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语文者得天下”的另一种解读

葡萄姐姐

2017年07月11日09:03  来源:嘉兴日报
 
原标题:“得语文者得天下”的另一种解读

暑假来临,很多家长在打听“哪里有好的补习老师”,问她们想补习哪些科目,回答十有八九是数学和英语,或者是物理和化学,很少听到准备补语文的,甚至有学生和我说,“我们班主任不让我们读课外书的,爸爸妈妈也不希望我读长篇小说,最多就是让我翻一些杂志。”为什么不愿在语文上花时间?“作文的阅卷毕竟有主观性在,而且每篇作文也拉不开很大的距离,不如理科补课效率高,拉分快……”有意思的是,伴随今年高考成绩的揭晓,却响起了“得语文者得天下”的声音。

“得语文者得天下”不是第一次被我听到。2011年暑假《南湖晚报》的优秀学子报告会上,毕业于嘉兴高级中学的陈峰是嘉兴市本级的理科状元,被浙江大学录取,他当年在报告会上再三强调的就是:“得语文者得天下。”

但是作为当年记下了陈峰同学语录的我来说,“得语文者得天下”还有另外一层含义。

“得语文”可以让生活变得充满情趣,并且让你在今后的工作和生活中善于理解和表达,撩得了萌妹纸,说得动大BOSS,从年终总结,到竞聘演说,再到项目报告……把一堆枯燥的数据用通俗易懂的文字条理分明地串联起来,该严肃的时候严肃,该调笑的时候卖萌,该共鸣的时候煽情,这难道不是更深层次的“得天下”吗?

当然,这样的解读,过于功利了一些。真正热爱语文的人,更在意的“天下”,其实是精神生活的质量。有位朋友日前和我说,她遭遇了各种打击,尤其是工作上的挫折,一度想过放弃,但自从捡起了最初热爱的阅读和写作,就觉得世间烦恼都可以看开,万物有情,皆为风景。

女作家张丽钧,是女校长,也是语文老师,她鼓励记日记,因为他日重读日记,等于把人生又过了一遍。日记究竟该记一些什么?她认为,记录当天有意思的人和有意义的事。日记的主要功能,不是“我今天做了什么”,而应该是“我今天想了什么”。她饱读诗书,细腻敏感,文字可以拯救她,更可以成全她。

“得语文”者不仅可以得天下,还能传佳话。

《东周列国志》里说,甯(nìng)戚知道管子和齐桓公要经过,就先在路边放牛,身上穿得破破烂烂的。等管子经过时,就唱起歌来,歌的开头一句是:浩浩白水……管子居然不明白这歌词的意思,只觉得这个放牛的人气质不俗。管子的爱妾婧对管子说:“浩浩白水,倏倏之鱼,君来召我,我将安居。这个人听起来好像是在自荐。”管子于是写了一封信给甯戚,叮嘱甯戚在齐桓公到的时候把这信交给齐桓公。

随后,齐桓公果然到了,甯戚却依然在放牛,然后唱很响亮的歌:“南山矸,白石烂,生不逢尧与舜禅。短布单衣适至骭,从昏饭牛薄夜半,长夜漫漫何时旦?”故意把当朝的统治说得很不堪。齐桓公和他交流时,他也加倍歌颂尧舜而批评当下朝政。齐桓公被激怒,命人把甯戚推出去砍了。在砍头之前,甯戚叹息说:桀杀龙逢,纣杀比干,齐桓公杀甯戚,终于凑成三个了……兵士把这话传给齐桓公听。齐桓公下令放了甯戚,叫到跟前来,兵士从甯戚身上搜出了那封管子写的信。信上说:此人不是凡人,很有才干,最好招用,如果被邻国招用,会对本国构成威胁。齐桓公不解地问甯戚,既然有管子的信,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甯戚说:“国王在挑选大臣,大臣也在挑选国王呀。我要看这个国君是否值得我真心付出……”就这样,因为语文学得好,美女婧不仅帮助了管仲和甯戚,还传下了佳话到如今。

(责编:王丽玮、吴楠)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