

一位前辈说的四句话,一直刻印在她的心中,也是她工作的座右铭:

笔下有财产万千

笔下有生命攸关

笔下有是非曲折

笔下有毁誉忠奸

(责编:张丽玮、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