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浙江频道

砥砺奋进“浙”五年 触摸获得感(4)

张心荣:“群聚效应”让非遗技艺走向大众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2017年07月30日13:49

对于张心荣来说,非遗技艺必须与时俱进,死守老手艺,不谋创新是行不通的。
对于张心荣来说,非遗技艺必须与时俱进,死守老手艺,不谋创新是行不通的。
下一页

竹杯、竹编茶具、竹编手环、竹编手机套……一走进杭州市手工艺活态馆里的竹编工艺区,各式各样的竹编工艺制品跳入眼帘。在这里,市民游客们不仅能跟随竹编师傅学习非遗技艺,更能挑选自己中意的时髦竹编工艺品。

就在一旁的工作室里,竹编非遗传承人张心荣已经忙活了开来,他将一根根茶杯口粗细的竹子,劈开、剖起,熟练地打磨成一条条薄如蝉翼的篾丝,引得围观人纷纷叫好。

今年60岁的张心荣出生在浙江象山的黄避岙乡鸭屿村。15岁拜师学艺,25岁转业,35岁回归,张心荣和竹编有着说不尽的渊源。2013年,他受浙江省工艺美术馆的邀请,入驻杭州市手工艺活态馆。从那一年起,张心荣手下的竹编有了“新”意。

“刚开始学习竹编的出发点很简单,就是为了能有一门手艺,能养活自己。”张心荣说,自家兄弟姐妹很多,父亲见他平时就对手工艺比较感兴趣,就把他送到了竹编师傅那里学艺。

因份勤快好学和韧性,张心荣在4位师兄弟中第一个“出师”,自己带起了徒弟,开始了挑着担子走家串户做竹编谋生的日子,此后的10多年里,张心荣几乎把宁波象山的村子都走了个遍。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机器换人”大潮来袭,大量的手工制品被机器制品代替,竹编也越来越不吃香。为了能养活家人,张心荣不得不转业,25岁后,他开过照相馆、图书馆。直到40岁,张心荣觉得自己有了一定经济基础,也觉得心中放不下竹编,才又干回老本行。

“虽说喜欢,但要传承下去这一门手艺,光靠满腔热情是不够的,还得要让作品为大家所喜欢。”张心荣认为,竹编如果一味地做传统生活用品,很难被大家接受,所以要传承必须求变。

说变容易,但做出来的工艺品老百姓们能接受吗;告别了传统的生产模式,自己的产品又如何让大家看到呢,张心荣一时间也陷入了迷茫。

2013年,一个绝好的机遇和张心荣不期而遇。那一年,作为非遗传承人的他,受邀入驻杭州手工艺活态馆,展示竹编技艺、展示竹编工艺品。

“第一次来馆里就下定了要呆在这儿的决心。”回忆起当时进馆的情形,张心荣依然历历在目,“木工、皮雕还有瓷匠……一群志同道合的手工艺人在这里一起展示技艺,一起谋求发展,这种氛围特别好。”

有了平台,有了氛围,张心荣的思路活跃了起来。“设计是我的弱项,所以必须和专业的设计人才合作。”通过和进馆培训、采风学生的沟通,张心荣发现了竹编技艺的新方向——传统文化和时尚元素跨界融合。

“以前大多是走村入户给乡亲们编竹篮,现在,手工制作的竹编钱包、竹编手机壳非常受年轻人的喜欢,和其它手工艺人的交流也让我学到了很多以前接触不到的的艺术表现形式。更重要的是,有更多的人想来学习竹编了。”说起今天竹编非遗工艺的现状,张心荣脸上露出了质朴的笑容。

“美院学生设计,我做技艺,展示馆在为我们提供“群聚效应”的同时,也将这些产品做展示和推广。”在张心荣看来,保护“非遗”仅仅靠“养”是不行的,必须要有一个系统性、长效性、全方位的保护体系。

的确,自从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条例出台以来,浙江始终把保护地方性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一项重要工作。近几年,更是以“生产性保护”的理念,引导原本高高在上的“非遗”走向市场,走近普通老百姓。

所谓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是指通过生产、流通、销售等方式,将非物质文化遗产及其资源转化为生产力和产品,产生经济效益,并促进相关产业发展,使非物质文化遗产在生产实践中得到积极保护,实现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良性互动。

这一方式取得了不错的成效,从2013年至今,仅杭州手工艺活态展示馆就吸引了二十余种非遗手艺入驻;今年初,浙江省公布了第二批65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基地,全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基地总量达120家。

记者手记:非遗保护不能仅仅靠“养”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是一个系统、全面的概念,绝不只能靠给于传承人财政补助这一单一的“养护式”保护,如何提其市场核心竞争力和传承能力才是痛点。杭州手工艺活态展示馆探索的这条集聚手艺人,面向市民游客展示,帮助手艺人创新产品的保护路径不正为全国各地非遗保护提供了一种好方法吗?

【1】【2】【3】【4】【5】【6】【7】

(责编:张丽玮、吴楠)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