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豆腐

王丰

2017年07月28日08:44  来源:嘉兴日报
 
原标题:换豆腐

有时间,研究研究一下家乡的一些俗语应该是很有意思的。

我老家讲的一些话很有意思。

比方说买豆腐。老家不叫买豆腐,老家叫换豆腐。

买豆腐,现在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站在豆腐摊边,你递上钞票,老板铲条豆腐给你,简简单单,明明白白。老家不是这样的,老家是:一手交黄豆,一手交豆腐。豆腐的买卖还停留在古代以物易物的境界里。

豆腐无疑是中国人最伟大的发明之一。此发明应该毫不逊色于另外四大发明。豆腐好吃,易消化,老少皆宜。就是那些大病初愈之人,讲忌口,这样吃不下,那样不好吃。怎么办呢?不要紧,来一块白豆腐,掰一块,蘸一下辣椒酱,三下五去二,眨眼下了肚,全身力气顿生。

每一个村子里都有一两家做豆腐换的。

他们做好了豆腐,吆喝着,踏着石板路,一家一家去换。

豆腐,不收钞票,只收黄豆。

应该是,钞票是硬通货,为什么不收钞票只收黄豆呢?这里面的缘由是:收了黄豆,拿来磨豆腐,做了豆腐有豆腐渣。豆腐渣拿来给母猪吃,家里养着一头母猪,母猪生了小猪,喂豆腐渣奶水足。小猪喂一段时间,出栏卖钞票,挣点钱,支撑全家。

村子里做豆腐换的农家,猪栏里肯定养着一头母猪。

养母猪辛苦,起早摸黑的。

清早,天黑乎乎的,全村烟爨无迹,做豆腐换的人家已起来磨豆腐啦。

豆腐就在厨房里做,农村的厨房矮矮低低,却热气腾腾。刚做出来的豆腐,放在榨栏里,上面盖着一块麻布,滴答,滴答,豆腐淌着水,冒着热气,散一身清香,香味辽阔而绵长。

豆腐做好了,赶在人家还没有下地做活去换。

换豆腐,左手挎个菜篼(竹编用具),菜篼里整整齐齐码着一块块白豆腐;右手拎个饭袋(麻布做的袋子),饭袋里放一只“官升”(老家用的器量用具)。“官升”分三格,居中用薄板隔开,再隔一长格为二。豆腐怎么换呢?好像是:一“官升”黄豆换两块白豆腐;半“官升”换一块;“两格半”(一长格为二的一小格)换半块。

换白豆腐的多,也有换烘豆腐的,烘豆腐费工夫。

换豆腐,心孔要好。

极少数做豆腐换的人,心里坎(心孔)不是很平。他那一把“官升”,做得比别家的大,豆腐呢,又做得比别家小块,靠这样一进一出占小便宜。

占了一点小便宜,换他(她)家豆腐的人,也一点一点少去了。

换豆腐的黄豆,要籽饱粒满,无石子,没泥块,干干净净。也有人拖泥带水的,把一些瘪豆子,烂豆子,渗石子的黄豆拿来换,做豆腐换的人不喜欢。

我奶奶换人家的豆腐,拿过来“官升”,一步一步摇晃着爬上楼梯,到楼上粮食橱子里畚黄豆,黄豆在“官升”上堆个尖尖,又一步一步摇晃着爬下楼梯,递给换豆腐的。换豆腐的见了,连着说:“太满啦,太满啦。”两个人推来推去,奶奶说:“你的豆腐比人家大块。”拽过饭袋“哗”一下把黄豆倒进去。

好像别人的豆腐也一样大块嘛。

奶奶说:“占一世,占不得个棺材盖,几粒豆,虫蛀了也是蛀了。”

当年,我不太清楚奶奶这一句话的意思。

(责编:王丽玮、翁迪凯)

原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