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槐树

郭扬

2017年07月31日18:10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农村老家的院子前有棵老槐树,不偏不倚,正对着窗子。

自打我记事起,老槐树就一直在那儿。那时候胆儿小,每次抬头看到这老树的模样,总会感到害怕。树呢,似乎丝毫不为所动,犹如一只潜伏着的怪兽,缓缓地张开爪牙。

树,很高大,高大到几乎遮住了窗门外的太阳,即使是在烈日炎炎的下午,屋内也会被遮得严严实实。

“你看看,这不争气的老家伙把家里弄的到处都是一股潮气!”一说起这老槐树,外婆就气不打一处来,“你看别人家多亮堂,再看我们这儿,连晒个衣服都得借隔壁老陈家的太阳。”

这一天,眼瞅着这老槐树茂盛的枝干又来坏事,外婆从厨房里抄起了一把柴刀,对着老槐树挥舞着,好像不把它劈了心里不舒坦似的。但我们都知道,外婆并不是真的反感这个老家伙,虽然有时它有些“调皮捣蛋”,但它那粗壮的枝干却总会为我们遮风避雨,如同一尊玩世不恭的保护神。

年龄稍大了一点,我也不再怕这棵树了,它成了我和小伙伴们的游乐场。傍晚之际,在老树下铺上一张凉席,和邻里家的小朋友们说着动画片或是电视剧里最刺激的情节,看着老槐树的枝条在风中摇曳,雪白的洋槐花如雪花般飘散而下……

老槐树就是一个游乐场,它在我们眼里威严而富有诗意。它整个树干是匍匐着的,也就是斜着长的,稍微胆大一点的小朋友,或者稍微小心一点的,都喜爱顺着它的主干,攀援耍闹。

家里人从来不让我们随意攀爬,但我们总会趁着大人们分神之际,偷偷地在树上树下上蹿下跳。为此,我们都挨过不少顿“毒打”。

十来岁的时候,我来到了城市里读书,回老家的时间少了许多。但每次来时,老远就能看见那愈发高达的老槐树。树下,迎接我们的外公外婆早已等待多时,手上那一捧雪白雪白的洋槐花清香四溢。

走出学校迈进社会,时间显得越来越宝贵。就在前不久,我得知农村的老房子要拆迁了,我甩开了手中的工作,坐上了高铁,来到了久违的农村老家。

一股陌生感油然而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老村的屋子变得如此低矮和陈旧,外公外婆苍老到我几乎无法辨识;我试图寻找几张熟悉的面孔,却发现儿时的玩伴都向着他们各自梦想四处闯荡去了,只有那棵老槐树依旧默默地矗立在那儿,静静地看着周遭这些变迁的世事。

夕阳西沉,我又向前走了几步,望着这棵熟悉的老槐树,斑驳里,这老伙伴竟也显出了老态龙钟的模样。

(责编:郭扬、戴谦)

原创推荐